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87章 婚约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白沛雅对冷宇赫的喜欢是真的,喜欢到每天脑袋里都会想着冷宇赫的声音情态,所以对于今天这样细微的变化也能有所察觉,白沛雅话说到这里,白崇修也没有理由继续隐瞒下去了。首发www.zhuishubang.com

    “你说的没错。”白崇修长长叹了一口气。

    “Y国人的军队人数比我们多,武器装备应该也是比我们更加精良,再加上上次Y国人造成的新闻事件,我们已经处在非常不利的位置了。”

    白沛雅听了他的话皱紧了眉头,没想到事情竟然这么严重。

    “那现在父亲和冷宇赫去干什么了?”

    “他们去督军府找冷宇赫的父亲了,希望能把他手下的兵力调过来,以解燃眉之急。”

    白沛雅有些疑惑,“父子之间还需要这样正式的借吗?难道冷宇赫的父亲还会不帮他吗?”

    “军人的事情你不懂,如果手下的兵力能被随便借来借去岂不是乱套了,就算是亲生父子兄弟,没有领导人的亲口承认,谁都不能轻易动一兵一卒。”

    “那照你这么说,冷宇赫的父亲正在生病昏迷不醒,他根本不可能答应借兵呀。”

    白崇修点了点头,他心里对于冷宇赫能够成功借兵也并没抱太大的期望,白沛雅也很焦急,不知道用什么样的办法才能帮到冷宇赫。

    “其实最好的办法就是能让冷宇赫继承他父亲督军的位置……”白崇修这句话并没有说完,虽然这是最好的办法,却也是最不好实行的办法。

    白沛雅听了他的话心思一动,“那我们就帮他继承督军的位置。”

    “帮?怎么帮?沛雅,你太天真了,这件事情不是那么简单的。”

    “我知道这件事情不好办,但是如果冷宇赫娶了总统府的大小姐,是不是就有资格继承督军的位置了呢?”

    白沛雅这句话让白崇修十分惊讶,惊讶过后却又不得不说这是一个可行的办法。

    “沛雅,虽然你说的有道理,但是我不能允许你这么做,冷宇赫并不喜欢你,就算你去了说出这个办法,他也未必会同意。”

    “那我们总要试一试才知道呀,更何况现在形势不是很危机吗,谁都不能保证冷宇赫会不会答应了呢?”

    白崇修还是不认可她的想法,“可是就算他答应了,再这样的情况下嫁给一个根本不喜欢你的人,真的是你想要的吗?”

    “冷宇赫虽然不喜欢我,可他却是我心里的人,嫁给他是我一直以来的心愿,所以这件事情说起来我也不算吃亏,倒算是占了个大便宜。”

    说完白沛雅就笑了,想到可能即将会获得一个家给了冷宇赫的机会,她的心里竟然很轻松。

    丁毅躲在两个人的后面听着他们的对话,白沛雅做出的决定让他的双手都不不由自主地在微微颤抖。

    “哥,我们去试一试好吗,其实我也并不是舍己为人,更多的也许是为了自己,再说了,你心里也知道我可能并不会成功不是吗?”

    白崇修虽然心中还是不情愿,但是白沛雅长时间的软磨硬泡让他渐渐动摇了,白沛雅对冷宇赫的喜欢比他想象的还要深,他甚至不忍心断送一个让自己妹妹开心的机会。

    “哥,你别不说话呀,你再不说话我就当你是答应我了。”

    说完,白沛雅就抓着白崇修的手臂,“哥,我们走吧。”

    也许是心里早就听了白沛雅的话,白崇修没说什么也就直接跟着白沛雅离开了。

    他们走后,总统府的大厅里空无一人,除了从暗处慢慢走出来的丁毅,望着白沛雅离开的方向自言自语。

    “为什么?你那么骄傲,那么优秀,为什么你总要为了冷宇赫降低自己的身价,为什么你愿意为了他付出那么多?哪怕你把对他的爱分给我一点点也好。”

    丁毅的双眼赤红,仿佛快要流出眼泪一样。

    “我在你身边这么多年,你为什么从来看不到我对你的好,为什么要去找别人呢,冷宇赫究竟好在哪里?是因为权利,还是因为地位……”

    说到这里,丁毅突然产生了一个可怕的想法,“权利和地位吗?”

    他想起刚才听到的对话,Y国人似乎风头正盛……

    “沛雅,我会为了你爬到权利的最顶端,到时候,你会愿意多看我一眼吗?”

    丁毅带上一把手上随身防身,直接奔向S省。

    督军府,冷督军的病情依然没有好转,整日昏睡在床上。

    “父亲这段时间有没有清醒的时候?”

    冷宇林摇了摇头,“一直都是这样,医生都说……父亲可能会一直这样睡下去。”

    “什么……”

    听了冷宇林的话,冷宇赫来不及管是否能调兵的事情,只是作为一个儿子沉浸在父亲重病的悲伤里。

    可总统并不这样想,他看中的并不是冷督军这个人,而是他手下的兵权。

    “既然现在已经这样,我也就直说了,Y国人马上要对我们发动下一次进攻,我们兵力不足,急需督军手下的军队,可是督军现在重病昏迷不醒,我们想借都没办法借,现在看来也只有一个办法了……”

    大夫人听了总统的话抬头问道,“不知总统说的是什么办法?”

    “事已至此,我们不妨提前让宇赫继承督军的位置,这样也好调动兵力,为接下来的战争做准备。”

    “不行!”

    大夫人尖锐的声音打破了总统的话。

    “督军有两个儿子,他的位置留给谁不是我们能决定的。”

    “可是现在情况危急,大夫人难道要让我们一直等着吗,还是你想让这么多人为你的固执陪葬?”

    总统自然是不会给大夫人好脸色看,一时间竟然真的镇住了她。

    “可是督军府里只有督军能做主,他现在昏迷不醒,难道总统要趁着现在欺负我一个女人吗?”

    冷宇林见总统的面色不善,急忙出来阻止。

    “母亲,你不要乱说,我相信总统大人一定不是这个意思。”

    “还是大少爷明事理,这样的紧急关头,希望大夫人能理解我们。”

    听见冷宇林这样说,大夫人也只好松口。

    “就算是我不阻止,我家督军现在这个样子,你怎么能确定到底谁是继承人?”

    大夫人话音刚落,就听见外面一个清脆的女声由远到近。

    “有继承资格的人自然是冷宇赫。”

    几个人不约而同地向外看去,原来是白沛雅跟白崇修赶到了这里。

    “沛雅,你怎么来了,胡闹,这不是你应该来的地方。”总统看清来人是谁以后有点恼怒。

    “快把你妹妹带回去!”

    白崇修看了看总统又看了看白沛雅,最终还是被白沛雅满眼的情求打败了。

    “父亲稍安勿躁,沛雅带来的是好消息,是冷宇赫能直接继承督军位置的凭证。”

    “什么?”

    几个人听了白崇修的话,都纷纷发出了疑问的声音。

    白沛雅走上前去,“虽然冷督军生病昏迷不能确定两个少爷谁是督军位置的继承人,但是我们可以从其他方面判别不是吗?”

    大夫人听白沛雅这样说,心里有点慌乱,急忙出言阻止,“你是哪里的小姑娘,我们督军府的家事岂是你能轻易插手的?”

    “大夫人要注意自己说的话才是,沛雅是总统府的大小姐,似乎身份比你要高一些,也容不得你这样对她说话。”

    虽然冷宇林一直对大夫人的一些做法不认同,但毕竟是自己的亲生母亲,他无法忍受别人对大夫人的不尊敬。

    “白少爷,这里是冷家,是督军府,我母亲是这里的女主人,你在别人家里说人家的主人,不只是从哪里学来的礼仪呢?”

    “你!”

    “住口!”

    总统一句话,众人都没有继续再说下去,只是眼神之间的摩擦暗流涌动。

    “沛雅,你说,你有什么办法吗?”

    “是的父亲,我有其他办法,如果两位少爷同事都想要得到督军的位置,也要看看他们的实力能不能担当得起这个位置,据我们所知,冷宇赫是少帅,军事上政治上的成就早已超越了一般的同龄人,而大少爷在外国留学多年,所有的发展都在学术理论上,这样分析下来,两个人谁更能继承督军的位置岂不是一目了然?”

    冷宇林听完也点了点头,“我觉得白小姐说的没错。”

    “不行,我们的家事轮不到一个外人来插嘴。”

    大夫人自然是不同意,气的呼吸不畅,此时正在大口大口喘息着。

    “如果这个理由还不能说服您的话,那么冷宇赫跟总统府的大小姐定下婚约,身后有了总统府的支持,这算不算一个强有力的理由呢?”

    白沛雅的话几乎震惊了在场的所有人,冷宇赫听完紧皱眉头,刚要拒绝却被冷宇林偷偷拉住了手臂,在他耳边轻声说着。

    “我母亲轻易不会松口的,你看她现在的表情,显然是这位白小姐说的话起了作用,你不如以不变应万变,就算是日后说起来,你也从没有承认过你们之间的婚约。”

    冷宇林的话的确有些道理,冷宇赫听完就没有再冲动。

    总统一直都希望白沛雅能够嫁给冷宇赫,虽然这件事情他提前并不知情让他有些生气,不过这并不妨碍他迅速接受。

    “大夫人,这样你还有话说吗?督军的位置非同小可,两位少爷现在谁更有资格继承你也清楚,你看……”

    大夫人显然慌神了,“那又怎样……他们毕竟没有真的结婚,你们不就是为了兵权吗,暂且不提继承这件事情,我可以先替督军把兵权借给你们,继承的事情必须等督军亲口确定,除此以外谁都不能改变。”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