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454章 哦?陆慕辰来了?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秦觉,你有本事就杀了我!”盛知夏一口咬上秦觉的嘴,狠狠的。「^追^书^帮^首~发」

    秦觉吃痛,松开了她,那眼神却还是黑沉沉的。

    盛知夏是被绑着的,秦觉想动手也不容易,衣服撕到领口就撕不下去了,她今天穿的还是西装裤子,怎么都不像是容易侵犯的。

    秦觉用指腹抹了把嘴唇,被咬出血了,可见盛知夏一点儿没嘴软,他冷笑了一声,阴森森道:“杀了你简单,老子现在只想先x后杀。”

    秦觉说着,手流连在盛知夏身上的那根绳子上,他一勾,绳子就捆着盛知夏靠近他,他的脸贴近了盛知夏的脸,笑得邪肆:“怎么?发抖了?这就怂了?之前不是叫着让老子还你的恩情吗?既然这样,我就以身相许,还了你的救命之恩。”

    秦觉狠狠一把箍住盛知夏的腰,将她带进了怀里。

    盛知夏蓬头垢面,再没有什么形象可言,看向墙上的挂钟,时间一分一秒地过去,可是终究走得太慢。

    她料定了秦觉不会杀她,至于他敢不敢做别的,她就没有办法保证了,看秦觉现在的架势——

    “别盯着时间了,没用的,老子办你容易得很。”秦觉说着,一手解开了盛知夏的绳子,慢条斯理,却又粗鲁暴烈,完全是在制造恐慌的气氛,他的人配合他的气质和他说话的声音,无一不是在强调他说的是真的。

    就在盛知夏被按在床上时,一阵敲门声忽然响起,秦觉起初没有回应,还在跟盛知夏博弈,下一秒,门却人从外拧开——

    美艳绝伦的殷落去而复返,惊愕地看着眼前的一幕。免-费-首-发→【追】【书】【帮】

    “三哥!”殷落叫了出来,眼里的震惊,脸上的青一块白一块显而易见。

    盛知夏趁机一脚踹上秦觉的肚子,秦觉却早有察觉,一把握住了她的小腿,身体往前一抵,生生地将盛知夏收拾得服服帖帖,他的眼神里有阴暗,也有看不清楚的火光,好像是兴奋,又好像是看猎物怎么扑腾。

    他还说得出来话,甚至依旧笑着:“别动,给老子乖一点。再动,信不信掰断你的腿,照样x了你!”

    盛知夏呸了他一口:“你特么来啊!”

    她的眼里也没有殷落,可是殷落既然来了,说明有事发生,居然敢直接闯进了秦觉的房间,要么说明秦觉跟殷落有一腿,要么说明事情很大,殷落很着急。

    无论是哪一种,她恐怕都能获得暂时的安全。

    秦觉被她呸了一脸的口水,举起那只断了一指的手,作势要扇她的耳光:“死丫头,你……”

    盛知夏不躲不避,甚至还抬着脸迎了上去:“打啊!你这个垃圾!打女人很顺手是吗!强X我都不怕,你想吓唬我?有爹生没娘养的王八蛋!”

    骂人的话盛知夏张口就来,挨打,被强,失去人格,都不过如此。她现在心里很乱,很痛,好像只有迎着秦觉的暴烈,与他对抗,她才能稍微感觉到一点活着的勇气。

    秦觉还真是有病,让他打,他不打,让他强x,他却不再动,好像他天生反骨,就是不愿意如她的意。

    见盛知夏的脸迎上来,秦觉气笑了,在她的脸上掐了一把,唇边的笑意像是魔鬼:“先留着你这张脸,万一陆慕辰来了,认不出你怎么办?”

    笑完,秦觉就转头朝门口的方向看去,那双阴森的眼睛盯住殷落:“没有我的命令,谁准你进来的?出去!”

    声音里的冰冷刺骨,让盛知夏都不自觉打了个寒颤。

    原来,刚才秦觉跟她完全是闹着玩儿,像是捉弄小白鼠,不过是取乐而已,而他真正生起气来,那才叫恐怖。

    “三哥,我……”殷落吓得瑟瑟发抖,显然是不能承受秦觉眼神的冰冻,她刚才注视盛知夏时,眼中的浓烈恨意已经转变为对秦觉的敬畏,抖着嗓子回应道:“三哥,有人来了。”

    有人来了?

    盛知夏心里一撞,不由地抬高了身体。

    她一动,按着她的秦觉就发现了,手一用力,将盛知夏重新按回了原处,看也没看她,只是弯起唇,冷冰冰地笑道:“是吗?来的是什么人?是不是我们小朋友的救星啊?”

    都到了这个时候,秦觉还没叫她的名字,嘴里喊出的“小朋友”三个字居然有点冷血的温柔。

    盛知夏莫名地觉得,秦觉这话是对她说的,让她别抱幻想。

    可是,她怎么可能不抱幻想?

    她已经不想死了,她现在想要见陆慕辰,想知道五年前的真相,她有太多太多活下去的理由,怎么甘心去死?

    对,贺以南还没死呢,邱梦也还活得好好的,她不能白白从地下爬回人间。

    “和上回一样,是有关部门的人。”殷落不敢说谎,一字一句地回应道,动听的嗓音却有点抖。

    秦觉的眼睛一眯:“和上回一样?你自己处理不干净?小五,你让我很失望。”

    殷落大气都不敢喘,只能徒劳地辩解:“不是的,三哥,不是……”

    盛知夏算是听明白了,上次她跟S从“人间天上”收拾完光头孙总逃出来,看到会所被有关部门给查了,接下来的几天会所都没有营业。

    但是,显然这种情况根本不需要秦觉出面处理,殷落是能解决的,每个敢开会所的人,自然都会遇到有关部门来查的情况。

    殷落刚才之所以情急之下推开门,恐怕不是为了汇报情况,而是为了看看他们在做什么吧?

    呵,女人的嫉妒心。

    盛知夏很快就收集够了信息,殷落对秦觉的感情绝不简单。

    “出去!”秦觉再不想听她解释,下了命令,同时也收回了目光。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