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67章 上门质问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少帅,人都到齐了。★首★发★追★书★帮★”

    冷宇赫扫视众人,“知道今天我找你们来是为什么吗?”

    众人互相看了看,都疑惑地摇了摇头,只有一个人有些心虚地低下头去,冷宇赫虽然已经知道是他,却并没有直接把人揪出来,给管家时刻使了个眼神。

    管家心领神会,站到众人的对面。

    “坐下人的,每个人进府之前都学过规矩,讲的不过就是一个字,忠。以往也有不知死活的人为了些蝇头小利做出些背信弃义的事情,少帅虽然顾不上这些,可我却不能饶恕。”

    把话说的十分可怕,将那些杀人剥皮的手段一一解释清楚,那个人头上的冷汗渐渐流出来,眼神飘忽不定,冷宇赫知道已经见了成效,示意管家继续说下去。

    随着不断的言语恐吓和威压,那个人终于再也承受不住内心的压力,扑通一下跪了下去。

    用膝盖行走着,一路连滚带爬到冷宇赫的脚下。

    “少帅,我知道错了,您能不能原谅我这一次?”

    冷宇赫一脚踢过去毫不留情,“原谅你也不是不可以。”

    “谢谢少帅,谢谢少帅!”不断对着冷宇赫磕着头,额头磕破流血也没有停下。

    “你把让你做这些的人说出来,我自然会放你一马。”

    那人听了冷宇赫的话,脑袋搁在地上没有动,他知道找他办事的人也是非富即贵,更何况自己拿钱的时候保证了不论如何都不会说出实话把人供出去,万一少帅饶了自己却被别人要了性命……

    犹豫的瞬间,冷宇赫又是重重的一脚踢过去。

    “既然你不愿意说实话,那也就是不想要我给你的机会,主仆一场我自然也会满足你。”

    门外的守卫听了冷宇赫的话就立刻进门来把他拖出去,感受到近在咫尺的危险,他再也忍不住了。

    “我说!少帅饶命啊,我什么都说。”

    冷宇赫摆了摆手,守卫就把人放开了。

    “我真的不知道找我的人究竟是什么身份,他每次只是把任务安排给我,再给我一笔钱,并不跟我说其他的。”

    看着冷宇赫凌厉的眼神,他不由得瑟瑟发抖。

    “我说的都是真话,一丝一毫都没有隐瞒,他给我的钱还在我的床铺下藏着,我真的不敢欺骗你啊少帅!”

    冷宇赫听了他的话,走的离他更近些,“既然如此,你就想办法帮我把那人找出来,你的命要不要就看你自己了。”

    那人有些惊慌,又连着磕头好几下,“我有办法,少帅我有办法。”

    “说!”

    “那人每次跟我联系都是在固定的餐厅里,上次他让我那么做以后,跟我约好了明天再去碰面,给他说一说最近都发生了什么情况。”

    冷宇赫听完更觉得生气,又是毫不留情的几脚踢过去,“有这样的事情为什么不早说,白白浪费我的时间。”

    说这边让人把他压下去,严加看管起来。

    “好好看着别让他死了,等明天还有用处。”

    不过是一天的时间,他还等得起,冷宇赫吩咐完,又决定回到房间去陪着苏若轻。

    苏若轻似乎是没想到冷宇赫此时还会在家里,看着他有些惊讶。

    “你不是有事情要外出吗?”

    “事情拖到明天了,所以今天决定在家里陪你。”

    这句话一说出来,两个人都有些尴尬,经历过上次的事情谁也不敢轻易表露彼此的感情,冷宇赫这样贸然的说出来,一时间也有些无法收场。

    两个人在家里相敬如宾的度过了一天,鲜少有交流。

    终于到了第二天,冷宇赫一大早就让那人去他们约定好的地方等着。

    “一会儿等人来了之后,该怎么做你知道吧?”

    那人连忙点头,“明白,明白,我一定会尽量拖延时间,跟他多说些,给您争取时间把他抓住。”

    冷宇赫点了点头就放他过去了。

    一直等到中午,才有一个穿着长衫戴着帽子的男人走进了餐厅,坐到了那人的对面。

    “怎么样?最近少帅府里有什么动静吗?”

    那人记得冷宇赫的话,尽量说些没用的拖延时间,冷宇赫见时机成熟,一身令下就让人进去把那个男人抓住了。

    冷宇赫缓缓走进去,抬过那人的脸一看。

    “我认识你,你是白沛雅身边的人。”

    在别墅的时候,冷宇赫曾经远远的看过他一眼,但那足够让他记住一个人。

    男人知道事情败露,所以打算坚决不承认,“你们是什么人?我又是谁身边的人,你说的话我都听不懂。”

    “就算你否认也没有关系,我现在就带你去总统府,相信你对那里一定非常的熟悉,那里的人想必对你也是非常熟悉的。”

    说完,直接就让人把他绑到车上去,直奔总统府。

    此时,白沛雅正在家里焦急的等待他的回音,期待着自己的计划能够起作用,期待着自己跟冷宇赫站在一起的样子,浑然不知自己的美梦马上就要破碎了。

    “沛雅,冷宇赫带人来了。”白崇修走进来,脸色十分难看。

    “真的吗,他竟然来了。”白沛雅没有读懂白崇修的意思,竟然以为冷宇赫来找她是件好事。

    “你在开心什么,他抓住了丁毅!”

    “什么!”

    白沛雅此时才如梦初醒,丁毅被冷宇赫抓住了,也就说明自己的事情很可能已经败露了,此时的她才知道焦急恐惧,可是冷宇赫已经到了门口,马上就要进来了。

    白崇修看着她的样子,想教训也不是时候,只能尽快想办法替她解围。

    “少帅,不知今天来有什么事情啊?”

    冷宇赫笑笑,“倒也不是什么大事,我的人遇到了总统府里的人,特意把他送回府上。”

    说着就让身后的人把丁毅压了上来,白沛雅看着他皱了皱眉头刚想要说些什么,丁毅却对她摇了摇头。

    丁毅从小跟白沛雅一起长大,陪着她出国留学,一直保护她的安全,早就把这个女孩放在了心里,只是碍于两个人之间的身份差别不能说出口,可是为了自己喜欢的女孩,他什么都能做,也早就打算好了把所有罪责都担下来,不给白沛雅增加烦恼。

    白崇修挡在了白沛雅前面,对冷宇赫笑脸相迎,他自然知道面前这个男人今天来的目的就是兴师问罪,如果真的被他掌握了证据,后果不堪设想。

    “这的确是我们府上的人,还要多谢少帅帮我们把人送回来了。”

    说着,白崇修就打算让人过去把丁毅接过来。

    “谢就不必了,你们府上的人恰好跟我们少帅府上的一个下人有些交流,不知道白少爷有没有兴趣听一听呢?”

    白崇修只能点了点头,此时骑虎难下,也只能看冷宇赫接下来有什么动作,走一步看一步吧。

    “这个人联合少帅府里的人,蓄意离间我和夫人的感情,其罪当诛。”

    冷宇赫的语气有些戏谑,却让白沛雅听得心里寒意顿生。

    说完以后,白崇修也有些难做,为了保护白沛雅,不得已之下他做出了决定。

    “让少帅费心了,是我没有管教好下人,给少帅添了麻烦,不知少帅想如何处置呢。”

    冷宇赫听完就明白了,白崇修是想把所有的罪责都放到丁毅的身上,牺牲他一个人保护白沛雅。

    白沛雅听了白崇修的话,懵懵懂懂地也明白了一些,她虽然有些害怕,却也不想让丁毅为自己顶罪,在她心里丁毅早就是自己的好朋友了。

    刚要有所动作,却被白崇修硬生生地拽了回去。

    “沛雅,你不是身体不适吗,哥哥和少帅会留在这里解决问题,你就好好回去休息吧,来人,把小姐送回去。”

    没给白沛雅丝毫还口的机会,白崇修就让人把她直接带回了房间。

    冷宇赫知道白崇修想做什么,却没有多加阻止,今天来不过就是为了把事情摆在明面上给白家人看,尤其是让白沛雅长长记性,让她以后不敢再做什么出格的事情,至于顶罪的人是不是真的有罪之人,冷宇赫并不在意。

    “白少爷,你说这人是按白家的规矩处理还是按冷家的规矩处理呢?”

    白崇修有些难堪,“既然他做了对少帅府不利的事情,也就跟我们白家没有关系了,全凭少帅处置吧。”

    丁毅深深看了白崇修一眼,虽然他早就做好了为白沛雅牺牲的准备,可是当他听见白崇修这样迫不及待的放弃了自己的时候,心里还是有些寒意。

    “好啊。”冷宇赫笑了笑。

    “白少爷果然是公私分明,既然你把人交给我处置,那我也就不再推脱了。”

    说着,冷宇赫就下令将人带走。

    离开之前冷宇赫头也不回地说道,“这次的事情就此作罢,如果还有下一次,我处置的人就不知道会是白家的哪位了。”

    白崇修气的将拳头紧紧攥在一起,却没有发作。

    “自然,少帅慢走。”

    不论冷宇赫多么嚣张,此时都不是动他的时机,且不说这次的事情是白沛雅自己惹的祸,冷宇赫的实力也不是白家能轻易招惹得了的,只能忍气吞声。

    冷宇赫走后,白崇修去到了白沛雅的房间。

    “哥,丁毅呢,冷宇赫把丁毅怎么样了?”

    “你还好意思问!”白崇修刚刚在冷宇赫那里丢了面子,心情很是不好,说话的声音也因此提高了几度。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