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97章 上门算账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我答应你,不过你要给我点时间,两个小时以后我会把我父亲手下的人带到这里。作者发福利啦:打开支付宝首页搜索“536968897”,即可领红包,”

    白沛雅心里明白,冷宇赫这样不做反应就是为了不给自己做出任何承诺,事到如今一切依然只是她自己一个人的一厢情愿,但是为了自己喜欢的人做任何事情都会是开心的,哪怕是帮着他去救他喜欢的女人。

    “谢谢,我在这里等你,两个小时。”

    白沛雅听了冷宇赫的话点了点头就转身离开了,压抑住自己想哭的冲动,快步离开了这里。

    走出军营的一刹那,白沛雅的泪水终于抑制不住地流了出来,也许现在的自己是这个世界上最可悲的人了吧。

    冷宇赫坐在座位上耐心等待着,还不到两个小时,白沛雅果然带着总统府的人过来了。

    “你很准时,我们现在就出发。”

    白沛雅跟在冷宇赫身后快步走着,冷宇赫的步子大又走得急,白沛雅几乎要跑起来才能勉强地跟上他,可是即使这样白沛雅心中也是开心的,不论如何,今天是冷宇赫第一次跟自己说了这么多话,第一次能跟他并肩站在一起,不管这一切背后的原因是什么,白沛雅相信这是一个好的开始,总有一天她会变成冷宇赫心中唯一的女人。

    很快,冷宇赫和白沛雅带着一行人就到了督军府的门口。

    “宇赫,你怎么来了?”

    冷宇林恰好刚刚从忠叔那边回来,在门口看见了冷宇赫,看见眼前的阵仗很是疑惑。

    “你怎么带了这么多人来这里?”

    “哥,我有正事,今天带这么多人来也是不得已而为之。”

    冷宇林看了看冷宇赫,又看了看站在他身旁的白沛雅,实在是想不明白有什么事情会让这两个人一同前来。

    “不管怎样,先进来吧。”

    “宇林,是你回来了吗。母亲有件事情要告诉你……”

    大夫人在屋子里远远的听到了冷宇赫的声音急忙出去接他,却没想到在大门口看见冷宇赫和白沛雅。

    “你们来干什么?还带了这么多人,是想要来耀武扬威吗?”

    冷宇赫没有管她说了什么,径直走进了大门,白沛雅也紧紧跟在他的身后,他们身后的人马自动形成一个包围圈,将督军府紧紧围住,水泄不通。

    “冷宇赫,你要造反吗?你父亲还在这里好好的住着,你竟然敢带这么多人来包围我们。你有何居心?”

    “有何居心?”冷宇赫自己走到屋子里,坐在沙发上,转过身去,对着大夫人笑了出来。

    “若说在玩弄手段这方面,我对你还真是要甘拜下风,在你面前,我所做的事情连你的万分之一都不及呢。”

    冷宇赫这句话说完,大夫人就已经知道了他一定是收到了苏若轻写的信,所以才会带这么多人气势汹汹的来兴师问罪。

    “宇赫,是不是发生了什么?还是有什么误会?你先说出来我们好好解决。”

    冷宇林听了他的话,又看了看大夫人的神态,早就发现一定有事情发生,急忙出来说话调节,希望可以缓解一下现在的局面。

    “哥,既然你问了,我就都告诉你,就在昨天,阿轻被人绑架了,在我派人接她回来的路上无缘无故的失踪了。”

    “什么?”

    冷宇林一瞬间露出了惊讶的表情,“绑架?失踪?怎么会出这么严重的事情,你没有派人去找她,没有调查吗?”

    “已经过了这么长时间,我当然已经派人找了,并且已经调查清楚了,不过我之所以能调查清楚,还要多谢大夫人。”

    冷宇赫的话让冷宇林更加疑惑,眼睛看上了大夫人想要寻求答案。

    “哥,不用看她,我来告诉你。就在今天我突然收到了一个神秘人送我的一封信,那是阿轻亲手写的信,信上明明白白的写着,如果想要她完好无损的回来,我必须要放弃所有的继承权。”

    冷宇林听完以后有些不可置信的看向大夫人。他明白这样的事情,这样的话,任谁都会以为是大夫人做的,他急于从中得到真的答案,甚至希望大夫人此时能够站出来为自己辩解一番。

    “没错,这件事情是我做的又怎样?你那个娇滴滴的未婚妻现在就在我手里,只要我想随时都能要了她的命,而你如果想要救她,唯一的办法就是签了这份合同。”

    说完,大夫人扔了一份合同过去。

    “这是你主动放弃继承权的协议合同,签了以后就意味着你就没有资格继承你父亲的任何东西,包括他的金钱和他的地位。”

    冷宇赫拿过桌子上的合同随便翻了翻,又重新扔在了桌子上,拍了拍手。

    “难不成你还真以为自己能掌控所有事情吗?可惜你自己为是的神机妙算在我这里只是笑话,难为你还早早的把这样的合同都准备好了。”

    “那又怎样,不管你今天说什么。难道你敢不签吗?你不想让苏若轻活着回来了吗?”

    “难道我今天不签你会立马杀了阿轻吗?我的人已经层层围住了督军府,如果你今天还敢逼我,我不介意让大家都认为我是个大逆不道的人。”

    冷宇赫的话让大夫人心里有些慌乱,她刚才已经默默打量过了,冷宇赫带来的人的确人数众多,远远高于督军府现在所拥有的人手,一旦动起手来。他绝对讨不到半点甜头。

    “荒唐!你父亲现在还在这里,难道你真的要造反吗?”

    “你不要总拿父亲来压我,如果父亲现在身体健康的坐在这里,一定不会允许你做出那样恶心的事情。”

    两个人你一言我一语,谁都不肯占了下风。

    “够了!”冷宇林在旁边默默忍受了许久,终于听不下去了。

    “母亲,你能不能告诉我你究竟为什么要这样做?就算你是想要从宇赫手中拿到继承权,可我们有很多其他的办法,你为什么要做出这样的极端的事情呢?阿轻是无辜的,她也是你的晚辈,你怎么忍心去伤害一个刚刚成年的小姑娘呢?”

    冷宇林声音有些高,语气中带着很明显的指责的意味,这让大夫人有些不能接受。

    “宇林,你在说什么?我今天之所以这样做都是因为你呀!难道你不明白吗?”

    “我当然明白,我也理解您说是为了我,可是我觉得我和宇赫之间的竞争应该光明正大,不应该耍这些阴暗的手段,更不应该伤害无辜的人。”

    大夫人显然不能接受冷宇林的话。

    “你知道你自己在说些什么吗?苏若轻是冷宇赫的未婚妻,这就注定了她站在和我们对立的那一面上,对敌人的仁慈就是对自己的残忍,你今天放过了他说不定明天他就把你压的连骨头渣子都不剩。”

    “母亲。”冷宇林语气突然变得很平淡,表情看起来有些淡淡的哀伤。

    “算我求你,能不能放了阿轻,我需要的一切都会亲自去争取,我不想靠这样的方式获得父亲的继承权,这样会让我觉得我对不起父亲。”

    尽管冷宇林已经把话说到这里,大夫人去依然不为所动。

    “你知不知道这次的事情花费了我多少财力和精力,现在你一句话就让我随随便便地把人放了,我做不到!”

    “好啊,你可以不放,那我以后就再也不回这个家,你费尽心思得到的一切就自己享用吧,我是不会参与其中的。”

    冷宇林终于说到了大夫人最害怕的地方,她害怕冷宇林离开自己。

    “宇林!”

    整个大厅陷入了长久的沉寂,冷宇赫并没有说话,他在观察的大夫人的表情,这件事情最好的解决方法,就是让大夫人主动放了苏若轻,这样不但可以保证苏若轻的安全,还可以免于一场无谓的争斗。

    “母亲,您想好了吗。”

    冷宇林的话打破了屋子里的寂静,大夫人的神态仿佛一瞬间苍老了十岁一样。

    “好……我答应你,放人。”

    终于得到了大夫人的答案,冷宇赫直接站起身来。

    “既然大夫人已经答应了,那我们就在这里等着阿轻回来,接了阿轻以后我才能放心回家。”

    “冷宇赫,你不要欺人太甚,我已经看在宇林的面子上放了她,你在赖在这里不走不要怪我改变主意!”

    “母亲,就听宇赫的吧,让他在这里等着阿轻,我相信他一定非常担心。”

    冷宇林知道,冷宇赫是担心大夫人会突然反悔,所以才要在这里等着苏若轻回来,这样的担忧不是没有道理,所以他决定再帮他一次。

    大夫人听着冷宇林的话,只觉得自己气到胸口疼,有些绝望,走了出去吩咐人把苏若轻放回来带到这里。

    “母亲,谢谢您。”

    冷宇林真诚地想感谢大夫人,大夫人却头也不回地走进了自己的房间。

    “哥,今天谢谢你。”

    “跟我就不要客气了,不过……既然是为了阿轻的事情来的,那白小姐怎么会?”

    白沛雅听了微微一笑,“他是为了苏若轻,我是为了他,这样解释不知道冷少爷能不能明白?”

    冷宇林自然已经听懂了,点了点头以后就没有再说话。

    “哥,关于继承权的问题我……”

    “不用再说了。”还没等冷宇赫说完,冷宇林就打断了他的话。

    “继承权的问题我们今天先不谈,不是时候,现在的当务之急是阿轻,我们耐心等她回来再说吧。”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