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406:晚宴(2)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慕南方没有想到竟然在这里遇见了顾辰风,她下意识的想要躲避,毕竟她今天是谭亦城的女伴,再加上,顾医生对她很好,很照顾她跟诺诺,她其实更怕的是..

    因为自己的缘故,会牵连到顾辰风,谭亦城性情阴晴不定,喜怒无常,他固然是恨自己,但是占有欲也强,如若不然,也不会把自己关在别墅里面。「^追^书^帮^首~发」

    慕南方了解他。

    以前的时候,即使是同班的男同学多看她一眼,他都会不悦,高中,大学,追求她的男生从来都不会少,慕南方不用理会这些事情,都是谭亦城帮她解决的。

    他看着她的时候,眼底永远带着温柔的光芒,只有在离开自己视线的时候,才透露出果决与狠厉。

    那些疯狂追求过她的男生,都会露出惧怕。

    他的占有欲,偏执且病态的浓烈。

    慕南方此刻,有意的躲着顾辰风,她走到了一间休息室,休息室是小型的,躲开了外面的顾辰风,休息室是小型的,名媛贵妇彼此休息,谈天交流,大约能容纳五六人。

    茶水,果盘。

    此刻有两位富太太在里面,看见慕南方走进来,都怔了一瞬,目光落在慕南方的脸上,她微微低垂着眉眼,默默的走到一侧沙发上坐下,墨发轻绾,几缕发丝轻轻的落在脸颊边,平添了几抹少女的俏皮感。

    两位富太太小声交流。

    慕南方没有理会,安安静静的坐着,等待着时间的流逝,等待着今晚上宴会的落幕。

    空气中带着香水混合的气息,再加上包厢不算大,没有通风,味道有些浓烈,慕南方抬手揉了一下眉心,看了一眼手机,时间定格在晚上8点55分,休息室的房门打开。

    两位年轻名媛走进来,笑声清铃。

    “烟烟姐你别这么说,人家齐三哥哥哪里能看得上我呢。”说话的名媛脸上带着娇羞的笑意。

    另一名穿着粉色长裙的名媛笑着,“怎么不能啊,若雪妹妹,齐三公子可是看了你好几眼呢。”嗓音顿住,目光落在慕南方的脸上,旁边那位名媛没有听到回答,顺着她的目光看过去,一同看着慕南方。

    这个女子,她们之前就留意到了。

    秦若雪看着慕南方,慢慢的攥紧了手心,因为刚刚这个女人走进宴厅的时候,齐三公子也看着她,女人的嫉妒心其实很强烈,来的突然,慢慢生浓,秦若雪丝毫不掩饰。

    “不知道你怎么称呼呀。”说话的是那位穿着粉色长裙的年轻女子,约莫25岁左右,叫陈烟烟,目光看向慕南方。

    两人走到慕南方身边一侧的单人沙发坐下。

    休息室就这么大,娱乐场所供客人休息的,没有什么讲究,不过另外两人都是富太太,三十来岁,自然跟年轻一点的没有什么话语投机。

    慕南方看着陈烟烟,“我姓慕。”

    她的嗓音不算好听,配上这么一张脸,会让人觉得有失美感,秦若雪一听,顿时笑了,嗓音真难听,齐三哥哥一定不会喜欢,长得漂亮也没有用。

    “慕,我怎么没有听说过有什么慕家,不会是什么小门小户吧,这年头这种小暴发户也能来参加这种高档的宴会了,真不知道齐三哥哥举办这场宴会,请这种小门小户做什么。降低自己的身份。”

    说话的是秦若雪,掩着唇轻笑。

    她看着两位富太太,“王太太,张太太,你们说对不对啊,你们听到有什么慕家这个家族吗?”

    两位太太见慕南方长得好看,心里打定以为是勾引男人的情人,此刻也是冷嘲热讽的,“好像还真的没有听说什么慕家,应该就是个小门小户罢了。”

    慕南方知道对方话语里面的讽刺,脸上情绪淡淡,没有多说话,起了身,准备往外走,原本走进来,就是想要躲避一下顾辰风。

    后来就是想要休息片刻。

    “喂,你什么意思啊,被我说中了吧。”秦若雪见她要走,不高兴了,“哼,也不看看自己什么身份,在这里勾引人,不要脸。”

    慕南方打开门,走出去。

    这些骄纵的千金大小姐,她看着都觉得头疼,她以前的时候,吃过太多苦,也吃过很多糖知道多甜,也过过难熬的日子,什么都能过够忍受,棱角早就被磨平了。

    宴厅里面有舞会,灯光变幻。

    慕南方远远的就看见谭亦城的身影,高大挺拔,背脊修长笔直,他因为常年锻炼,身材比例极佳,宽肩窄腰,名贵的黑色的西裤熨烫的没有一丝褶皱包裹着长腿。

    不少名媛偷看他,但是都不敢靠近。

    比起他来,全场最受女生欢迎的,应该是这次商业酒宴背后的主人,齐三,齐琛。

    英俊完美的外表,桃花眼,显赫的家室,齐家的三少爷,远赴海外归来,商业奇才。

    慕南方的目光看过舞池一眼,看了一眼齐三,然后默默的收回了目光,往前走,走到谭亦城身边,男人拉着她走进了舞池,舞池的光线偏暗,营造着舞厅的氛围,谭亦城的手搁在她的腰间,“去哪了。”

    “在休息室。”她回。

    她补充了一句,“有点累,想要坐会儿。”

    “嗯。”

    男人的手掌的温度,隔着一层薄薄的衣料,贴在她腰际,慕南方感受的真切,嗅着他身上的气息,烟草与薄荷混合的味道,并不难闻。

    她的视线落在他胸口处,无聊的看着他西装上淡淡的暗纹,不小心踩到了他的脚,她有些惊慌,“对..对不起谭先生..”

    感受到腰间的手僵住了,她连连道歉,“对不起,对不起我没有留意到,我会注意的。”

    谭亦城低头,黑眸看着女人脸上的惊慌,她的表情似乎在一瞬间生出了恐惧,那种害怕的情绪在眼底,几乎对他感到害怕成了一种本能,道歉也是,连着好几句。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