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310章 昏迷不醒(4)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一朝穿越,三十三世纪世纪不学无术的女流氓撞上大陆神秘,高贵,权势滔天的国师。免-费-首-发→【追】【书】【帮】

    她腹黑毒舌,阴险狡诈流氓兽,无情无义无节操

    他医毒双绝,儒雅风流傲骨梅,独来独往独自居。

    冰与火的碰撞,初遇,她一心只想着他的钱袋,“帅哥,我可以撩你么?”

    他不语,脸却微红。

    “青天白日的不合适,不如改天晚上撩。”她顺走他的钱袋,顺便隔夜**爬屋偷窥洗澡。

    再遇,她是他徒弟。

    “国师,封小姐烧杀抢劫无恶不作,激起民愤,请问当如何处置?”

    他淡然一笑,不加理会。

    “封小姐去了青楼,还一天内抢了三个美女,美男,欺男霸女!”

    手中的杯碎成粉,他起身就朝外走,“本国师这就去为民除害。”去了之后,他看见她望着美女直流鼻血。

    他,千年不化的冰山,每每面对她却冰山变火山。

    曲终。

    他宠她入骨,为她生,为她死,甚至为她放弃自己的命,她一剑刺入他的心脏,他却笑,眼角带着泪,对她说:“梅花已经开了,随我回家可好?”

    檐下青苔,嫁衣如火,抚琴吟尽清风,孟婆汤,忘不尽隔世离殇。

    大纲:女主封小七附身在遗失在人间的死去的郡主身上,性格特征腹黑毒舌,阴险狡诈流氓兽,无情无义无节操,钱迷心窍。

    男主,白墨,身份国师,医术高超,腼腆,喜欢行医救人,眼里只有苍生黎民。

    无小三,无出轨,一生一世一双人。

    大纲

    封小七因为穿梭,来到异世界,在异世界里,她决定撩遍天下美女,吃遍天下美食,却因为不小心偷钱袋,偷走了一颗心,从此撩妹路上坎坷不平,翻车频繁。

    白墨,徒有虚名的国师,没有实权,将权利让给自己的师兄,经常出没江湖,行医救命,他救了人,却丢了心,救人容易,救心难。

    忆回梦境,扑朔迷离。

    偶遇初见,一眼定情。

    情深似海,恩重如山。

    梅花相遇,缘起缘灭。

    春去秋来尔辜伊,梧桐苑院寂如雪。

    落红离去情已逝,君子琴瑟血染衣。

    盼归离人殇心愁,凉茶人走曲终散。

    此卿离忧桑心殁,漫长岁月祭花墨。

    乌云密布,大雨倾盆,巨大的机器在空旷露天台放在,那机器里面只容得下去一个人坐着,上面贴着时光机。

    “小七,你真的决定了吗?”穿着雨衣的少女看着封小七,眼中的担忧越发的明显起来,这样真的没问题吗?

    小七经常冒冒失失的,想到什么就做什么,每一次都是失败告终,可是这一次不一样,这一次是拿命来玩。

    “放心好了,我的小美女,这可是我经历九九八十一难,制作的时光机,你不相信我,但你要相信我的美貌,看着我的大眼睛。”古灵精怪的红衣服少女调皮的朝着了一个少女吹了一下口哨,说完之后,睁大眼睛笑眯眯看着自己的伙伴。

    “小七,你为了吃的,真的很拼命,古代真的没有好吃的。”

    小七回头用很奇怪的看着自己的伙伴,那伙伴毫无例外把十分紧张的将目光移开,低着头扭捏的不知该如何是好。

    封小七的脸色很不好看,这丫的怎么专门给自己泄气,但封小七依然微微的笑着,“就算没有,我也要去,古代的美女可是让我望尘莫及的,我去看看美女也挺好的。”

    “碰!”机器突然故障,冒出黑烟。

    “这机器真的没问题吗?”有一点担忧封小七。

    “相信我,这只是意外,意外而已,不会出现大事。”

    “你还是别去了,好不好,空气也挺好吃的。”

    封小七洁白的长裙已经有了留下的污渍,可这丝毫都不影响自己的决心,雷打不动,就是要去,她决定的事情,不可能更改,灵动的双眼看向眼前的伙伴,“小美女,你是了解我的,又何必说这些?”

    “小七,我不想失去你,我就剩下你一个朋友了,你走了以后谁和我说话,谁每天撩我,给我做好吃的。”越说越委屈,他们是三十三世纪的人,他们是不能吃东西的,不是,是不容许吃东西是,因为要保护动植物,所以他们的食物是空气,空气是取之不尽用之不竭的。

    “哇,没想到你居然喜欢我,寡人的爱妃,寡人没白撩你。”封小七笑眯眯说着,其实她也舍不得伙伴,可是,再吃空气下去,她总有一天会被逼疯。

    “都这样了,你还不忘记撩我,你个**。”

    “你个傻帽。”那少女嘟着嘴说着,声音很严厉,但眼睛里满满是温柔,“去那边好好照顾自己,别再看见钱就发光,”

    “我走了,拜拜?Bye~。”封小七进入了内仓,按下了时光穿梭,突然眼睛猛地一亮,目光死死的盯着前方屏幕,小心的屏住呼吸,双手不由自主的握紧,掌心也渗出了些许的冷汗,一直要成功,不然自己就得还那丫的钱来。

    黑洞穿梭空间中。

    周围一片漆黑,压抑的空间里让人心惊肉跳,这里是黑洞,如果测试失败,她将彻底留在这里。

    这一次来的目的很简单,找到星星星球的逃犯,逮捕她。

    来之前,她找博士买了工具,封小七拿出那道具,结果道具报废了,冒着黑烟。

    由于气流强大,飞船跌宕起伏着,断断续续走着。

    “啊!”惨叫声从封小七口中发出,“该死的博士,你竟然给我二手货道具!”紧接着,封小七失声惊呼,脸呈现出极度的扭曲。余光扫视到周围挤压是空间,大脑也随之变得空白起来,而后意识变得涣散起来倒在地下晕了过去。

    再一次醒过来发现,自己处于一个黑洞中,飞船已经彻底的报废,难闻的气味从飞船里发出来。

    她怎么在外面?

    外面一片黑暗,只有一光点,喜光的性格让自己下意识地朝那抹亮光走去,脚下踏入那点,就跌入那片光晕里,感觉好像置身在一片白色的空间里,哪里是天,哪里是地,此刻完全分不清楚,好像是在漂浮着。

    只觉得浑身无力,天旋地转,仿佛置身于一个漫无边际的世界中,看不见,摸不到,只有自己的呼吸声

    这是死的感觉吗?

    我还是花样的年华,就这样死掉了吗?我还没有来得及撩妹啊。

    “你相信命运吗?”突然出现一道声音,那声音沧桑感十足,看不见说话人的样子,也无法分辨那人在什么地方。

    “比起命运,我更相信我的钱。”封小七戏谑道,我只相信看得见摸得着的,亮晶晶的东西。

    “是吗?那么我就要看看你如抵抗你自己的命运吧。”声音渐渐小去,整个空间重新回归静谧。

    那人留下了一个手链,手链自动的戴在封小七的身上,封小七诧异的垂下眼睛望向自己的手腕,看到自己手上的手链正在隐隐的泛着淡蓝色的光芒,而且上面好像还有字迹。

    上面居然有隐约的字迹,来不及细看,就已经消失不见了,也渐渐的散去了所有的光芒。

    隐隐约约的浮现着两个相同的字:白墨。

    只不过封小七没有看见这个名字,这个与自己将羁绊一生人的名字。

    周围开始变黑,越来越快。

    “老奶奶,这是什么,你为什么端给我。”

    “这是孟婆汤……”

    “什么?你再说一遍。”封小七有些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

    “孟婆汤。”

    “这么说我已经死了。”封小七突然就冷静了下来,她怎么莫名其妙死了。

    “对,你已经离开了人间。”她看着我还是一脸慈祥。“姑娘你还是快点喝了它吧,也好忘记前世的一切,安安心心的去阎王那里报个道,好好的投胎做人去。”她好心的劝慰道。“喝吧,孩子。”

    “婆婆,我三岁就会些简单的作诗,五岁自己拿药吃,八岁给人看病,十岁拿武术大赛冠军,十三岁进入学院,十八拿硕士学位,游走列国,救人无数。你叫我如何甘心年纪轻轻就这样死去,婆婆帮帮我,我不要喝孟婆汤,让我见阎王。我要向他讨个说法。”封小七连哭带泪。

    “唉,孩子你这是何苦呢?阎王是何其的严厉执法,我放你过去不仅我要受惩罚,就是你也得惩罚的啊。”

    封小七看她有些动摇,并且注意到她手里拿的那个碗竟是金的,此时心中不禁多出三分把握不是说有钱能使鬼推磨,我就不信搞不定这个孟婆。

    封小七开始继续下猛药,拿出一大堆私房钱还有宝贝。

    其实也不过如此,价值不菲的宝贝就可以免过了喝孟婆汤,直接见投胎,可是封小七不知这却是自己走进陷阱的第一步。

    “去吧,你从返人间切忌不要使世事乱了规律,逆天而行。不然后果将由你自己独自承担。”

    随后只见孟婆在身后猛的推自己下去,封小七顿时眼前一片黑暗。

    怎么那么热啊,朦胧中我感觉自己仿佛睡在火海里似的。猛的一睁眼,发现自己真的是置身于火海之中,身上的衣服也烧着了。挣扎了半天才从那不大的火堆中爬出。

    在充满死亡气息包围之下,惊恐尖叫是死前唯一的反应。

    封小七感觉头痛欲裂,昏昏沉沉的睁开双眼,发现整个房间一片火海。见身上有几处火苗一触即发,顾不上旁的,看到了前面有盆水就直接往身上倒。

    什么鬼?这里是地狱吗?她没做什么坏事,为什么亚欧经历什么刀山火海。

    伴随着炎热的气温,噼里啪啦的响声和听不真切的哭喊声,封小七本能的顺着门的方向冲去,眼看就可以冲出火海,这时腿上和头部就突然传来了剧痛。身体倒下心底传出了绝望之声,从我醒来开始,整个过程不过是短短的几秒钟而已,恍惚中仿佛有道身影朝着封小七奔来,之后封小七就失去了知觉。全身乏力。

    “手上和脸上轻微有些灼伤,肺部吸入了烟尘,头部稍有淤血,烫伤比较严重,这些药按时服下,用不了多久就会好,不过,这脸上的疤,如果不及时救治,可能会一辈子。”

    “白医者,求求你能不能治治小七的脸,脸对于女孩来说,是一辈子,我知道很难为情,治疗费用很贵,可是……可是小七最爱美,醒过来如果知道,会寻死的……”

    封小七张了张嘴喉咙干涩的有些发痛。

    水!

    封小七的手动了动,抓住面前离得近的人,嘴里费力地说着,说着同一个字,水。

    好渴。

    “小七。”

    “水……水”

    “小七,你等等,马上。”那女子看见小七抓住白医者的衣袖,顾不上说什么,赶紧去拿来水。

    “咳咳……”

    喝完水之后,继续昏迷不醒。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