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24章 少帅吃醋了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感受到冷宇赫均匀的呼吸和他胸膛的温度,苏若轻不禁有些心疼,该是多累才会这么快就入睡了……

    有了冷宇赫的怀抱,苏若轻也很快就入睡了。免-费-首-发→【追】【书】【帮】

    日上三竿,冷宇赫终于醒来,看着怀中的人睡得正香,仿佛梦到了什么,可爱得紧,他脑海中描绘的妻子模样应该就是她的样子了吧。

    冷宇赫忍不住,吻过苏若轻的额头,脸颊,耳朵,脖颈……贪婪着呼吸着属于她特有的味道,这个味道让他安心。

    “唔——”

    苏若轻在冷宇赫的“骚扰”中慢慢醒来。

    “早。”冷宇赫的声音略带沙哑,还真是,性感迷人。

    眼神迷离地看了一眼窗外,“不早了,太阳都晒屁股了。”

    冷宇赫的大手突然抚上苏若轻的小屁股,“哦?太阳晒的是这个屁股吗?”说着还坏心地捏了几下。

    苏若轻瞬时羞红了脸,打开冷宇赫的手弹坐起来,“流氓!”

    “对我自己的未婚妻,做什么都不算流氓吧,或者,我可以做一些更流氓的事情……”冷宇赫一脸坏笑,故意吓唬着此刻头脑反应迟钝的苏若轻。

    看着她羞愤又无可奈何的样子,冷宇赫开怀大笑,“起床,今天还有很多安排。”说完,便自己独自去洗漱了。

    过了许久,苏若轻脸上的温度才慢慢降下来。

    “少帅,晨起有一通电话,是找苏小姐的。”

    “说了是谁吗?”

    女佣想了想,“那个人说他叫明哲。”

    明哲。

    冷宇赫的好心情瞬间消失,那个男人竟然敢打电话过来!

    想到曾经苏若轻说她最爱的是明哲,心中怒不可遏,看来上次的教训还没有让他明白,我的人永远是别人不可染指的。

    苏若轻走下楼就看见冷宇赫阴沉的表情,看了她一眼后就走开了,不由得在心里暗暗吐槽,真是阴晴不定的男人,鬼才想跟你订婚。

    一顿饭吃得压抑,冷宇赫见苏若轻没有任何反应更加心烦,摔下筷子就走了出去。

    “钥匙给我!”冷宇赫走到驾驶座旁的车门,敲了敲车窗,“车我来开。”

    坐在驾驶位上的许副官了然,往往他心情不好,压力大的时候,总喜欢一个人驾车。

    “电影院已经安排好了,今天上映的是《玫瑰的花语》。”副官从车上走了下来,把钥匙交给冷宇赫,“少帅放心,里面外面我都安排了众多人手,一定没人打搅。”

    听完,冷宇赫心里更加冷笑,亏他做了这么多想和苏若轻缓和一下感情,但是心里装着别人的女人,做再多也没有必要。

    “行程取消,不去看电影了。”不再多说,驱车风驰电掣地走了。

    “莫名其妙。”苏若轻看着车子渐渐消失,还是不明白自己什么地方惹到冷宇赫了。

    “苏小姐,今天早上有通电话找您,那人说他叫明哲。”轻盈左右看看,确保没有人后继续八卦地说道,“少帅就是听见那个人的名字后才生气的,小姐,那个人是不是你原来的……”

    “胡说!”苏若轻给了轻盈一个头栗,“你这小丫头,也只有在我面前才会这样胡言乱语,没大没小。”轻盈吃痛,吐了吐舌头跑开了。

    苏若轻坐下细细想着,难道冷宇赫真的是因为明哲的电话才生气的,他不会是在吃醋吧。

    想到这里,苏若轻觉得有点好笑,像他那样的人也会吃醋吗?不过,明哲找自己做什么呢,不想理会,索性就当自己不知道吧。

    明府。

    “怎么样啊,明哲哥,苏若轻那小……苏若轻答应了吗?”苏知悠抱着明哲的胳膊亲昵地问着。

    “还没有,今天电话打过去一直都是佣人接的。”听着苏知悠软软的声音,明哲的心仿佛都变软了,无论她要求他做什么,他都愿意。

    上次苏父苏母在苏若轻那里讨到了好处,冷宇赫像苏家工厂投了一大笔资金,转眼就被他们把钱收到了自己的个人账户中,苏知悠便把主意打到了明哲头上,毕竟苏若轻以前也喜欢过明哲,由明哲出头既不会被拒绝又不会丢了自己的面子,如意算盘打的响。

    而明哲经过上次银行被烧的事情元气大伤,不但被父亲责骂,还被收回了分行的经营权,再加上苏知悠不停的撒娇,也就这样应下来了,却不想根本就没有联系到苏若轻。

    靠在明哲肩膀上,苏知悠继续想着主意,在她心里,苏若轻是没有资格得到好生活的,就算侥幸得到了,也必须跟她分享。

    两个人在浓情蜜意中继续算计着,丝毫不知道明哲惹上了多大的麻烦。

    军队。

    冷宇赫飞快地将车子来到这里,黑着脸走进了办公间,手指扣在桌面上沉思者。

    “许副官。”

    “少帅,有何吩咐?”

    “我记得,上次一起聚会的张行长曾经提过,想要吞并其他银行一方独大?”

    “是的,不知少帅是想……”

    冷宇赫嘴角一勾,“既然如此,你就去推他一把,就从明氏银行开始。”

    许副官想了想之前发生的事情,心下有了判断,“明白,请少帅放心。”说着便退了出去,为冷宇赫打翻的醋坛子开始筹谋。

    三日过后。

    明氏银行即将被张氏银行并购的消息不知怎么就突然爆发出来,谣言满天飞,无数的大小报刊记者蹲守在两家银行附近,希望得到第一手消息。

    此时的明府上下都丝毫不敢出声,只有明父对着跪在地上的明哲一声声怒吼着,“你这孽障,害惨了明家,那冷宇赫是什么样的人,以他的手段,你竟然也敢去招惹?”

    手中的戒尺一下比一下更重,明哲只能咬牙承受。

    “父亲是不是误会了,我并没有招惹过冷宇赫。”

    “还在狡辩,我已经调查清楚,今天明氏遭遇的一切正是因为冷宇赫的推波助澜,他手下的副官有意无意的放出话来,正是因为你这明家大少爷觊觎了少帅的女人!”越说越气愤,手下戒尺的力度越来越重,入骨的疼痛让明哲有些摇摇欲坠。

    明珠不敢上前去劝,听了两人的对话,心里有了打算,马上打通了冷宅的电话。

    “阿轻,快救救我哥,他快要被打死了。”明珠边哭边说讲了半天才将事情说清楚,苏若轻了解了事情的始末后安慰道,“别怕明珠,如果事情真的像你说的那样,那我一定会帮你的。”

    “阿轻,你要帮我……”明珠哭得苏若轻心急如焚,可是冷宇赫已经好几天没有回家了,能否说服他自己也没有太大的把握,只能不断安慰。

    挂断电话不久,冷宇赫竟然回家了。

    看着他铁青的脸色,苏若轻心里有些害怕,但想着明珠的哭声,终究还是硬着头皮开口了。

    “那个,宇赫……”

    可能是从未听过苏若轻这么亲昵地叫他,冷宇赫站在那里静静的等着她的下文。

    “嗯……刚才明珠给我打了个电话,她说,你对付了明哲和明氏银行……”

    冷宇赫怒火中烧,“所以你现在想做什么?直接为那个男人向我求情吗?”

    “不是的,我不是为了明哲,是为了明珠,明珠是我最好的朋友,现在她家出了事情我一定要帮她的……”

    冷宇赫满脸不信任,“说爱明哲的是你,说不为他求情的也是你,到底哪个你才是真实的?”

    “我根本不爱明哲,之前不过是为了让你生气,明哲喜欢的是苏知悠,我怎么可能傻到爱上一个根本不喜欢我的人呢?明珠真的很着急,求求你帮帮我们,好吗?”

    苏若轻刻意放低了姿态,这么长时间的相处她已经了解了冷宇赫的一些弱点,只要她弱势可怜一些,冷宇赫一般都会心软的。

    果然,冷宇赫陷入了沉默,半晌,他靠近苏若轻,盯紧了她的双眼,“真的?”

    “相信我,好吗?”

    看着苏若轻黝黑的眼眸,最终,冷宇赫还是妥协了,“记住你说过的话。”

    隔天,明氏的危机解除,而所有的媒体报纸也被禁止报道有关的任何事情,这件事就这样默默地翻了页。

    明珠正在为满身伤痕的明哲上药,“哥,你以后不要听苏知悠那个女人的话了,都是她把你害成这样,要不是阿轻帮忙,还不知道我们家会面临什么样的困境呢。”

    “阿轻?阿轻怎么帮了我?”

    “是我求阿轻跟少帅说情,少帅才肯放过你的,阿轻那么好呀,真不知道你是怎么想的……算了算了,药上好了我出去啦。”

    明哲趴在床上心里波澜起伏,阿轻竟还这样帮他,是不是心里一直都有他……

    冷宅内,冷宇赫玩味地看着苏若轻,“说吧,我帮了你这么大的忙,你准备怎么谢我呢?”

    看着苏若轻一脸防备的样子,冷宇赫不禁失笑,面对这个小女人的时候,自己似乎越来越狠不下心了。

    “把衣服脱了吧。”

    苏若轻紧抱双肩,“你想干什么?我们不是说好了在我成年之前你都不碰我的吗?”

    冷宇赫一步一步逼近苏若轻,性感的薄唇靠近她的耳边。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