手机上阅读

第244章 大结局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早已严阵以待的十人,双手同时纷翻如飞,掐动着繁奥的印诀,口中念念有词。免-费-首-发→【追】【书】【帮】尔后杜小飞和馨儿双手食指指向头顶,处在八卦位上的八女斜指右前方三尺的位置,十人同时喊道:“开!”

    轰!

    就见十人右手食指同时迸发出一束白光,向大阵正上方汇聚而去,发出耀眼光芒,光芒散开来,沐浴在十人身上,使他们如同置身于仙境之中一般。

    “仙儿,如果不成功的话会怎么样?”曹芸目不转睛盯着阵中的杜小飞,向陪在她身边的狐仙儿问道。

    本来,江波和杜小飞都极力反对,曹芸来燕大这个极度危险的地方,但又拗不过曹芸的爱子心切,只好由狐仙儿寸步不离陪着她。

    “如果失败的话,他们十人都会身死道消,化……”

    狐仙儿话还没说完,就被江波没好气地打断了,“就你话多!”

    他责备地看了一眼狐仙儿,拉着曹芸的手宽慰道:“芸儿,你就放心吧,小飞和馨儿有几百年的修行经验,会成功的。”

    曹芸瞪了江波一眼,担忧地说道:“你也别怪丫头,我虽然不懂修行上的事,但光是听到那么苛刻的条件,就知道这不是简单的事。”

    其实,不是狐仙儿不会哄长辈开心,主要是她觉得不能,也不应该骗曹芸,她也急忙劝说道:“阿姨,您不用担心,他们一定会成功的,要对他们有信心!”

    这边,阵中的杜小飞十人在有条不紊布阵施法,随着时间推移,大阵被白光所笼罩,除了处在阵法中央的杜小飞和馨儿以外,其他八人都以九宫八卦之势运动着,速度非常快,看得阵外的贺启明他们眼花缭乱。

    “化天地力量为已用,这阵法果然逆天!”

    纵是见多识广的贺启明也由衷地赞叹道,随着阵法力量的不断攀升,阵法上方的月光居然陡然大盛,并全部聚集到阵法之上!

    “大家快退后,小心阴气伤身!”

    大量的月光聚集到大阵之上,周围的立即阴寒阵阵,就是离大阵很远的江波等人也都感到很不适应,贺启明急忙提醒道。

    就在此时,盘坐在整座大阵阴气最盛,处于阴眼之上的杜小飞,突然身上腾起一片赤色火焰,将他全身上下的衣服包括头发、眉毛在内,瞬间烧为灰烬,整个人也像烧火了炭一样,赤红一片!

    “在阴气的作用下,小飞体内的至阳之气彻底被激发出来了,现在已经到关键时刻,大家千万不要出声,不要惊扰到小飞。”贺启明目不转睛地盯着阵中的杜小飞,轻声提醒道。

    “天地交泰,阴阳逆转!”

    这时,馨儿娇喝一声,一个念头将自已身上的衣服震碎,拥向杜小飞……这是逆天改命最关键的步骤,用九个女人用身体,将杜小飞内体的阳毒疏导出来,并通过秘法彻底改变杜小飞的体质,达到逆天改命的目的。

    “嘿嘿,这么热闹,你们知道我最恨你们,这是组团来送死的吗?”就在这最关键的时候,一个阴森森的声音突兀地响起,回荡在黑夜之下。

    “是你!”

    江波怒视着漂浮地黑洞之上,黑雾之中,如一尊魔神俯视着一群蝼蚁,满脸戏虐的王烁,惊怒交加。

    “仙儿,你马上保护芸儿离开这里,走得越远远好,其他人和我一起保护飞儿,记住是不惜代价保护他!”江波立即做出了抉择,此时,杜小飞他们已经到了关键时刻,容不得半点马虎,纵使不是王烁的对手,也要血拼到底。

    “我不走,说什么我也不走!”曹芸虽然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但是看情况便知道不是什么好,在危难时刻让她离开丈夫和儿子,她又如何做得到?

    江波心急如焚,焦急劝道:“芸儿,听话,你在家里等着我们,我们……”

    不待江波把话说完,声音却嘎然而此,所以的人在同一时间都感觉自已被定在原地,除了思维以外,什么也动不了。

    “今晚,谁都别想走,你们将是我重临这个宇宙的见证,不过在此之前,我们先算算以前的旧账。放心,我是不会杀死你们的,只是惩戒一番,比如说,禁锢你们的灵魂,把你们变成我的奴仆。”王烁缓缓从天空中降落到地上,一边向大阵走去,一边若有所思的说道。

    眼睁睁看着王烁或者说是魔摩一步步向大阵走去,江波和贺启明等人心如火烧,恨不得飞身扑上去与之同归于尽,可惜谁也动弹不得。

    在得知道极阴之地处于燕大,贺启明为了以防万一,就将天魔门所有的内门弟子召了过来,全部用来为杜小飞保驾护航。

    在大阵开启之前,燕大可以说是被围了个水泄不通,这就是放在以往,纵是整个修真界的人,想要攻入中心位置也不是一时半刻能做到的。

    在王烁出现那一刻,江波就做出了决定,就算是所有人自爆,也要制止王烁,那怕是延迟他的步伐也在所不惜。可是,现在所有计划都已经落空了,除了眼睁睁看着对方以外,只能干急着。

    此时,杜小飞他们已经到了最关键的时刻,根本没有注意到危机已经降临,大阵之中正上演着一幕幕春光大戏。

    “嘎嗄……如此多的美女,那本神就不客气了,一并笑纳。”

    看着阵中活色生香的场景,王烁扯着怪异而难听的嗓音笑道,说着话并一掌拍向大阵,“到此结束吧!”

    王烁离大阵并不算近,大概有二十多米的样子,他只是随随便便的一掌拍出,但手掌在拍向大阵的同时急速变大变长,如气球一样见风就长,几息之间便已盖过了大阵,并且还在继续疯长。

    “不!不要!”

    所有关心杜小飞的人,在心中无声地喊道,看着遮天蔽日的巨掌向大阵拍去,他们绝望了,不用怀疑,这一掌下去,大阵必破。

    特别江波和曹芸,费尽千辛万苦才找到的儿子,就要死在眼前,他们此刻几乎都要崩溃了,恨不得用自已去替换儿子。

    十米!

    八米!

    五米!

    ……

    轰!

    就在王烁的巨掌就要拍在大阵之上时,突然那个黑洞嘭然炸开,一道红光从被炸起的漫天废墟中冲天而起,斩在王烁巨大的胳膊之上,将其斩断!

    “啊!什么鬼东西,我给出来!”王烁抱着血淋漓的断臂怒声吼道,同时,断臂在以肉眼可见的速度重生!

    轰!

    红芒好像在回应他,从天而降,撞击在地上,显出真身,闪烁着红光!

    看着矗立在大阵旁边的物件,王烁瞳孔一缩,“这是……”

    轰!

    他刚一开口,西北方向再次一声巨响,同时飞起漫天水花,那是新月湖的方向。伴随着炸响,从水花中又道红芒从天而降落,伫立在之前那件东西的旁边。

    两物相距五十多公分,同时闪烁着红光,交相辉映,像是多年不见的老朋友在寒暄,却又像在警告王烁不要轻举妄动。

    接二连三的变故看得一旁呆立不能动弹的江波他们目瞪口呆,看着大阵旁闪烁着红光的斧形和盾形东西时,心中大吃一惊,莫非这就是传中将要出土的神器?

    “神器出土了!”

    “快走,神器提前出世了!”

    ……

    此时,为了神器而倾巢出的修真者们同时有所感悟,全都向燕大的方向而来,有修为高深的修真者,如几个分神期的老古董,一瞬间就出现在了现场。

    有人甚至看也没有看当下的情况,第一时间就冲过去抢,结果那盾牌只是红光一闪,那人便化为血雾,连惨叫声都没来得及发出。

    “这,这是什么东西,如此霸道!”看到这一幕的人大惊失色。

    “干戚!”

    看着眼前闪动着红芒的一斧一盾,王烁脸色前所未有的难看,从牙缝里挤出这个词。之前其实他已经看到了那把战斧,却不曾想到,另一件居然也在。

    干戚?

    听到这个词的人怔了一下,接着满脸狂热,干戚是什么?那可是上古战神刑天的武器,作为修真者谁不知道他的价值,谁不想拥有?

    只是有前车之鉴,谁也没有冒冒失失地冲过去,全都盯着王烁,在他们看来,既然王烁认识此物,自然也就有降服之法,见机行事说不定能得到宝物。

    “一群不知死活的东西,就你们也敢觊觎神器?”王烁冷漠地看了陆续到来,已经聚集了十多个的修真者,不屑一顾地冷笑道。

    “哼,神器有缘者得之,你一个毛头……”

    有人很不服气地反驳道,但是话出一口,他就再也没机会说话,王烁冷冷地看了他一眼,他当即就地炸开了。

    四分五裂,血肉纷飞,说不出的恐怖和诡异。

    “这……”

    一个眼神就将分神期的高手杀死,这得有多高修为?所有人目瞪口呆,心惊胆寒,全都下意识退后了几步。

    “咦,这不是天魔门的道友吗?都傻站着干嘛?还有那片红光之中包裹的是什么?”有人终于注意到呆立在一边贺启明他们,以及被干戚保护遮蔽起来的大阵。

    “他们好像被施了定身术。”

    “哇哈哈,这就是神器,它是老子的了。”有后来冒失者看到神器第一时间就冲了过去,结果可想而知。

    王烁阴晴不定地看干戚,眼中有欣喜,有恐惧,还有不舍总之极其复杂,也不知道他脑中在想什么,最终牙一咬,转身离去。

    可就在这时,一道身影从大阵中冲天而起,“魔摩,你本来有机会离开,却妄图打干戚主意,那就别走了!”

    看到杜小飞从阵法中飞出,干戚发现一声轻鸣,冲到而起自动飞到了杜小飞手中,震颤不已,像是述说着什么。

    “两位老朋友好久不见,就让我们再次并肩作战吧!”杜小飞抚摸手持战斧头,如战神一般遥指魔摩冷冽地说道。

    两位老朋友?

    听到这句话,王烁拔腿就跑,他本以为干戚在此只是为了镇压魔界裂缝而已,他还想用什么方法,得到这两件上古神器,却没想到刑天转世之身便在自已面前!

    他虽然是先天魔神,但是却是低位面的先天生命,又怎么能和上古第一战神相提并论,尽管刑天现在转世了,没有了前世的战力,但光凭两把神器也能将他灭杀!

    “跑?伤害了我家人就想跑?”杜小飞冷冷一笑,右手轻轻将战斧一挥,一道自战斧上飞出的血芒,劈在王烁背上就将其撕碎,绞为尘埃。

    “这……”

    看到这幕的人都石化了,杜小飞也懒得管他们,右手食指轻轻一弹,对被魔摩定住天魔门众轻喝道:“醒!”

    “父亲,母亲,让你们受惊了。”杜小飞飞身落在江波等人面前,歉然说道。

    “小飞,这是怎么回事儿?”贺启明一脸惊奇地问道,刚才的一幕幕让他感觉自已处在梦境之中,既可怕又惊险。

    “父亲,贺伯,是这样的,天地初开诞生了许多神魔,我是其中的战神刑天,后来神魔大战,地球便是一处通往魔界裂缝,为了堵住裂缝,我只得以身震魔,以一丝灵识转世轮回,不曾想这一轮回就是百万世。”

    刚才就在大功告成之时,杜小飞脑中又多了许许多多的记忆,便是这些事,这连他也是唏嘘不已,他自已也没想自已是刑天转世。

    “刑天!”

    江波大吃一惊,对于那个家喻户晓的战神,江波自然是知道的,只是没想到儿子是战神转世!

    “父亲,母亲,不管我前世是谁,现在都是杜小飞,都是你们的儿子。”杜小飞笑着说道,此时,大阵散去,如烟他们九女也都走了过来,围在杜小飞身边叽叽喳喳。

    “我才不管你是谁,只知道你是我儿子。”看到杜小飞安然无事,曹芸终于松了一气,脸上露出慈祥的笑容。

    轰隆隆……

    吼……

    就在此时,大地突然震动了起来,以那个无底黑洞为中心,裂开一条条大缝,从中传出无数凄厉的嘶吼声。

    “父亲,干戚归位,封印已去,魔界通向人间的裂缝已经打开,我们必须再次封印,否则后果不堪设想。”杜小飞飞速说道。

    “想要怎么做,你尽管去做就是了,整个天魔门听你调遣。”江波知道事关重大,直接将天魔门的大权交到了杜小飞的手上。

    “我们也听杜公子调遣!”

    “对,飘渺宗上下全听杜公差遣!”

    “我们也是。”

    ……

    杜小飞和江波的谈话,现场的修真者都听到了,他们知道如果此时不团结一致,所有人将在劫难逃。

    就在他们说话时,已经有少许奇形怪状,牙尖嘴利,恐怖之极的魔怪从大地裂缝之中爬了出来,馨儿正带着九女在阻杀!

    杜小飞看了一眼正在奋战的九女一眼,对眼前近百个修真者拱了拱手,“时间紧迫,我也就不再说多什么了,你们要做的就是在我们封印裂缝之前,将那些魔物压制在里面。”

    不待杜小飞把话说完,那些修真者已经加入了战团,杜小飞满意地点了点头,对江波说道:“父亲,此地凶险,你立即带母亲离开这里。”

    “不行!我怎么能把你留在这里呢?你们几个过来,务必把夫人送到一个安全的地方!”

    江波断然拒绝了杜小飞的要求,当即找来几个修为高深的女弟子,把曹芸送走,自已也加入了战团。

    看到越来越多的魔物从地缝里爬出来,杜小飞也不再此事上纠缠,抬头仰望星空,眼中迸出两天闪电,直冲云霄,“紫薇星斗,此时不出,待在何时,归位!”

    天空中的十四颗星辰陡然光芒大作,投下十四道星光,射向各地,下一秒十四个身影突然出现在了现场,以某种规则分散悬浮在整个燕大上空。其中有高家兄弟,有李明辉,十四人赫然是之前得到传承的那十四个人。

    “紫薇封绝大阵起!”

    杜小飞也飞到半空中,双手飞快掐动着一个个复杂繁奥的印诀,指引着十四人布阵,他们掐动印诀,以十四主星的星光为墨,在空中飞快地画出一个个符文。可以用肉眼看见,天空中一张符文组成的大网正在形成。

    吼!

    吼!

    ……

    魔物们好像发现了杜小飞他们的动作,竭力嘶吼的同时拼命攻击修真者,攻击空中的杜小飞他们,不过,此时大阵成接近完成,一切已经注定。

    “封!”

    以杜小飞为首,十五人同时遥指天空,十四颗大星铺天盖地投下大量的星光,灌注在阵网之上,把阵网压向大地。

    阵网着地便消失,但它却如有魔力一般,那些被震开的地缝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合了起来,连那无底巨洞也渐渐的被填平。

    “这就完了?”当梦如烟杀完最后一只魔物,有些难以置信地说道。

    “完了。”杜小飞点点头。

    “我们胜利了?”馨儿也凑到杜小飞身边。

    “是啊,我们胜利了。”杜小飞捏了捏女人的琼鼻,轻笑着说道。

    “欧耶,我们胜利啦!胜利啦!”

    这一刻,所有的修真者都欢腾了起来。

    某年某月,在一个私人岛屿上正在举行着一场特别的足球赛,说它特别是因为这是两支特别的球队。

    双方队友全是少年,但一方全是女生,另一方全是男生,更奇葩的是,两支球队队员的年纪从五六岁横垮到十五六岁之间。

    “柳岚,你们行不行啊?不行就认输,别输了哭鼻子。”男队中最年长的男孩子指着女队叫嚷道,一干男生也跟着起哄,“认输,快认输!快点……”

    “梦千秋,别废话,谁输谁赢还不一定,我们脚底下见真章。”女队中个子最高的女生不甘示弱。

    坐在观众席上的江波无语地看着赛场,“一群孩子用修真者的力量踢球,这恐怕是千古第一遭吧?”

    “你个死老头子,看球就看球,废什么话,你管他们用什么踢,你还是不是他们的爷爷?”曹芸白了江波了眼,溺爱地看着下方赛场上的孩子们。

    “爸,不管他们怎么踢,开心就好。”梦如烟把一个削好的苹果递给江波,笑着说道,一旁的柳凤茹,毛芬,任菲菲等女也都捂着嘴娇笑不已。

    正在给怀中的婴儿哺乳的金惠也附和道:“嗯,开心就好。”

    “准备好了吗?GO!”

    赛场上,充当裁判的杜小飞,将手中的足球抛到了空中……

    (全文完)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