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50章 大获全胜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一路上跟在败退的敌人身后紧追不舍,虽然计划奏效,冷宇赫却丝毫不敢懈怠。★首发追书帮★

    沈南深深知这次自己是被冷宇赫摆了一道,可是现在悔恨已经晚了,只能尽力想办法补救。

    “都统,前线回报,敌军中除了冷宇赫以外还有几个人,看起来地位很高的样子,已经被人护送离开了。”

    “有没有说具体相貌特征?”

    “只说是两个女人和一个男人,其他具体特征没有看清。”

    沈南深略加思索,习惯性地转动自己手上的扳指,努力找着能扳回一城的办法。

    “他们离开多久了?”

    “我们撤退时他们才刚刚准备离开,现在应该没有走远。”

    “立刻派人去追,务必要把人追上,无论生死都要带回来。”

    终年不变的儒雅面孔此时有些微微抖动,不管那些人是什么身份,只要能够带回来就一定能威胁震慑冷宇赫,才有机会扭转现在的不利局面。

    沈南深走到窗边望着外面阴沉的天空,“希望快点变天吧。”

    突然心思一动,想到了苏知悠,虽然这么久以来养着这个女人基本上都是为了利用她,但沈南深已经日渐迷恋上她的美貌多姿和虚伪的柔情万种了。

    如果这次彻底失败,Y国人一定会追究沈南深的责任,到时候不知道还有没有命活,安排完最后的任务,他竟然想去看看苏知悠。

    而此时苏知悠恰好刚刚从外面回来。

    为了把上次的新闻事件影响扩大,她本来是想继续把手上新的照片通过报刊发出去,没想到冷宇林和明哲他们竟然联手调查,让她差点漏了马脚。

    还好那家报社里有自己一开始重金收买的人,提前把消息透漏给自己,这次没有成功只能一次再换一家继续了。

    苏知悠躺在床上,心乱如麻,突然听到了开门的声音。

    “你怎么回来了,不是去指挥打仗了吗?”一边询问着一边暗自庆幸,幸亏自己回来的及时。

    沈南深没有说话,脱掉外套用手扯下了领带,一脸疲惫地躺在了苏知悠旁边。

    见他不说话,苏知悠连忙坐起身来为他按摩,一双手却突然被沈南深紧紧攥住,拇指上的扳指硌得她生疼。

    “怎……怎么啦?”

    沈南深深深地望着她,苏知悠只觉得眼前的男人跟从前有所不同,但他的眼睛里依然是她读不懂的东西。

    “有一个问题想问你。”沈南深猛的用力,把苏知悠拉到了自己的胸前。

    “如果有一天我什么都没有了,你还会陪在我身边吗,或者你会立刻抛下我离开?”

    突然而来的问题让苏知悠有些摸不着头脑,一时间不知道怎么回答才好,她对沈南深的感情一开始是感激和依赖,但是时间久了,男人的威胁和喜怒无常把那些感情都渐渐磨没了……

    沈南深叫苏知悠不做回答,自嘲地笑了笑。

    “知道吗,我小时候家里穷的要命,只有母亲自己带着我,不知道父亲在哪里,母亲从来不让我问,是个人就能欺负我……”自顾自地讲起自己从前的事情,这些沈南深从未对别人说过。

    “后来我就去偷钱,把偷的钱攒下来想去上学,我过够了那样的生活,后来母亲生了重病,可是她坚决不吃药,说自己宁愿病死也不用我偷来的钱,再后来她就真的死了。”

    沈南深面无表情讲述着,仿佛是在说别人的故事一样,只有苏知悠才能感觉到他越来越冰冷的双手。

    “我很努力的求学,结交每一个对我有用的人,用各种途径攒下来很多钱,可是我没有背景终究爬不上去,于是我就设计了和我现在妻子的相遇。”

    苏知悠的睫毛微微颤抖,不知道为什么,她有些害怕听到沈南深妻子的故事。

    “她是都统的女儿,高贵美丽,风华正茂,我想尽了一切办法终于让她爱上我,并且利用她一起去了Y国留学,但是那对于我来说还远远不够……”

    此时门外传来了焦急的声音,“都统,冷宇赫早就派人在边境设下了埋伏,围追堵截我们,我们的人……几乎全军覆没。”

    沈南深长长叹了一口气闭上眼睛,再睁开时已经恢复了往日的儒雅神色,“我去解决,你在这等我,记住,不管听到什么声音都千万不要走出房间。”

    说完就推开门离开了,只剩苏知悠一个人继续孤单地待在偌大的房间里。

    ……

    白崇修带着苏若轻,两个人在车上没有丝毫的交流,各怀心思。

    突然响起来几声枪响,白崇修急忙将苏若轻按在他腿上,苏若轻想挣扎却被他用更大的力气按住。

    “别动!”

    “白少爷,有追兵。”

    白崇修向后看了一眼,果然有几辆车跟在后面,马上就要追上来了,看着人数并不很多,他决定铤而走险。

    “停车,全部准备歼灭追兵。”

    命令一下,士兵瞬间有些呆愣,不过转瞬间就接受了命令去执行了。

    两队人马激烈地交战,敌人渐渐占了上风,白崇修紧握手枪带着苏若轻坐在车里一动不动,心里的紧张感一丝都没有表现在脸上。

    “快!保护白少爷和少夫人!”

    白沛雅的车辆和卫兵及时赶到,敌人的优势荡然无存,几分钟之内就全部被击杀了。

    苏若轻第一次遇到这种阵仗,确实受到了不小的惊吓,本就没有血色的脸庞更加苍白,白崇修看她的样子想安慰却不知道怎么开口,索性就什么也不说了。

    “白小姐,已经安全了。”

    听了士兵的话,白沛雅急忙下车跑到白崇修的车旁,一脸担忧。

    “哥,你没事吧,吓死我了。”

    白崇修摸了摸她的头轻声安慰,“已经没事了,别怕。”

    旁边的苏若轻一直不说话,白沛雅看了一眼终究还是没说出安慰她的话。

    “通知下去,全速前进,一定要尽快回家。”白崇修让士兵处理完尸体便下令尽快出发了。

    已经超过了说好的时间,而派出去的人却一个都没回来,沈南深知道绑架威胁的计划已经失败,接下来等着他的将是什么,死亡吗?

    换上长久未穿的军装,沈南深遣散了剩下的所有人,他知道冷宇赫打仗从不留活口,即使他劣迹斑斑,也不忍让那么多人因为他的无能丢了性命。

    此时,冷宇赫的军队正在纵情欢呼,他们的计划实在是太成功,自用了半天时间就消灭了所有敌人。

    士兵们肆无忌惮地庆祝着他们的大获全胜,冷宇赫却带着满脸满身的血迹定定站在战场的中心。

    古人云:杀敌一千,损兵八百。

    在战争胜利的背后,双方都付出了沉重的代价,这种代价,便是那无计其数的活生生、血淋淋赤裸裸的生命。这便是战争吧,要维护的始终是帝国的安宁,却又有多少人想过那些新鬼烦冤旧鬼哭的场景。

    冷宇赫第一次觉得自己像是一件工具,看着天空似乎都是血红的,不知她的那一边看到的太阳,是不是也是这样的血红呢?

    “清理现场,把沈南深给我找到。”

    过了许久,士兵开报,“少帅,尸体清点完了,没有发现沈南深。”

    冷宇赫听完,重新拿起了自己的枪,沈南深间接害死了许副官,他一定要为自己的兄弟报仇。

    “少帅,您自己前去太危险了。”

    “不必,既然已经战败,以沈南深的性格,绝对不会再搞其他动作了。”说完就直接走了。

    S省的一处秘密基地里。

    “大佐,沈南深失败了,S省这枚棋子作废了。”

    “无妨,中国人有句古话叫,胜败乃兵家常事,更何况沈南深这个人也不好掌控,现在我倒是对那个冷宇赫很感兴趣,不简单啊……”

    此时冷宇赫已经找到了沈南深,看着他悠闲的样子心里怒火翻腾。

    “沈南深,你没想到吧,机关算尽最后却落得这样的下场。”

    “你难道是特地来看我笑话的吗?”沈南深从椅子上站起来,依然转动着自己手上的扳指。

    冷宇赫被他挑衅的话语刺激到了,抬手就是一枪,打穿了沈南深的左腿膝盖。

    身子一晃,沈南深又坐在了椅子上,“我还以为你会一枪直接杀了我呢。”

    “当然不会,你欠我一条命,我要你十倍百倍的还回来。”

    说完冷宇赫又抬起手中的枪,连发三枪,将沈南深四肢全部打穿。

    “你不是很会威胁别人吗?我现在就让你尝尝自己生命被威胁的感觉。”

    沈南深脸色发白却又动弹不得,只能眼睁睁看着冷宇赫在自己身上打了一枪又一枪,全部都避开了要害,不会要他的命,只会要他一直流血,直到失血过多才会死去。

    “下辈子一定要更聪明一些才行。”冷宇赫扔下手中的手枪转身离开了,他还有更重要的事情要去做。

    沈南深感觉到自己的血液在缓缓流出,再也撑不住全身的疼痛,倒在地上。

    苏知悠在楼上已经听见了发生的所有事情,可是沈南深交代过让她不要出门,更何况她自己也不敢出门,一直到枪声停止了很久,她才敢从门的缝隙中查看楼下的情况。

    沈南深倒在血泊里,鲜红的血液围绕着他,也刺激了苏知悠的大脑,她急忙推开门跑下楼去。

    “你怎么了?保护你的人呢?”苏知悠想抱起沈南深却无从下手。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