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62章 孤独终老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阿轻,你在屋子里吗?”明珠敲了敲门,可是却没有人应答。本↘书↘首↘发↘追↘书↘帮↘http://m.zhuishubang.com/

    苏若轻此时正在浴室里,水声掩盖了明珠的敲门声,她拼命搓洗着自己,哪怕全身皮肤已经通红,手下的力气也没有半分减轻,仿佛是再用这种疼痛惩罚自己。

    “阿轻?阿轻?”明珠焦急地喊了很久,叫声吸引了府里的下人。

    “明小姐别敲了,这门是从外面锁上的,少夫人从里面也打不开。”

    “从外面锁上的?那你就快点打开啊,怎么把她锁在里面了?”明珠有些不明所以,声音提高了几度。

    下人脸色有些难堪,不知道该怎么回答。

    “是谁锁上的?”明珠自然知道这些下人是不敢对苏若轻不敬的,那就只有……

    “冷宇赫吗?”

    明珠询问,下人点了点头就急忙离开了,怕被别人发现给自己惹上麻烦。

    明珠疑惑又气愤,冷宇赫花了那么多心思才让苏若轻同意回家,怎么又会对她这样呢?

    苏若轻被湿热的水汽蒸的有些头晕,无力地放下手里的毛巾,身上的衣服早就被冷宇赫撕碎了没办法再穿,只能走出浴室用被子裹着自己。

    看着床上鲜红的颜色,苏若轻再次流下了泪水,滚烫的泪水经过苍白冰冷的脸颊,有些微微刺痛。

    “明珠小姐,少夫人没办法出来见您了,不然您先离开吧,在这里一直等着也不是办法啊。”

    管家看见明珠一直敲门,手都有些微微发红,心里有些不忍,于是上前劝阻。

    可是明珠此刻对苏若轻十分担心,自然听不进去管家的话。

    “不行,阿轻这么长时间没有回答我肯定是出事了,你能不能拿钥匙来把门打开?”

    明珠恳切地情求着,可是管家早就接到了冷宇赫的命令,怎么敢擅自开门呢,于是有些为难地拒绝了。

    两个人互相争执了一会,说话的声音通过房门传到屋里,被苏若轻听到了明珠熟悉的声音,急忙拖着无力疼痛的身子走到门口。

    轻轻扣动房门,“明珠?是你吗明珠?”

    “是我,阿轻你怎么样啦?怎么这么久都没有回答我,急死我了。”

    长时间的焦急让明珠的精神一直紧绷着,在听到苏若轻声音的一瞬间终于哭了出来。

    两个人隔着门都在默默哭泣。

    “我没事,我得了病,医生说会传染,我才让人把我锁在屋子里的。”

    苏若轻不敢将事情告诉明珠,虽然她非常希望有一个人能和自己分担痛苦,但是冷宇赫的威胁她还没有忘记,明珠是她在这个世上唯一的牵挂了,绝对不能让她受到伤害。

    明珠清楚地听到苏若轻声音里的哭腔,更加担心起来。

    “阿轻,有什么事情你一定要告诉我,不管怎样我都会帮你的,是不是冷宇赫欺负你了?”

    听到这个名字,苏若轻只觉得如鲠在喉,泪水涌出更多,努力忍住,让自己的声音尽量平稳。

    “是真的没事,可能是因为刚才头痛地受不住,所以哭鼻子了……冷宇赫他怎么会欺负我呢?不信你问管家。”

    管家听到苏若轻的话心领神会,“是啊,明珠小姐,少夫人很好,只是得了病,不过一段时间就会好的。”

    “如果只是得病了,刚才那个下人怎么不敢告诉我呢?”

    苏若轻听了连忙解释,“我又不是普通的头疼脑热,万一传出去了少帅府的少夫人得了传染病,好说不好听啊,所以我就让大家都不要说。”

    “那冷宇赫又在哪里,你生病了他怎么不照顾你呢?”

    “之前他们打仗好像有问题没有解决好,他去军队里解决问题,很快就回来了。”

    明珠听了她的解释终于相信了,“那你现在还头痛吗?我带了你最喜欢吃的东西来,你让我进去陪陪你,我不怕被传染的。”说着又敲了敲门。

    苏若轻连忙拒绝,“我说不定很快就会好的,到时候再叫你过来陪我,我真的不想你也生病,好吗?”

    明珠在门口沉默了一会才答应,“那我把东西留下,你一定要记得吃啊。”

    把手里的袋子交给管家,明珠才一步三回头地离开了。

    回到明家,却看见明哲坐在沙发上,有些惊魂未定的样子。

    “怎么了哥,怎么这个表情啊?”

    明哲缓了缓神才回答:“没事,只不过今天又差点招惹到了冷宇赫。”

    “什么?哥,你是不是有对阿轻动什么歪心思了,父亲不是告诉过你千万不能再去惹冷宇赫了吗?他上次怎么收拾你的你都忘了吗?”

    “不是我去招惹他。”明哲自己也很奇怪,“是今天阿轻让人来叫我,说有事请找我要跟我见一面。等我去到的时候,却看见阿轻和冷宇赫站在一起像是吵架了。”

    “吵架?”

    “是啊,冷宇赫的表情很可怕,后来就让人把阿轻带回去,我看情况不对就急忙离开了,幸亏他的注意力都放在阿轻身上没有注意到我。”

    “真的?”

    明哲喝了一大口水,“自然是真的,我骗你做什么。”

    明珠听完心中更加疑惑了,明哲和苏若轻的话根本对不上,再加上今天是阿轻的十八岁生日,冷宇赫竟然会不在家里陪她,有些渐渐相信了明哲的话。

    才刚刚帮阿轻解决前一个问题,没想到又出了下一个问题,明珠决定去军队找冷宇赫看看发生了什么。

    “你又出去干什么?”

    “我去找冷宇赫。”

    明哲刚刚站起来,听着明珠的话又重新坐下了,看着自己哥哥有点窝囊的样子,明珠好气又好笑。

    “怎么,你要跟我一起去找他吗?”

    明哲摇了摇头,看都不看明珠一眼,明珠撇了撇嘴离开了。

    此时,冷宇赫正在军队里喝酒,喝了很多就没有丝毫的醉意,可能是心里的疼痛让他的意识一直保持清醒吧。

    “少帅,大少爷来了。”

    冷宇赫听到是冷宇林来了,点了点头,没有拒绝,不断喝酒的动作也一直没有停下。

    冷宇林一进来就看见冷宇赫一副借酒浇愁的样子。

    “听说今天是弟妹的生日,你怎么一个人在这里喝闷酒呢?”

    冷宇赫自嘲地笑了笑,又喝了一大口酒。

    “她也并不需要我陪吧。”

    听着他的话,冷宇林自然知道两个人一定是闹了矛盾了,不过此时最重要的还是苏知悠的事情。

    “我今天来是想告诉你,苏知悠我替你找到了,什么时候把她抓住还弟妹一个清白,也给父亲一个交代。”

    冷宇赫笑意更甚,“哥,这些都不重要了。”

    喝了太多酒,醉意仿佛在这一瞬间都涌上了冷宇赫的头脑,让他的口齿都有些许不清晰。

    “她亲口告诉我她不喜欢我,她说她喜欢的是那个明哲,我却还在这里努力为她证明清白,可笑吗,哥,太可笑了。”

    冷宇赫说着,继续往自己嘴里不停灌酒,冷宇林看不下去,伸手抢下了他的酒瓶。

    “你喝多了,不要胡说。”

    “我没有胡说!我冷宇赫这辈子注定要孤独终老,没有人愿意真心陪我,爱我的人都离开我了……”

    也许只有喝醉了酒,平日里风光无限众人敬仰的少帅才会流露出自己最软弱的一面,他也害怕孤独,他也渴望被爱,可是他的身份地位不允许他有任何弱点,为了更好地活下去,他必须随时全副武装,他太累了……

    冷宇赫眼前似乎看见了母亲,低低沉沉的声音,带着着鼻音,“母亲,你回来了吗?你陪我也好,我就不怕阿轻离开我了,可我不想放她走……”

    嘴里不停念叨着什么,冷宇赫终于在醉意中沉沉睡去。

    冷宇林看着他这样有些心疼,记忆里冷宇赫从没有这样失态过,就算是他母亲离开的时候他也没有这样软弱无助过。

    扶冷宇赫到床上打算让他好好睡一觉,冷宇林却发现冷宇赫的眼角挂着一丝泪痕。

    微微叹了一口气,冷宇赫对苏若轻是真的动心了,他把所有的感情都倾注在她身上,看来这次是真的受伤了。

    冷宇林很想帮他,可这种事情如人饮酒,感情中的冷暖只能让他自己慢慢体会了,倒是苏若轻那里,他还可以帮着问问清楚。

    帮冷宇赫盖好被子,冷宇林转身走了出去。

    “宇赫喝多了,你们好好照顾,准备着醒酒的东西备着吧。”

    正在嘱咐门口的守卫时,却听见远处似乎有人在吵闹。

    “凭什么不让我进去,我认识冷宇赫,你叫他出来见我!”

    明珠清脆的声音很有辨识度,冷宇林仔细一听就辨认出来了,于是循着声音走了过去。

    “怎么回事?明珠小姐,你怎么会在这里?”

    守卫看见面前的女孩儿真的认识大少爷,就没有再多加阻拦。

    明珠有些神气的瞪了他们一眼,“我就说我认识他们吧!”

    看着面前女孩儿娇憨的样子,冷宇林微微笑了出来。

    自从认识冷宇林,这还是明珠第一次看见他露出笑容,看的有些呆了。

    冷宇林看着面前盯着自己的脸一动不动的女孩,有些尴尬的清了清嗓子。

    明珠听见声音才恍然回过神来,“我是来找冷宇赫的,今天是阿轻的十八岁生日,他却把阿轻自己一个人丢在家里。阿轻好像还生病了,现在被一个人锁在房间里,我就是想来问问他到底是怎么回事,是不是他故意欺负阿轻?”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