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37章 为你改变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冷宇赫一直都知道,苏若轻只是假装坚强,他最喜欢的也就是她内心的那份柔软和善良。首发www.zhuishubang.com

    “阿轻,不要再想这些了,剩下的事情我都会替你办好,现在快乖乖回去休息吧。”说完,便带苏若轻回卧室休息了。

    苏家的工厂和土地都被冷宇赫派去的人收走了,苏父苏母撑着无力衰弱的身体到监狱门口等着去接苏知悠,冷宇赫早就吩咐下去,可以放人了。所以这次他们很轻易地就把人带走了。

    失血太多,苏知悠早就已经陷入昏迷,而苏父苏母身无分文,不能带她去医院医治。走投无路之下决定去明家找明哲。

    明父早就不知在何处打听到了发生的事情,把他们拒之门外,严令明哲和明珠谁都不许开门。

    “哥,其实他们也怪可怜的,要不我们背着父亲偷偷帮帮他们吧。”明珠虽然一向不喜欢苏家的这几个人,此时却也心软了。

    明哲一听,马上就答应了,毕竟他心里对苏知悠还是喜欢的。如今看到她家道中落,更是十分担忧。

    打定主意,兄妹两个就偷偷出门了。

    “明哲,悠悠受伤很严重,流血一直不停,快救救她。”苏母抓着明哲的衣角不停地哀求着。

    看着苍白虚弱的苏知悠,明珠吓了一大跳,赶忙叫车把她送去医院了。

    明哲却站在那里,久久没有动。

    “哥,你站在那里做什么?还不快来帮我们。”明珠知道明哲对苏知悠的感情,看见他此刻没有作为的样子,心里很是疑惑,又很着急。

    明珠自然不知道明哲心里想的是什么,他也是个男人,看见苏知悠身上的青紫痕迹已经知道她经历了什么,一时无法接受。

    冷宅。

    苏若轻一直情绪不高,冷宇赫就在她身旁一直默默的陪着她。

    “宇赫,你已经陪了我很久了,军队里的事情不要紧吗?”

    “我说过,从今往后要每天都陪着你,军队的事情可以在家里处理你就不要担心了,养好身体就是对我最大的回报。”

    也许是心疼苏若轻经历了剧烈的情感起伏,也许是心疼她的伤势,冷宇赫的语气是前所未有的温柔,暗自下定决心,今后再也不会让她受伤了。

    就这样过了半个月,苏若轻伤口慢慢愈合,在冷宇赫每天的陪伴下,心情也越来越好。

    “再过几天我报的礼仪课程就开始了,幸好现在伤口已经愈合,不会影响我正常上课。”拆下手臂上厚厚的纱布,苏若轻觉得非常轻松。

    冷宇赫听完马上反对,“就算伤口愈合了,也要在家休息。”

    苏若轻撅着小嘴,很是不满,“你知道我的学费有多贵吗?不去了多浪费,再说了我去学习礼仪是为了更好地成为你的夫人,你不许管我。”

    听着她有些娇蛮的话语,知道她已经不再为之前的事情烦恼,冷宇赫也十分安心。

    “阿轻,我从来没有嫌弃过,以后也绝对不会。”

    苏若轻心里感动,语气渐渐认真了起来。

    “宇赫,你就让我固执一次吧,我知道以我的出身是绝对配不上你的,所以我努力想让自己变得更好,这样才能靠近你的世界,才有资格跟你站在一起,知道吗?”

    说完就紧紧搂着冷宇赫精壮的腰身,贪婪地呼吸着他身上熟悉的薄荷气味。

    “我一定会为了你变得更好,相信我吗?”

    “当然,阿轻在我心里永远是最好的。”

    ……

    医院里。

    苏知悠经过抢救,终于醒过来了,看着眼前苍老了许多的父母心里也是悔恨万分,只当父母是因为担心自己才会变成这样的。

    “伯父伯母她已经醒了,你们快去休息吧。”明珠把刚买来的食物放在一旁,看着两个体力不支的老人有些心疼,“如果你们身体累垮了,让她以后怎么办呢?我会先帮忙照顾着的。”

    可能是身体实在撑不住,两个人就听明珠回去休息了。

    也许是因为死过一回的原因,苏知悠竟然是像把所有事情都看开了一样,对明珠也没有了原来的敌意。

    “谢谢,你哥也在这里吗?”

    经历过一切,苏知悠现在只想和明哲好好的在一起,虽然自己已经不干净了,但好在应该没有人知道,自己还有机会和他重新开始。

    此时明哲恰好走进来,“明珠,你先出去,我有些话想跟她说。”

    明珠点了点头,离开了,病房里便只剩下两人。

    苏知悠盯着明哲,鼻子一酸,哭了出来。

    “明哲哥,我以为我再也见不到你了。”说着,便伸手想要握住明哲,可没想到他站在那里一动不动。

    “明哲哥,你怎么了?”

    “你为什么会受这么重的伤?发生了什么?”

    苏知悠悬在空中的手慢慢落下,沉默半晌,还是选择将事情的真相告诉明哲,但是她却隐瞒了自己被人侵犯的事实。

    明哲听完只笑不语,心里对苏知悠失望透顶。

    苏知悠却以为他是心疼自己,“明哲哥,没关系,我现在已经一点都不疼了,等我完全恢复了我们就重新开始好吗?”

    “你以为你现在还有资格跟我在一起吗?你已经失身于人,苏家也已经破产,我们根本就没有重新开始的可能了。”明哲并不想对苏知悠这样狠心,可他无法忍受她对自己的欺骗。

    听着明哲的话,苏知悠一时间无法接受。

    “你是怎么知道的……我家又怎么了?”

    “阿轻已经是少帅夫人了,你怎么还敢害她,现在阿轻反击,你们家已经什么都没有了。”

    说完,不忍再看苏知悠流下的眼泪,明哲转过身,扬长而去。

    “明珠,我们走,以后不要再管苏家的事情了。”明哲拉着一脸懵懂的明珠就这样离开了。

    病房里,苏知悠早就哭的泪眼模糊,她想不明白为什么明哲会抛弃她,为什么苏家会突然破产。

    想着刚才明哲说的话,苏知悠突然握紧了拳头,难道又是苏若轻……

    原本已经放下一切的苏知悠再次重新拾起了对苏若轻的恨意。

    如果说自己想害她要受到惩罚,那她已经受到报应了。

    为什么!还要牵连自己的父母,为什么!又把自己身上发生过的肮脏事情告诉明哲,连让她最后一个重新开始的机会都剥夺了。

    苏父苏母回来看见苏知悠的样子吓得不轻,“悠悠,你怎么啦,不要吓我们啊。”

    “我没事,等我身体好了我们就换个城市好好生活。”看着父母老泪纵横,再加上对苏若轻的恨意,苏知悠打定主意一定要好好活下去,只有或者才有希望变得更加强大,到时候新仇旧账一起算,和苏若轻的仇恨不死不休。

    ……

    冷宅。

    “少帅,总统府派人来请您过去,说是有要事相商。”

    冷宇赫刚要回绝,苏若轻就替他答应了,“知道了,你去回话,就说少帅马上就过去。”

    “阿轻,我担心你。”

    “快去忙吧,你是做大事的人,不能因为我就被囚禁在儿女私情里。”

    苏若轻说的大义凛然,倒让冷宇赫觉得有些好笑。

    “那好吧,我快去快回。”亲了亲苏若轻的额头,冷宇赫换上军装就离开了。

    总统府内,白崇修已经等到了许久,终于看见冷宇赫的车停在门口。

    “说吧,这么急着找我来有什么事?”

    “事出紧急,逼不得已才会打扰少帅,我们派去S省的人刚刚传回来消息,S省正在加紧练兵,不出意外的话,很快就会向我们发动战争。”

    冷宇赫仔细思考着这条消息的可靠性,白崇修见他并不十分相信继续说,“少帅,我父亲派去的人已经在S省潜伏很久,消息必然不会出错,而我们之间一荣俱荣,一损俱损,我是绝对不会欺骗少帅的。”

    白崇修一番话说的滴水不漏,冷宇赫只得暂且选择相信。

    “我对军队的事情并不精通,所以还要请少帅指点一二。”

    “指点谈不上,只是如果S省要发动战争,难保他们不会再用之前刺杀的卑鄙手段,所以总统府以及各个高官的府邸都要加强守卫,力求保证大家安全。”

    “这个自然,我马上派人去做。”白崇修答应得快,仿佛真是以冷宇赫马首是瞻。

    不去理会白崇修是否真心,冷宇赫继续安排着。

    “关于战争的战争任何人都不能说出去,一旦我们人心惶惶,那就是不战自败。军队的事你不用操心,我会全权负责。”

    “明白,今天多谢少帅,还请少帅务必竭尽全力准备迎战。”

    冷宇赫点头示意,深深看了白崇修一眼就离开了。

    回家的路上,冷宇赫的脑袋里不断想着如何能将苏若轻和军队做个很好的平衡,一旦准备迎接战争,他就又无法经常陪伴苏若轻了……

    生平第一次,冷宇赫因为自己高高在上的位置而感到拖累,如果自己不是少帅,大可以每天陪着自己喜欢的女人,可现在自己顶着这个头衔就必须保家卫国,暂且放下儿女情长。

    车窗外的景物不断闪过,很快就回到了冷宅。

    天空突然下起了小雨,雨丝很细,很绵,苏若轻撑着一把油纸伞站在庭院中,正伸出左手接着从天而降的冰凉雨丝。

    听到车子停下的声音,苏若轻慢慢转过身来,对着冷宇赫灿烂一笑。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