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四百一十四章 有钱任性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她也曾经和宁谌一样被恨意支配过,所以更加明白要放下心里的仇恨是多么困难的一件事情,退出娱乐圈无疑是现在最好的一个决定,等大众对这件事的热情散了,他可以回归到平静的生活。免-费-首-发→【追】【书】【帮】

    “去让法务部按照签约协议上的条款对宁谌进行追偿。”

    撇开复杂的感情,再抬头时已经目光冷静,却惹得Linda一愣,“总裁?”

    之前光点的陈总就提过可以向宁谌追偿,都被总裁拒绝了,怎么会突然改变主意。

    “磐海不是我一个人的,也不能给其他艺人开先河,这笔费用我会想办法打到公司账上,知道该怎么做了吗?”

    Linda立刻明白了她的意思,点头道,“明白。”

    宁谌的直播让媒体都吃惊不已,更不要说普通大众,一时间街头巷尾办公大楼里,全都在谈论他的惊人之举,就连宁谌别墅小区的保安也都凑在一起,又是摇头又是感叹。

    “虽然这个宁谌把一手好牌打糊了,可娱乐圈向来是来快钱的好地方,就算没以前火了,可随便上上电视都能赚大把大把的票子,怎么不顶我们一年的工资啊,他居然直接宣布退圈,还说永不再入,这操作666啊!”

    “可不是呢,这么红的大明星闹脾气就闹脾气吧,退什么圈,真是有钱任性!”

    “不管他任不任性,还是先把那群围着的记者解决了吧。”

    估计是他们的小头头,一脸头疼的说完带着两人从门口的岗位亭里出去,他们可是超高档别墅区,一两个记者偷拍还能装看不见,但这么一大堆记者围着,怎么也得给业主们个交代。

    趁着保安驱散围堵在小区外记者的空档,宁谌从侧门进了小区,走到自家别墅门口脚步却不知道该怎么在上前一步。

    她现在应该很生气吧!

    唇角复杂的抿起,插入钥匙转动门把手开了门,果然客厅的电视开着,几乎和刚才脑子里闪现的画面一样,里面正在播着他要退圈的新闻。

    坐在沙发上的女孩依旧带着帽子,捏着遥控器的手指一根根收紧,露在外面的好看下巴也因为愤怒而绷出了凌厉的线条。

    听到开门声,她转头看过去,对准走进门口的他,“为什么要这么做!”

    质问声响起,不算尖锐可却透着逼人的气势,宁谌把钥匙放在一旁的鞋柜上,不知道该怎么去对视她面上的愤怒。

    估计是等不到他的回答,女孩扔开遥控器走到他身边,平时甜美的气场变得凌厉十足,尽管双眸被长长的帽檐遮住,也挡不住她浑身散发出来的怒气。

    “回答我,为什么这么做,谁允许你这么做的!是你说不管我要做什么都会陪着我,才几天的功夫,就忘记自己说过的话了对吗!”

    “我没有。”

    宁谌转过头,复杂的目光落在她绷紧的红唇上,对她说过的每一句话,他都没有忘过,她想做什么他哪怕没了命都会陪着,可是仇恨......

    “你也放手吧,一直待在仇恨之中只会让你变得越来越不像自己。”

    女孩头朝着左侧歪过去一些,退后了一小步,像是没想到他会说出这样的话来,刚才紧绷的唇瓣随后挑开,笑出了声音。

    “放手?你是在劝我和你一样,懦弱的连复仇都坚持不下去?很抱歉,我做不到。”

    最怕她露出这样的表情,他慌张的伸出手想要去拉她的胳膊,可还没有碰到衣服就被毫不留情的挥开,她抬起头,露出帽檐下的鼻梁,语气稍稍缓和了一丝,“霍铭湘和池明远把你妈害成了那样,你就打算这么算了?”

    听到那两个名字,他不免愣住,心底瞬间激起很多种情绪,仇恨愤怒怨怼,可最终还是恢复到了冷静。

    “霍铭湘已经疯了,我已经给妈妈报仇了。至于池明远......我妈是真心爱他的,她临终前也一再叮嘱我不要去找他麻烦。”

    其实从一开始他就只是要把霍铭湘逼疯而已,池家的势力在那儿,想要让她远坐牢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

    至于池明远,如果妈妈不爱他的话,或许失去那个孩子之后就不会整个人疯掉,陆展颜说的没错,和妈妈日子过的最苦的时候,妈妈也没有去找过他,在她心里,早已经做好了选择,就是为自己的错误付出代价,也为自己所爱的人留下一方平静。

    他又能把池明远怎么样呢,只能期望他今后的日子都活在对妈妈的忏悔之中。

    女孩听他说完,像是从来不认识他一样的摇了摇头,冷笑着,“宁谌,我今天才发现原来你是这么懦弱没出息的男人,我可以肯定的告诉,你可以放弃仇恨,但是我永远不会!”

    从她睁开眼睛被那些非人的痛苦折磨开始,她就告诫过自己这辈子都不能原谅,复仇是她活下去的唯一动力。

    “你听我说......”

    “你什么都不用说,没有你,我依旧可以让那些人也尝到我曾经尝过的生不如死!”

    女孩打断他心急的解释,拉开大门,娇小的身影迅速消失在视线范围之中,只留下咣当一声关门声。

    宁谌看着已经关上的门,被隔绝不见的身影像是带走了身上最后的力气,高瘦的身体晃动了两下,双手撑住后面的鞋柜,眼里却全是无法表达的痛苦。

    他不是懦弱,他是不希望一直活在仇恨中让人生变得只有恨没有爱,怕有一天,连对她的感情都会被恨挤压没,更怕她因为那些伤痛而再也无法体会到快乐。

    可这些话他不知道该怎么告诉她,因为每说一个字,都会刺痛她心底那些永远都不会愈合的伤口。

    看着门口呆呆凝视良久才收回目光,环视过别墅的每个角落,他唇瓣扬起,从笑变的轻颤。

    他多希望他们不是因为复仇而在一起相伴了这么多天,多希望她能成为这栋别墅真正的主人,成接受他这颗爱她的心,忘掉那些过去,让以后的日子变的阳光幸福。

    可最终,他还是没有做到。

    或许,他始终不是那个能给她幸福的人吧。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