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133章 忠叔的计划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放出新的消息,就说我们手里还掌握着Y国人其他的罪证,已经编撰成了全新的报纸准备发行。首发www.zhuishubang.com”

    “还有Y国人其他的罪证?”

    董力心里疑问,自己以前怎么从来都不知道。

    “你这样对外宣布而已,我们手里虽然没有,不过只要你说有大家相比一定都会相信,而那些眼线也一定会继续行动,把这次的消息报告给加藤,他们行动的时候也就是他们防备最薄弱的时候,我们要好好抓住这次机会,把那些眼线揪出来。”

    忠叔把他的想法跟董力解释清楚之后,董力才恍然大悟,不仅在心里笑了笑刚才头脑迟钝的自己。

    “放心吧忠叔,这件事情我一定会办好的。”

    “去吧,你的办事能力我一直都很放心,只不过这次行动一定要快。”

    董力深深的点了点头以示自己的决心,之后就离开了。

    很快他们精心准备的消息就不胫而走,被所有人知道,而董力回来让这次的事情效果好,更是把这个秘密深深埋藏在心底,没有对其他任何一个人说起时间的真相,包括明珠。

    “我们手里竟然还掌握着他们其他的罪证,之前为什么不一起都发出来呢。”

    明珠得到了消息之后就去找董力,一起商议编撰新版报纸的事情。

    “这都是忠叔的意思,而且这次他也只是给了我这个任务,却告诉我不用着急编写新版报纸。”

    明珠听了以后,不禁皱起来眉头,心里非常疑惑。

    “既然我们也掌握这些证据,为什么不及时的发出来呢?趁着上次的热度还没有消退,我们应该趁热打铁,这样Y国人的嘴脸才能尽早暴露在所有人的面前。”

    董力见明珠这样执拗一时间也不知道该说些什么来劝她。

    “你先不要着急,既然忠叔这样安排,就一定有他的道理。我们的经验毕竟不比他多,还是稍安勿躁,等着他接下来的指示吧。”

    明珠见董力这样一再推脱,心里虽然疑惑,但同时好像也明白了什么,于是也就识趣的没有再问,只是在心里暗暗盘算着这件事情背后的真相究竟是什么。

    而董力自从这个消息散步的那一刻开始就派了自己最相信的人紧紧盯着那几个嫌疑人,不过半日时间果然有了回应。

    “董力,我们这就是本来应该是一起到下面的店铺去收这个月的例钱,可是中途他说自己身体突然不舒服,让我自己去,我觉得非常可以,就表面答应下来,之后暗地里跟着他,果然看见了他在一个隐秘的地方跟一个我从来没有见过的人碰头,两个人仿佛在说着什么,而且交流的时间非常短,完事之后他回来就再也没有其他的异常举动了。”

    董力点了点头,心里暗想着这个人一定就是其中一个内鬼,无论是从他选择的工作和他这几天的所作所为来看,都基本上可以断定。

    接下来,董力派去盯着其他几个嫌疑人的人也陆续回来跟他禀报,其中只有两个人是没有问题的,剩下的都或多或少产生了异常行为,并且被发现和他们之前根本不认识的人产生了密切接触。

    董力得到这些消息之后也没有过多停留,直接到了忠叔的家里去找他商议对策。

    “若是按你的推断,这几个人基本上就可以断定是现在组织里的内鬼了,是吗?”

    “我是这样认为的,不过最后的决定还是需要你来下。”

    “那好,现在这个时候宁可错杀一千,不能放过一个,偷偷的把这几个嫌疑大的人抓起来审问,对其他人的监控也不能停止。”

    “忠叔的意思也是觉得这件事情基本上就可以这样确定了吗?可是我虽然这样认为,却依然觉得事情有很多疑点。”

    “比如?”

    “这些人是加藤他们精心安插进来的,之前一定是费了九牛二虎之力,所以现在也不会这样轻易的就被我们找出来,而现在事情进展的这么顺利,我心里都总是觉得不踏实。”

    “你有这样的疑虑也是对的,不过我基本上可以告诉你,你现在确定的这些嫌疑人一定是被Y国人买通的中国人,而他们安插过来的眼线除了这些人以外甚至可能有伪装的很深的Y国人,只不过这些人算是他们的底牌,不到最后一刻不会出手罢了。”

    董力听了忠叔的话心里有些着急。

    “按照你这么说,那我们这次的行动也并不算多么成功啊,没有抓住剩余的人以后恐怕还会出现机密被泄露的事情。”

    “你先不要着急,先把现在可以确定的这几个嫌疑人悄悄抓起来,要一个分开抓,我来亲自审问,之后的事情就交给我,你现在唯一要做的事情就是稳定局面,让所有事情看起来都非常平静,跟之前没有一丝一毫的区别。”

    “我明白,不会让任何人有所察觉的。”

    “很好,去吧,把他们的名单给我留下。”

    忠叔拿起名单自己默默研究者,盯着那几个人的照片和虚假的信息不断思考着。

    董力离开之后听着忠叔的吩咐一次只带了一个嫌疑人过来,忠叔只要他把人带到地下室里就让他离开了。

    那人被关在暗无天日的地下室里,心里有些惊惶,不知道他们要对自己做些什么。

    忠叔独自一人走进了地下,嘴里叼着烟斗,于是黑暗的地下室中唯一的亮光就是燃烧着的忽明忽暗的烟丝,看起来透着一丝诡异。

    “你知道我为什么会让人带你来这里吗?”

    “不知道,你是谁?”

    忠叔的组织体系庞大,层层分支,像他们这样刚刚进入组织的新人是根本见不到忠叔的,所以也就听不出来他的声音是属于谁。

    “我是谁不重要,我们现在唯一要探讨的问题就是……你是谁?”

    忠叔的声音饱经沧桑,平淡之中带着让人无法拒绝的威压,对面人的额头不禁渗出一滴冷汗来。

    “你究竟是什么意思?你想说什么。”

    忠叔知道他现在心里一定非常慌乱,越是这种时候,自己就越不能说话,在这样黑暗的环境中,紧张的人会非常容易精神崩溃的。

    果然,在长久的沉默之后,对面的人已经受不了了。

    “你在哪里?你快说话,你把我带到这里想做什么?”

    “如果让Y国人知道你背叛了他们,你猜他们会不会杀了你的家人呢?”

    忠叔一句话说完,对方陷入了长久的沉默,如果不是偶尔传来的低沉压抑的呼吸声,他甚至都要以为那个人已经不在这里了。

    “你在说什么,什么Y国人我不知道。”

    他虽然坚持在狡辩着,可是他的声音已经完全出卖了他,那是人在极度紧张之下才会出现的声音,带着一丝颤抖。

    “你对我而言的确是一个不值一提的存在,可是你却不能,因为你自己的蝼蚁之姿就怀疑其他人拥有一手遮天的能力,我随随便便就可以想个办法让Y国人把你的家人全部杀死,哪怕你一直在为他们忠心的做事,也没有用。”

    那人的呼吸更加急促,低沉,仿佛有些压抑很久的东西即将要喷薄而出。

    “我的确是贱命一条,可是我已经按Y国人的吩咐做了,他们绝对不会伤害我的家人,这是我们之间已经讲好的条件。”

    “多可笑啊,人为刀俎,你们鱼肉,你却还在幻想着他们会遵守对你的承诺吗?”

    “你究竟是谁?你为什么要跟我说这些?”

    “我只是想帮帮你而已,顺便也救了你的家人。”

    “我不知道你是谁?你为什么要救我和我的家人?你有什么样的居心?”

    “你不需要知道我是谁,我之所以救你们完全是因为我们都是中国人,在无用废物的中国人也有我们自己处置,而不应该在Y国人那里当被他们摆布的走狗。”

    忠叔的这句话似乎给了对面的人非常大的心理触动,平静之中渐渐传来的几声抽泣。

    “我也知道我是个中国人,我也不想这样,可是他们抓了我的孩子,我没有办法我没有一丁点的反抗能力,我只知道我必须要让我的孩子活下去。”

    忠叔又吸了一口烟斗,火光一瞬间更亮了一些。

    “现在你只需要做一个选择,是听我的话给Y国人传递我想传递的消息,还是不听我的话当场被我杀死在这里,当然这两种选择也会有不一样的后果,想必你现在头脑不清楚也许会想不明白,我来说给你听听。”

    说着,忠叔靠那个人走的更近了一些。

    “如果你听我的话帮我做事,我现在就可以放了你,如果你不听我的话死在这里,那么你对于Y国人来说毫无利用价值,你的家人一个都活不了,不久的将来都要死在Y国人的手下,无一例外。”

    这样的情况下,任何人都知道应该怎样选择。

    “我……我听你的。”

    “很好,不过你不要想着可以在我这里阳奉阴违,蒙混过关的事情是绝对不可能发生的,从这里离开以后,你身边的任何一个人都有可能是我派去监视你的,你跟Y国人碰头的时候身后也一定会跟着一个或几个你发现不了的人,一旦你做出什么让我不高兴的事情,我会立刻让Y国人知道你的不忠心,明白吗?”

    “我懂了……”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