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46 木小双的奇遇7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木小双说:“其实,我想,那个原来的木小双是喜欢你的吧,就是这种爱太变态了。我也很吃惊,喜欢就喜欢呗,两人都要结婚了,还偏偏不结婚,非要一起死,真是……哎,袁隆平最大的错就是让你们吃的太饱了。”

    路遥微微睁开眼睛,茫然的问:“你喜欢我?”

    木小双笑笑,道:“不确定。”

    门被一个人踢开,云书怒气冲冲的走进来,盯着木小双冷笑,道:“木小双,你果然在这儿,你终于得逞了!”

    路遥看着木小双问道:“木小双,你是真失忆还是假失忆?”他凌厉的眼神像是刀子一样,一寸一寸的游走在木小双的脸上,木小双被看得很不自在,就有点儿不知所措。

    “明明以前跟我在一起的事情都记得,有些事情你却假装不记得?是谁说只要我把敖包相会给你,你就安心和我在一起,是谁说你只是怕将来遇到坏人,所以要毒药防身的?我真傻?毒药千千万万,你为什么偏偏要敖包相会?”

    木小双道:“所以说,恋爱会使人变傻!”

    路遥闭了闭眼睛,木小双似乎能听到什么东西破碎的声音,他说:“你说过选择我,会对我好的,你骗我,你根本不会对我好。从始至终,我只是你报仇计划中的一个微不足道的人。”

    木小双愣住了。

    云书看着木小双冷冷的说:“是你,一切都是你搞的鬼。”说完她就走到木小双面前,咬牙切齿的瞪着木小双。

    木小双后退几步,问:“什么意思?”

    “毒是你下给那些难民的,是为了栽赃给路遥哥哥,让路遥哥哥死。你恨他,恨我,很衍生哥哥,恨大家!”

    她看木小双的目光就像在看什么恶心的蛀虫一样,让木小双有一瞬间感觉自己就真的是什么恶心的蛀虫。

    木小双问:“都是我的错?”

    她答道:“不错,都是你的错,你喜欢衍生哥哥,但衍生哥哥只把你当妹妹,你生气,你要报复衍生哥哥,你挑拨衍生哥哥和路遥哥哥的感情,你要报复所有人,所以你先下毒给难民,嫁祸给路遥哥哥,之后自己喝毒药,这样你就死了,之后就会有疫情爆发,因为你死了所以不会有人怀疑你,路遥哥哥也会被义愤填膺的人杀掉,是不是?你好狠毒。当然这是我的推测。”

    云书手腕一翻,眼中闪过一丝狠厉,扣住木小双的脖子,冷声道:“去死!”

    路遥站起来,怒道:“放开她!”

    云书冷笑,:“路遥哥哥,你忘记是她害得你吗?你忘记你的一切都是她毁了的吗?至始至终她只是在耍你而已!你为她放弃前程、地位、朋友、父母双亲,她呢?至始至终,她不过是在利用你!如今,你还要阻止我杀她吗?”

    路遥神色怅然。

    云书笑道:“路遥哥哥,反正你也服下敖包相会了,也活不了几个时辰,那我就让木小双给你陪葬!”

    路遥吐出一口血,看着木小双的神情复杂,最终道:“让她走吧,我永远不想见她,死了也不想。希望来生,我们永不相见。”

    云书似乎察觉到什么,她惊惧的松开手,大叫一声,跌倒在地上,然后恐惧的看着木小双不停的后退。

    路遥吐着血,踉跄着,问:“怎么了?”

    木小双的嘴唇不停的发抖,木小双想起自己一直忘记的事情是什么了。

    那是一件很重要的事情。

    想起来会很悲伤,想不起来也会悲伤。

    那是一件对原主极为重要的事情。

    那件事情就是呼吸!

    怪不得周围有淡淡的臭味,原来不是死老鼠的臭味,也不是狐臭,是尸臭!

    云书掐着她脖子的时候,越掐越不对劲,因为她发现木小双没有体温,脖子没有温热的血管……这种触感就像是死人一般……

    原来‘木小双’早就死了!她根本就没活过来,从大夫说她没气的时候她就死了。

    云书颤抖的说道:“她,她脉搏不跳了,而且也没了呼吸!”

    木小双说:“这古代一月游真特么操蛋!”

    “小双……”路遥踉跄着走下来,木小双扑过去抓住他,道:“抱歉,不是原主。”

    路遥没说什么。

    只是闭上了眼睛,再也没有睁开。

    过了很长时间,木小双从时光旅店醒来,咂舌道:“真特么操蛋!这种旅店鬼特么才会接着光顾!哈哈哈哈哈!”

    这次古代一月游特么一点也不开心,非但不开心还极其窝火。

    慕容先生:“……”

    枫鬼:“果然公子不是做生意的料。”

    木小双找到钱包,身份证等物,来到不知名的小镇子上。

    有个流浪歌手在街头唱歌,熟悉的声音。

    “走过多少路口听过多少叹息,

    我认真着,你的不知所措。

    这种迷茫心情,我想谁都会有。

    幸运的是能分担你的愁,

    能不能靠近一点能不能再近一点。

    满足我心中小小的虚荣,

    其实你并不知道在我心中你最美,

    如果明天的路你不知该往哪儿走。

    就留在我身边做我老婆好不好?

    我不够宽阔的臂膀也会是你的温暖怀抱,

    如果你疲倦了外面的风风雨雨!

    就留在我身边做我老婆好不好?

    我一定会承受你偶尔的小脾气,

    或许我还能给你一点意外。

    一份欢笑一个简单安心的小窝……

    陪你日出陪你日落到老。”

    木小双诧异的回过头一看,看到一个长得和路遥一样的人,但是他们有点不同,那就是那个人是现代版路遥,短发,衬衫、牛仔裤,拿着画筒唱着那首老掉牙的歌曲,还挎着一把破木吉他,忘情地唱着:“如果明天的路你不知该往哪儿走。就留在我身边做我老婆好不好?”

    木小双的记忆中,路遥总是冷冰冰桀骜不驯的骄傲样子,她忍不住笑了一下。

    那人循着声音看过来,一愣,接而也笑了。

    这个木小双不是那个木小双,这个像是路遥的人也不是那个路遥。

    但重逢的这一刻,至少两人都是开心的。

    木小双安静的蹲下来,听着这位流浪歌手唱歌,眼睛弯弯的,很满足。

    未来的路还是要走,木小双笑了一下,转身离开,歌手依旧在唱着歌。

    “如果你疲倦了外面的风风雨雨!

    就留在我身边做我老婆好不好?

    我一定会承受你偶尔的小脾气……”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