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427章 我是来和你告别的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走下二楼时,白童惜接到晓洁的电话,说公司今天发年终奖,要她快点过来领。★看★最★新★章★节★百★度★搜★追★书★帮★

    平日里,钱是最能激发白童惜潜在动力的,可今天这个字眼却叫她有些意兴阑珊,最后她归结为一定是奖金不够多的原因。

    “白姐,你……昨晚被孟总带到哪去了?怎么连散场都等不到你们回来?”

    白童惜试图找借口,但她发现一直以来都是她不停的在同事面前周旋,这让她感到疲惫,她最终回了声:“我不知道,晓洁……我真的不知道,你别问我了……”

    她早就迷失在了孟沛远模棱两可的态度里,或许她有天可以大大方方的告诉晓洁她们,自己是她们顶头上司的老婆,但那也得孟沛远愿意承认才行,否则她只会被人说得了失心疯。

    挂断电话后,白童惜吃了个简单的早餐,挎上背包就出门了,明明是来回千百遍的路线,却第一次让她觉得前路茫茫……

    总裁办公室。

    公关部的张部长得到秘书的通知后,花枝招展的现身在孟沛远办公室,问道:“孟总,你叫我来,有什么吩咐吗?”

    孟沛远向后靠坐在大班椅上,关心的问:“我听蓉蓉说,财务部给你们公关部的开支一直不够,你们过得很辛苦是吗?”

    张部长讶异的张大了嘴,之后责怪起蓉蓉的多嘴来:“蓉蓉这孩子怎么能跟您说这些呢!我千叮万嘱过,不要在您面前抱怨这,抱怨那,免得引起您对我们部门的反感,她居然还管不住自己的嘴,回去看我不好好说说她!”

    孟沛远定定的看着她:“张部长,听你这么说,看来是确有此事了?”

    张部长又装模作样的说:“没这回事……”

    而她的以退为进,终于等来了孟沛远的主动询问:“张部长,你要有什么难处就说出来,看我能不能帮你一次性解决。”

    张部长心道太好了,蓉蓉果然没有让她失望,她先是叹了口气,再徐徐道出公关部的难处:“是这样的孟总……”

    孟沛远静静的听完后,做出总结:“张部长的意思是说,财务部不给你们报销活动所支出的经费,让你们自身蒙受了不少损失?”

    “是这样的。”张部长点了点头:“孟总要知道,公关部就是一个公司的门面,如果我们不费心思‘装潢’的话,是不是会拉低了其它企业对泰安的印象分?这也是我为什么招的都是些帅哥美女的原因,孟总,恳请你体谅一下我做为部长的难处,要培养他们可不是件容易的事啊……”

    孟沛远勾唇:“确实不容易,单是每个月美容院这一项的支出,就可以赶得上其它部门一个月的员工工资了。”

    张部长眼底涌出慌乱:“孟总,你这话是听谁说的?”

    孟沛远那张冷峻的面庞溢上了些许嘲讽:“还能是谁?当然是财务部部长了,除此之外,你们还经常拿出入夜店,酒店,娱乐场所的发票找财务部报销,最多的时候,这些乱七八糟的报销多达近十万,这还仅仅只是你们一个月的支出。”

    张部长尴尬的扯唇:“可是孟总,这些都是我们为了给公司拉赞助、拉客源不得不去应酬消费的,公司对我们前期的投入越多,后期得到的回报也能更多不是?”

    “事到如今,你还要狡辩?”孟沛远换了副嫌恶的口吻,睨着张部长飞快道:“我不主动去找你们算账,不代表我不知道你们拿着公司的钱都去干了些什么!

    最可笑的是,你妄图把用拉赞助的那套用在我身上,派蓉蓉和莉莉两女诱惑我,以达到操纵我无视你们部门的荒唐行径的目的,我要是再糊涂点的话,可能还会让财务部不停报销你们的任何消费款,我说的对吧?

    别的部门都知道,你带领的公关部私生活有多不检点,可你竟敢将你们的放浪形骸,归结于是为公司效力不得已为之!好,既然如此,我就成全你们!”

    张部长莫名有些胆寒的问:“孟总,您要成全我们……什么?”

    孟沛远冷酷的说:“从明年开始,公关部将迎来一次集体大换血,张部长,你被辞了。”

    张部长面上血色尽失,半响才找回自己的声音:“孟总,您……您不能做这么草率的决定啊!”

    “我当然不会这么草率的只让你收拾包袱。”停顿了下,孟沛远无情道:“是你,包括你培养的那些手下,通通得离开。”

    张部长猝不及防的遭受这么大的打击,不禁痛哭出声:“孟总,为什么你要这么绝情!就算我们有做的不对的地方,但你给的惩罚是不是太重了!”

    孟沛远眉目间腾上肃杀之气:“你们这群蝗虫,只要不被我看见,我还可以默认你们生存在最阴暗的角落,可你们非要把我列入你们的吸血范围之内,那我就能掐断你们的血源供给枢纽,让你们知道把主意打到老板头上会是什么样的下场!”

    ……

    今天,除了公关部笼罩在一片阴霾外,其它部门都处于喜庆祥和的氛围中。

    白童惜用双手接过李经理递到的年终奖后,礼貌的说了句“谢谢”。

    这时,她的视野中闯入了一抹意料之外的身影,不是关炎是谁?

    区别于昨天的神采飞扬,关炎的神情看起来萎靡极了。

    他两手垂在白童惜的办公桌前,像只失去了肉骨头就快要饿死的狗狗:“喂,我是特地来和你告别的。”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