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天网恢恢(27)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江玖在回去的路上突然收到高军的消息,章广交代了大半,警局还有其他人在,就让江玖先回去休息了。★看★最★新★章★节★百★度★搜★追★书★帮★

    大概是猜到了高军的言外之意,江玖也没客套,应了声,就让司机改道回去了。

    回去的时候,客厅的灯还亮着,江玖眉头一皱,她记得她专门提前给陆母发过信息,说今晚出任务,可能不回来,让她不用等,现在是怎么回事?

    但客厅空无一人,江玖想了想,走到陆母房间门口,听到里面传来平缓的呼吸声,她神色微微一松,失笑摇摇头。

    倒是一时忘了陆母惯爱留灯的习惯了。

    想到这儿,她回到了自己的房间,柔软的鞋底踩在地毯上,在刻意的放轻脚步以后,显得愈发微不可闻。

    折腾了一晚上,都已经到了凌晨,明天还得继续出任务,江玖也没有什么胃口,洗漱之后,就躺在床上琢磨这件事。

    其实她一直都不算一个聪明人,从前,箸箐就说她只擅长模仿,可就因为无心无欲,偏巧能最大程度的代入雇主的情感。

    可这一点,在这个世界并没有什么用处。

    这个世界最令人窒息的就是现代世界竟然存在着非人类,且灵智开化程度不低于人类的生物。

    世界秩序开始紊乱,出现单方面压制的力量,一般是世界崩溃的前兆,这种世界一般会被列入危险位面,交由一些顶级店主处理,相对应自身需要掌握的技能,也会有所改变。

    可江玖先前浏览位面信息的时候,并没有出现这个警示,以至于她将其当做了普通位面来处理,普通位面中是不可以出现逾越世界容纳范围的物件。

    例如:现代位面出现灵气等修真仙术;古代位面出现手枪之类的军事器械等等。

    世界明确有规定:在不对应的位面中,店主不得采用这些物件,对世界运行轨迹造成干扰。

    江玖自然不会率先违规,故而,除了她人到了这个位面,其他什么东西都没带。

    人力怎么能与天地之力进行对抗呢?

    先前她来的时候,早早就与小安切断了联系,如今也自不会再做那等事。

    其实最好的办法是用陆佳楠的身体进行修炼,她从小受到的训练不少,根骨还算不错,江玖记忆中有不少修炼心法,虽说世界灵气并不多,达不到修真界练成后可以移山倒海的传说之境,但对付一个'小老鼠'还是绰绰有余的。

    只是,陆佳楠只是一个普通的警察,虽然根骨不错,也是解决这件事中最为方便的一个方法,但她日后还要再回到这个世界,江玖必须顾及到她日后的生活。

    修炼不同于其他,记忆可以抹除,甚至可以篡改,可已经修炼出的实力,一旦被毁,将会给本尊带来莫大的伤害。

    如果任由它留在雇主体内,又怎么能笃定它不会成为未来世界的第二个威胁呢?

    人心叵测,就算江玖想法过于极端,可若是陆佳楠身怀异能被他人知道,她换回来的未来,就未必如她所想的一般美好了。

    所以,利用陆佳楠身体修炼这个方法不可行。

    江玖翻了个身,目光紧紧盯着床头柜上摆着的闹钟,幽幽叹了口气。

    好在虽然没有灵力,但陆佳楠的身躯中呆着的还是江玖的灵魂,虽然灵魂之力因为凡人身躯太过孱弱而有意收敛,但是只要灵魂之力还在,她就能沟通天地之力。

    只是效果自然没有原来那般好,只能算勉强联系,但对付他,应该不成问题。

    眼见时间一点点流逝,耳边传来指针转动的声音,想到明天即将面对的任务,江玖收了心思,沉沉睡了过去。

    没睡多久,一个晚上就过去了,江玖在闹钟响起前睁开眼,洗漱完准备出门的时候,陆母已经将早餐做好了。

    “楠楠,吃点再走吧。”

    江玖看着陆母手中端着盘子,满眼希冀的看着她,桌子上还放着三个人的早餐,都是些陆佳楠爱吃的,什么豆浆包子之类的。

    她点点头,放下包,坐在座位上吃完早餐,冲陆母笑了笑,“妈,那我就走了。”

    “哎。”陆母应了声,看着江玖离开,等她出了门,才回过头看着埋头吃饭的陆父,冲着他的胳膊'狠狠'地拍了一下,瞧着陆父一脸茫然的模样,更是气不打一出来。

    看着陆母好端端的生了气,陆父连忙放下筷子,询问道,“怎么了?怎么好端端突然就生气了?”

    “都怪你。”他不说还好,一听他问,陆母眼睛一红,“什么不让女儿学,非要让她考警校,当警察,每天风里来雨里去的,哪有人这么糟蹋自己的女儿,你不心疼,我还心疼呢!”她越说越委屈,最后干脆转过身不理陆父了。

    陆父一开始还有些惴惴不安,不知道自己做错了什么,随后听到陆母的话,直接被逗笑了。

    陆母听到笑声,一个眼神丢了过来,陆父立马收住了裂开的嘴角,绷着一张脸,看起来严肃极了。

    等陆母气消了,他才缓缓道,“这是女儿自己选的路,你当初不也是警察吗?”

    “哪能一样吗?”

    “怎么不一样?”陆父干脆转过身,看着陆母的眼睛,有理有据的反驳道,“你也是从她这个时期过来的,怎么当初没见你抱怨过苦、累?”

    陆母一时语塞,随后梗着脖子说道,“我就是知道这一行有多苦,我才不愿意楠楠跟我走同样的路。”

    “那你选择当警察后悔过吗?”陆父直击红心。

    是啊,苦不苦,这件事只有当事人知道,不是几句话就能改变的。

    与其争论苦不苦,倒不如问问自己,这么苦,可后悔过?

    后悔吗?陆母一愣,想到年少时的梦想,想到收到警校录取通知书时的惊喜,想到无数次咬牙坚持的画面,想到自己一身警服站在国旗前宣誓。

    后悔吗?她的内心早已给出了答案,“不后悔。”

    “那你又怎么知道,楠楠会后悔呢?”

    陆母被陆父问的哑口无言,她顿了顿,没有回答陆父的话,而是低头收起餐桌上的餐具,转身进了厨房。

    陆父看着陆母的背影,摇摇头,又拿起筷子夹了一个包子开始吃了起来。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