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507寻踪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作案手段是什么?”

    “说实话,我们不清楚。「^追^书^帮^首~发」”警察摇了摇头。

    张檬撇了撇嘴说:“连环杀手,连环绑架,我看你们这种警员也只能做到这种程度了。”

    不屑和鄙视的口气让警察有点二丈和尚摸不到头脑。你自己不也是警员吗?为什么用这种口气说话。

    还是孟凡远及时反应猛踩了张檬一脚,让其闭嘴,张檬一脸酸爽的表情。

    “谢谢你的宝贵时间。”孟凡远赶紧打圆场,“走吧!”

    留下了一脸懵逼的警察望着两人的背影。

    等到远离了警察,张檬立刻出手锤了一下孟凡远的背脊。

    “干嘛打我?”

    “你刚才干嘛踩我脚?”

    “干嘛那样对警察说话?”

    “得了吧,他们根本不知道发生了什么,我们只有靠自己。”张檬想告诉孟凡远他们面对的并不是普通的人类,“如果你想要找到爸爸,我们就要自己查清楚这件事情。”

    “还需要帮忙吗?”

    两人闻声转过头。

    一群西装革履的人看着他们,这才是真正的特遣部队。

    “嗯……谢谢,不需要,我们正要离开。”张檬两人停止了争吵,加快了离开的步伐。

    他们直接开车来到了市区。看见有个女孩一直在张贴寻人启事,便走过去套近乎。

    “你一定是小丽。”女孩点点头。

    “对!我是。”

    “我们是刑凯的叔叔。他和我们提起过你。我叫张檬,他叫孟凡远。”

    “可是我没有听他提起过你们。”

    女孩对于陌生的两人并不显得热络。

    “对他就是这样。我们平常不太来往,只是最近我们正好也在找他,正在四处打听。”

    孟凡远看张檬的态度并不适合对一个男友刚失踪的女孩,主动结果话茬:“嗨,你现在感觉还好吗?”

    “我没事。谢谢你的关心。”

    “那你介意我们问你几个问题吗?”

    面对如此诚恳的询问,小丽点点头。三人之间的气氛就这么缓和下来了。三人找了一间,比较安静的咖啡吧坐下。

    “当时我正在和他通话。他正准备开车回家。他说会很快回电话给我,可是他再也没有打过。”所以她现在在满大街的贴寻人启事。

    孟凡远继续问道:“那他有没有提到一些奇怪的,或者是不寻常的事情呢!”

    小丽回想了一下摇摇头。她因为紧张一直无意识的捏着脖颈上挂着的一条五芒星项链。

    孟凡远想缓和一下女孩的紧张,说道:“我很喜欢你的那条项链。”

    女孩温柔的摸了摸项链,翘起了嘴角,像是想到了什么温馨的事情。

    “这条项链是邢凯给我的。不过它的作用就是用来吓唬我的父母。你知道的恶魔崇拜什么的。”情侣之间的小秘密,让女孩的脸庞再一次扬起了幸福的微笑。

    孟凡远听后忍不住也笑,张檬也配合的假装融入了,嘴角一勾,僵硬的定格。

    “实际上这恰恰相反,五芒星是一个避邪的护身符,力量很强大。”孟凡远解释道,“呵呵,我是说,如果你信的话。”

    张萌看不惯两人聊天那缓慢的进度,终于忍不住还是自己出口相问:“美女,事情是这样子的,戚凯的粉丝中方式非常的不正常,所以,如果你没有听到过任何可疑事情,请麻烦你们告诉我们。”

    小丽抿了抿嘴,最终决定将自己道听途说的事情说出来。

    “其实,市区里面大家都在讨论失踪的人,我听到过有这么一个传闻。”

    小丽虽然不知道传闻真假,还是决定告诉坐在对面的两人这件事,哪怕只有万分之一的可能联系,也想试试。

    “什么传闻?”孟凡远和张檬的注意力立刻集中了。

    “是这样的,在本地有这么一个传说。有一个女孩,几十年前死了,人们说她一直徘徊在这个城市里,求人给她搭便车,可是不管谁让她上了车,就会永远消失不见。”

    张檬和孟凡远相互对看了一眼,心中有所明了,或许这个看似最不像线索的,才是他们要找的真线索。

    小丽想要再去别处张贴一下寻人启事,刚好两人看见咖啡吧里就有一台电脑决定用电脑搜索看看这个城市传闻,三人分道扬镳。

    张檬点击搜索几十年前城里女子被杀的事件,却搜索无果。

    “难道是传闻并没有小丽说的那么广泛?”张檬自言自语。明明现在网络这么放大了,连睡觉这种事情都要直播放网上。

    “让我来试试。”孟凡远看着张檬搜索了几次都毫无线索,忍不住自己出手,推开他坐到电脑面前。

    “厉鬼都是横死的是吧?”

    “那也不一定。只要心中有怨念就会不甘心,就会有眷恋,时间久了,也会成为厉鬼。”

    “那么她不是被杀也是有可能的咯!”孟凡远将搜索栏里的被杀改成了自杀。

    一按确认键,瞬间多了许多搜索结果。

    孟凡远挑眉看向张檬,看吧,早点换我搜索来不就好了。

    张檬哼了一声,不予回应。

    “胡姓女子,26岁,从东城桥上跳下,淹死在护城河里。”

    “有没有说他为什么自杀?”

    “有!”

    “是什么?”

    “在她跳桥前曾经打电话报警,说自己的孩子死在浴缸里了,她只是转身去接了一个电话。再回过身来,孩子已经没有呼吸了。”孟凡远照着文字归纳了一下内容。

    “啊哦,看来是个可怜的母亲,因为疏于照看自己的孩子,导致孩子出了意外,由于心里内疚,便自杀了。”

    “她的丈夫同一天失去了孩子和妻子,更加可怜。”自杀的人如果能死前考虑一下身边的人失去他会是什么感受,或许这个世界就会少很多自杀了。

    “今晚我们就去东城桥看看吧。”鬼魂大多只会在夜间出没。

    夜半,两人开车来到东城桥上,这里离被发现失踪车辆的工地仅百米之隔。

    “你觉着我爸爸曾经来过这里么?”孟凡远站在桥上,望着看不见底的护城河。

    “我找到你爸爸的记事本,最后的几页中有提到他也接了其中一个寻找失踪男子的生意。”

    “那么我们现在该怎么做?难道等鬼送上门么?”孟凡远有些怀疑眼前这个男子,毕竟他只是凭借着一枚捉鬼师的专属戒指,就出现在他生活中,还有好些事情等待他去了解。

    “没错!这不,就等到了。”顺着张檬手指的方向,孟凡远看见了一个身穿白裙的女子,就站在桥栏杆上,悲伤地回头望了两人一眼,迈开腿就跳了下去。

    “不要!”孟凡远冲到栏杆边上,已然阻止不了女子跳下。但是,奇怪的是护城河水连半点水花都没有被溅起。

    “那就是我们要找的。”张檬敢打赌,那个白裙女子就是传闻中的胡姓女子。

    “她去哪里了?”这么问一个女鬼的踪迹是不是太直白了。

    “我不知道。”张檬一摊手,他可没有开启天眼通这种功能。

    突然,两人开来的车子发动了引擎,引得两人回头看去。

    “是谁在开车?”孟凡远一脸迷茫。

    张檬从口袋里掏出了钥匙。车钥匙还在他手上呐,你说能开启车子的是谁?

    车子的灯光亮起,车内空无一人。

    答案只有一个:鬼在开车!

    车子直愣愣的就这么冲向两人。

    “快跑!”张檬拽着孟凡远的胳膊就死命往前跑。

    可是人的速度哪能赶得上车子的速度,眼看着就快要被撞上。

    “跳桥!”两人被逼无奈,只能从桥上翻身跃下。

    “噗通!噗通!”两声闷响淹没在护城河中。

    车子在撞上护栏的前一秒停了下来,车灯熄灭,一切恢复平静。

    等到两人湿漉漉地回到车前已经是几个小时后的事情了。

    “车子没事吧?”孟凡远看着张檬检查了一下车子。

    “不管她对它做过些什么,至少现在没事儿。”

    “那个姓胡的真是个贱人!”张檬大声喊着,好像这样就能让女鬼也听见自己在骂她。

    孟凡远突然觉着眼前这个捉鬼师也有幼稚的一面。

    “可以肯定的是,她不想我们追查下去。那我们现在往哪里追呢?”至少等鬼找上门这招已经试过了,危险系数还挺高。

    张檬一时无言以对,夜凉如水这个词还是有点道理的,穿着湿透了的衣服在夜风中这么一吹,还是让身强体壮的张檬打了个冷颤。

    “先找间旅馆住下,洗个热水澡再从长计议。”

    两人来到附近的一间小旅社。

    “租个标间。”

    “好的,麻烦告知一下姓名。我要登记住客信息。”

    “孟凡远、张檬。”还没等张檬开口,孟凡远就抢先说道。

    服务员笑道:“哇哦,我还以为孟这个姓氏很少有呢,结果这么短时间就遇上了两个。”

    两人闻言,异口同声的问道:“是叫孟洪山么?”那是孟凡远爸爸的名字。

    服务员愣了一下,随即点点头:“对,就叫这个名字,他在这儿租了整整一个月,最近几天都没有看见他了呢。”

    两人搞清楚房间号以后,并没有直接问服务员要钥匙,而是租下来了,孟洪山旁边的房间。

    两人将自己清洗一番后,带着万能锁,打开了孟洪山的房间。

    房间门上长时间挂着请勿打扰的牌子。

    两人开门后发现墙上到处都贴着有关鬼魂信息的纸条。

    桌子上还放着半个汉堡。

    地上撒了硫磺,隔绝出一块安全的区域。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