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81章 人心惶惶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不得不说得是,汪世聪手下的人执行力还是很强的,只用一个晚上就做到了他交代的所有事情。★首发追书帮★

    第二天一大早,各个省份和城市的重要报刊上都刊登着几乎一模一样的新闻,“Y国实力渐强,逐步深入,中国还能坚持多久。”

    加藤和汪世聪可以说是完全算准了中国人的心思,几乎有一大部分的人看见报纸之后都开始变得惶恐起来,有些人或多或少的知道冷宇赫和加藤之间的那场战争,不加求证之后就开始大肆宣扬。

    战争从冷宇赫的胜利被传成是Y国人的胜利,每个人都在道听途说,一传十,十传百,事情变得越来越不可控制了。

    冷宇赫将报纸狠狠的摔在桌子上,“可恶!”

    苏若轻听见声音,急忙走过来看他发生了什么。

    “怎么了宇赫?怎么这么生气?”苏若轻疑惑的问着,冷宇赫却没有回答她。

    苏若轻只好自己拿过桌子上的报纸,重新展开,看看上面写了什么。

    “怎么会这样?这些都不是真的,明明我们打了胜仗,怎么会被这些记者歪曲成这样呢?”

    “当然是加藤的杰作。”

    “加藤?就是那个Y国人?”

    “没错,我料到了,经过上次的失败后,他一定会采取一些什么措施,但我没想到他会用这样卑劣的手段。”

    苏若轻把报纸折起后收起来,“既然他现在只是在报纸上发行,我们不能找到这些报刊禁止他们吗?”

    “我也想过这样做,可是现在看来已经有些晚了。他在很多省份和城市都发行了这样类似的新闻,以我现在的身份地位,要去联系那么多的省份有些困难。”

    苏若轻微微皱起了眉头,言语中也有了一丝焦急。

    “那怎么办呢?谁才能做到这些呢?”

    苏若轻的话仿佛提醒了冷宇赫,他的脑袋中突然灵光一闪。

    “确实有一个人可以做到。”

    “谁?”

    “父亲,父亲是督军,一辈子做的就是和各省的军事要员们打交道的事情,如果父亲出面,这件事情可能还有返还的余地。”

    “那我们现在就去督军府找父亲吧,我陪你去。”

    冷宇赫点了点头,拉着苏若轻的手就前往督军府。

    “宇赫,你怎么来了?”

    “大哥,你没有看今天的报纸吗?”

    “怎么了?发生什么了?这几天父亲的病情好像更加严重了,我忙着照顾他,还没有来得及看今天的报纸呢。”

    冷宇赫听了冷宇林的话有些惊讶,“父亲的病……怎么会越来越严重呢?”

    冷宇林叹着气摇了摇头,“我也不知道为什么,看了很多医生,吃了很多药,按理来说,父亲应该一天比一天情况见好才是,可是不知道为什么,最近父亲清醒的时间越来越少,昨天甚至昏睡了一整天都没有醒来过。”

    “什么!”

    冷宇赫曾经在更大的惊讶与悲伤中,苏若轻也被这个消息惊得一时间不知道该说些什么好。

    “你今天来是看父亲的吗?”

    “是,不过我今天来,有更重要的事情。”

    “什么事?”

    “一时间不知道怎么跟你说,你先看看报纸吧,看完你就会明白的。”

    冷宇林听了冷宇赫的话,拿起桌子上的报纸看了起来。

    “Y国人……虽然这些新闻报道说的都煞有其事,但只要稍加思考就会明白这些根本都不是真的。”

    “的确是这样,可是能像我们这样冷静思考问题的人太少了,如果这个消息继续这样无止境的散播下去,对我们的精神层面将是一场灭顶之灾。”

    “那你今天是来找父亲商讨这个问题的吗?”

    “没错,以我现在的身份地位所认识的人还不够多,无法快速解决这个问题,但是父亲不一样,以父亲的人脉一定可以很迅速的就让这件事情有一个结果。”

    冷宇林眉头紧皱,“可是父亲已经昏睡了一整天都没有醒过来了。”

    “那怎么办?”

    “现在还有最后一个办法,不知道能不能行。”

    冷宇赫听着冷宇林的话,急忙问是什么办法。

    “父亲之前因为不知道怎样解决咱们两个的继承问题,所以就已经拟定了继承的合同还签好了字,放在一个他信任的朋友手里,等我们签上字合同才会生效父亲的本意是让我们自己决定。”

    “不行!”

    一声尖锐的声音打断了两个人的谈话,冷宇赫回头一看原来是大夫人。

    “你们继承的事情不能这么草率的就决定,我绝对不允许。”

    冷宇赫听得心烦,“我本来也没有同意,大夫人还是不要在这里多说什么了,我会另想办法。”

    说完就拉着苏若轻离开了,冷宇林站在原地看着大夫人表情非常尴尬。

    “母亲,现在发生了非常重要紧急的事情,宇赫今天来真的是为了正事,你为什么总是这样针对他呢?”

    “你胡说什么?你什么时候才能懂母亲的心啊,报纸我也看了我知道发生了什么,这么多年我在你父亲身边耳濡目染,对这些事情也是有些了解和建树的。”

    大夫人拍了拍冷宇林的肩膀,“孩子,我知道你父亲督军的位置对这次的事情非常有帮助,所以你才想着把合同的事情告诉冷宇赫,可是在继承权的问题上你们那个拥有同等的权利,甚至以你的身份所以我的权利要高过于他,你不应该这样轻易的就把督军的位置拱手送给他。”

    “可是母亲,我们现在争论的并不是权利问题,现在的当务之急,是要抵抗Y国人。”

    “我当然知道这些,可是能够继承你父亲督军的位置并且解决这些Y国人的并不只有他冷宇赫一个人啊,你也可以,难道你觉得你不行吗?”

    大夫人的一番话,突然让冷宇林不知道该说什么来回答。

    “孩子,今天我如果不是我阻拦你可能就丧失了这样的大好机会,你从留学回来那天不就一直要想着大展拳脚吗?现在就有一个现成的可以让你报答祖国,施展抱负的机会,你怎么能白白把它送给别人呢?”

    她是冷宇林的亲生母亲,可以说,这个世界上没有人比她更了解冷宇林了,知道自己之前用的所有方式对他都没有效果,大夫人立刻转变了自己的说法,不得不说的是这次她非常成功,冷宇林的心因为她的话有些微微开始动摇。

    “母亲,我知道你是为我好,知道你是希望我实现我的人生梦想,可是我同时也希望你不要再针对宇赫了,他真的是我的好兄弟,你不要让我为难好吗?”

    大夫人虽然心里非常不愿意,但是听了冷宇林的话也只能点了点头暂时答应下来。

    “知道了,我以后会尽量克制住我自己的。”

    “谢谢母亲,谢谢母亲理解我。”

    冷宇林转身去到督军的房间继续照顾他。

    “父亲,您快点醒过来吧,您知道现在发生了多大的事情吗?我们都需要您。”

    冷宇林在床边坐着一个人自言自语,心里想着刚刚在报纸上看到的所有东西,他不能接受自己的祖国被Y国那样的弹丸之地所觊觎甚至侵略。

    “父亲,我是您的儿子,我要像您一样勇敢。”冷宇林在心中暗自做了决定,他要用自己的方式和自己的力量去拯救祖国,抵抗Y国。

    冷宇赫离开督军府以后,只能把希望寄托在总统身上,带着苏若轻去了总统府。

    白沛雅看见苏若轻,又看见冷宇赫紧紧牵着她的手,心里黯然神伤,两个人从她面前走过去,冷宇赫甚至像没有看见她这个人一样。

    “现在竟然连招呼都不愿意跟我打一个了吗?是因为身边有苏若轻在所以不愿意开口跟我说话吗?”

    白沛雅坐在沙发上,一个人自言自语着,眼泪在眼眶中不断地打转。

    “宇赫,我知道你今天来的目的,我已经派人尽量去补救了,但是由于这次新闻事件的覆盖面积太大,很多地方我也无法照顾到。”

    冷宇赫点了点头,把苏若轻带到椅子旁边让她坐下。

    “我父亲的身体一天不如一天你应该也知道,这次事情我本来想依靠他的人脉关系去解决的……”

    “没关系,事在人为,实在不行,我们就主动对加藤那些人发动进攻,在打一次漂亮的胜仗报道出去,所有负面新闻自然迎刃而解。”

    “如果最后实在没办法,也只能这样了。”

    两个人商议了很久后,冷宇赫才带苏若轻离开了总统府,离开时白沛雅的眼睛定在他们身上,让苏若轻感觉很不舒服。

    “看吧,都是你惹得桃花债,现在人家把眼睛盯在我身上,把我的后背都要看穿了。”

    冷宇赫听了苏若轻埋怨的话,只觉得可爱又娇嗔。

    “阿轻,你这是在为我吃醋吗?”

    “我才不是呢,你想的倒美。”苏若轻急忙否认。

    “像你冷大少爷那么优秀的人,身后的狂蜂浪蝶肯定一堆跟着一堆,我要是每一个人都吃醋的话,岂不是要被酸死了。”

    冷宇赫不禁笑了出来,“原来我的阿轻没有生气吃醋啊,那为什么我闻到了这么大的酸味呢?”

    苏若轻被冷宇赫说得小脸一红,伸出拳头去打他,却被冷宇赫的大手轻轻抓住了,将她的手放在胸口。

    “阿轻,还好有你一直陪我,这样不管多累,我都会一直为你奋斗的。”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