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99章 吃醋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大哥?”

    “是呀,刚才门口的所有人都是我带来的,如果今天大哥不用自己去逼迫大夫人放了你,那我就要为了你做一些大逆不道的事情了。首发www.zhuishubang.com”

    苏若轻听完心下感动,又紧紧抱住了冷宇赫。

    “阿轻,说实话,之前我没有亲自去接你,有没有生我的气呀?”

    确认了对方都没有任何事情以后,两个人便开始浓情蜜意起来,冷宇赫故意问苏若轻这个问题,多少带着一些调侃的意味。

    “当然生气,我看见了小黄就拼命地在那里找你,可是看了好几圈也没有看见你的身影,当时别提我有多失望了。”

    苏若轻这样说着,可冷宇赫知道她并没有真的生气,撅起嘴来撒娇的样子让冷宇赫喜欢得不得了。

    “行啦,你们两个别在这里你侬我侬的了,冷宇赫,下一步应该怎么做?难道你要我陪你们两个一直站在这里,还是想让我一直看着你们两个搂搂抱抱的?”

    白沛雅最终还是看不下去了,出言打断了冷宇赫和苏若轻两人。

    “这次多谢你,你可以带人回去了,算我欠你一个人情。”

    “利用完我就一脚踢开,你还真是很会打算,除了我也不知道还有谁会这么傻地来帮你。”

    白沛雅说着,走到了冷宇赫的身边,“你也不必说欠我人情,你知道的,我这次会来帮你完全是因为你说的那句话。”

    冷宇赫自然知道白沛雅是因为自己提过两个人有婚约的那句话才会最后决定帮助自己的,但是白沛雅略带暧昧意味的话听到苏若轻耳朵里就变了味道,即使她再相信冷宇赫,也不愿意听到别的女人当着自己的面说出这样的话。

    冷宇赫知道这个时候不能随便回答,只是看着白沛雅,紧紧搂住了苏若轻的肩膀。

    白沛雅看见眼前的景象再也不想多说什么,径直走出了大门口,带着总统府上的人离开了。

    “阿轻,这件事情如果你想要解释,回家以后我都会解释给你听,现在我们就去找大哥,毕竟他帮了我们,走的时候也要跟他说一声才是。”

    苏若轻点了点头,就跟着冷宇赫一起进去找冷宇林了。

    “母亲……对不起。”

    此时冷宇林正在大夫人房间里跟他赔礼道歉,可是大夫人现在正在气头上,对于冷宇林的道歉并没有做任何反应。

    “母亲,今天我顶撞了您,是我不对,可是事出有因,您能不能理解我呢?”

    “哼,理解,你跟我谈理解?”

    见大夫人终于说话了,冷宇林也算是松了一口气,她说话了就代表开始原谅自己了。

    “母亲,我知道您怪我不理解您的苦心,但是我并非不理解,我知道您做的一切都是为了让我得到继承权,让我过得更好,让我成为人上人……可是母亲,您知道吗,这一切都不是我想要的,或者说这一切都不是我想用的方式。”

    “你既然知道,为什么不听我的呢?你有你自己的方式,可是太慢了太没有效果了,冷宇赫是一个多么强劲的敌人你知道吗,我们稍不注意就会被他打败的!”

    “母亲,这样的对话我们已经进行过很多次了,我不想在因为这些事情去顶撞您让您生气,您能不能相信我一次,我想得到的一切都会通过我自己的方法得到的。”

    冷宇林一番话说的十分诚恳,大夫人听了就陷入了沉默,再也没有反驳。

    “母亲?”

    “罢了,就这样吧。”

    两个人正说着,房间外面就响起了敲门声。

    “应该是宇赫,可能他们要走了。”

    大夫人刚刚缓和的情绪,听到冷宇赫的名字又全部崩塌,眉头紧紧皱在一起。

    “母亲别生气啦,他们要走我去送一下,马上就回来陪您。”

    大夫人依旧坐在那里不做声,冷宇林有些无奈,却也不能不出去。

    “宇赫,你们要走了吗?”

    “是,今天我来的目的就是要把阿轻接回去,现在阿轻也回来了,我就不在这里多留了。”

    冷宇林点了点头,“也好,母亲现在正在气头上,我也是焦头烂额顾及不上你们了,你们刚刚见面也应该回家好好叙叙旧。”

    苏若轻点了点头,“大哥,这次多谢你。”

    “谢什么,我们之间这些争斗跟你本来就没有关系,快跟宇赫回家吧,以后外出多带些人,自己留意着,小心点。”

    冷宇林担心大夫人这次没有成功以后还会有所行动,只能用这样的方式来提醒苏若轻。

    “大哥放心,以后我会保护好阿轻的。”说完,冷宇赫就带着苏若轻离开了。

    走进少帅府的一瞬间,苏若轻有一种恍如隔世的感觉,仿佛已经很久没有回来这里了,一切显得熟悉又陌生。

    “怎么样阿轻?回家的感觉好吗?”

    “当然好,不过,只要有你在我身边,哪里都是好地方,因为有你就是我的家。”

    冷宇赫被苏若轻一句话说得有些感动,低下头去吻了吻苏若轻的头发。

    “阿轻,相信我,我以后绝对不会让你在受到任何伤害了。”

    “我当然相信你,这次你不也一样救了我吗?今天小黄带着人直接就制服了去接我的那些人,所以如果今天大夫人不松口,我也不会出什么问题的。”

    “那不一样,我要确定你不会出任何问题才行,万一大夫人的人比小黄更先到呢?我承担不起任何关于你的风险,因为不管你出任何问题我都接受不了。”

    “好啦。”

    苏若轻转过身去抱着冷宇赫,“怎么我这次回来觉得你有些不一样呢?”

    “有什么不一样?”

    “甜言蜜语说个不停,以前你可不是这样的,莫非……”

    冷宇赫被苏若轻的话逗笑了,“莫非什么?我的阿轻有什么新发现吗?”

    “哼,莫非你这哄女孩子开心的功夫是在别人身上练出来的吗?”

    冷宇赫牵着苏若轻的手,边说边走进了卧室。

    “阿轻的意思是说,我在白沛雅身上练出来的?”

    “我可没有这么说,是你自己这么说的。”

    “我的阿轻吃醋了,对吗?”

    冷宇赫脸上带着笑容,双手紧紧禁锢住苏若轻的腰肢,将她扑倒在了床上。

    “你干什么?”苏若轻倒在床上,顺势躺在冷宇赫的胳膊上,很是享受两个人之间久违的亲昵。

    “当然是解除你对我的误会啦,现在你想问什么就尽管问,我一定知无不言言无不尽……明天一早我就必须回军队去了,还有很多问题等着我处理呢。”

    想到明天的分别,两个都有些忧伤,不过对于这种聚少离多苏若轻早就做好了准备,笑着摸了摸冷宇赫浓密的眉毛。

    “没关系,军队里的事情多我能理解你,你去忙,我永远会站在你身后支持你的。”

    “我的阿轻这么通情达理,那我一定要做好准备接受你的审判啦。”

    冷宇赫一句话说完,两个人相视一眼笑了不停,阳光从窗户洒进来,均匀地洒在床上,洒在两个人的身上。

    时光静好,两个人都觉得由内而外的温暖和幸福。

    “宇赫,我不会质问你的,因为我答应过我要相信你,我知道你把白沛雅带去一定有你自己的原因。”

    看着苏若轻坚定着相信自己的样子,冷宇赫把手臂收的更紧了一些。

    “我担心大夫人会在释放你这件事情上动手脚,为了确保万无一失,我必须亲自过去跟她对峙,可是上次跟加藤消耗了我太多兵力了,父亲手中的兵权我已经还给了督军府,如果硬碰硬我是绝对没有胜算的。”

    “所以,你是把白沛雅叫去当帮手的?”

    “没错,总统府的人手是我在最紧急的时间里做出的最好的选择,而在总统府内,最好的选择也就是白沛雅了。”

    “我知道你有你自己的考虑,所以就原谅你这一次啦。”

    苏若轻说着,主动凑上前去吻了冷宇赫的唇边。

    “宇赫,我能做的只是信任和支持,我没有白沛雅那样的身份背景……”

    还没等苏若轻说完,冷宇赫就打断了她。

    “阿轻,不要再说傻话了,你在我心里永远是最好的,等Y国的问题解决了以后,我就娶你,让你变成我真正的妻子。”

    “好。”

    苏若轻有些感动地答应了,“可是白沛雅是怎样动用总统府上的人呢?”

    虽说白沛雅之前做了对不起苏若轻的事情,但是她也曾经救过苏若轻的命,况且这次她也算是帮了冷宇赫,不管真正的原因是什么,苏若轻现在都是有些担心的。

    冷宇赫摇了摇头没有说话,他并不知道白沛雅究竟是用什么样的方法才做到的,或者说,他从一开始就不想知道这些,他注重的只是结果而已。

    而总统府内,白沛雅正在被总统训斥着。

    “你竟然为了儿女私情偷偷把总统府的人带出去,你究竟懂不懂事,你知不知道如果今天冷宇赫真的跟督军府里的那位杠上,我们总统府就会遭受一场无妄之灾!刚刚躲过了Y国人这个劫难,你要把我们又推入一个深渊吗!”

    面对总统的责骂,白沛雅没有反驳一句,只是现在对面听着他越来越高的声音。

    “父亲,沛雅不懂这些,您就原谅她这一次吧。”

    白崇修看着白沛雅被骂成这样心疼不已,急忙出口想要让总统放过她。

    “你闭嘴,这里没有你说话的地方,你们都给我记住了,任何人都不允许做出有损总统府利益的事情,我不管你们有什么原因,记住我说的话。”

    总统气的不行,说完这些后就拍桌子离开了。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