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150章 同床异梦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继续派人出去找,今天如果不能把少夫人找回来,你们也就不用回来了。免-费-首-发→【追】【书】【帮】”

    时间越来越晚,冷宇赫的心情也就越来越焦急,心里也想出去跟着一起找,可是又担心苏若轻万一回到这里,自己没办法第一时间见到她。

    就在他坐立不安的时候,外面突然有人进来通报,说是少帅府的管家过来想要见他。

    冷宇赫此刻已经是心乱如麻,本来想着没有什么要紧的事情就不要见他了,但是转念一想,管家几乎不会来军队里找自己,也许今天来是因为什么要紧的事情,还有可能就是因为苏若轻。

    “快点叫他进来。”

    管家跟在士兵的身后一起走了进来,冷宇赫见了急忙走了过去。

    “少帅。”

    “你来找我是不是有什么事情?”

    “是的,今天少夫人突然回到了少帅府,看起来像心情非常不好的样子,我试探着问了几句她也什么都没有说,我看事情越来越不对,所以才急忙来这里把事情告诉你,怕耽误了什么重要情况。”

    管家的话让冷宇赫的悬着的心终于落地了,不管苏若轻去了哪里,起码有一点能够确定,就是她是安全的。

    “小黄,把刚刚派出去的人都叫回来吧,我现在就回少帅府看一眼,这里的事情就都交给你了。”

    小黄知道了苏若轻没什么事情其实也是松了一口气,“我明白了少帅,你放心去找少夫人吧。”

    于是冷宇赫便跟着管家一起回到了少帅府,此时苏若轻正待在那个熟悉的卧室里,可是因为之前她已经把屋子里面很多有代表性的东西都带去军营,所以这个熟悉的房间中还带着一起陌生。

    这种感觉就像是她对于冷宇赫的感觉,她很清楚自己对于冷宇赫的感情都是真的,而且经过这么长时间,她对冷宇赫的感情也越发深厚,而以前她以为冷宇赫对于她也是一样的情深义重,经历了这些事情以后,她早就已经看不清冷宇赫对自己的感情变成什么样子了。

    到了少帅府,冷宇赫迫不及待的走了进去找苏若轻,推开卧室的门,苏若轻正一个人坐在窗口旁边的椅子上。

    看到苏若轻的身影那一瞬间,冷宇赫才算是真正的放心下了。

    “阿轻?”

    冷宇赫轻声叫了一句,怕突然出现了声音会打扰了苏若轻,而苏若轻听到了冷宇赫的声音从身后传来,即便早就已经听出来这种熟悉的声音也丝毫都没有回头的意思。

    冷宇赫见苏若轻没有回头,已经察觉到今天的她有些不对劲了,只是想了想不知道原因究竟是什么,慢慢走了过去。

    “阿轻,你怎么突然回到这里了?是军队住的不习惯了吗?”

    苏若轻此刻才不得以地回头看了冷宇赫一眼,“不是,我之前想一个人静静。”

    “是发生了什么事情吗,如果有什么事情困扰你那你告诉我,我都会帮你解决的。”

    苏若轻这样的态度和这样的表情,冷宇赫反应就算再怎么迟钝也能看出来她是心情不好的。

    “我说了我只是想一个人在这里静一静而已。”

    苏若轻说话的时候一直把眼睛放在窗外,没有将目光放在冷宇赫身上一分钟,她这样不同于往常的样子,让冷宇赫看了以后越来越着急。

    “你想要静静不也是要容易个原因的嘛,我并不是逼着把你的心事告诉我,只是希望如果你真的发生了什么事情,可以跟我说出来,我会给你分担,为你解决。”

    “我的心事不想跟你说,况且我觉得就算我告诉了你,你也没有办法替我解决。”

    “你不跟我说出来试试怎么会知道呢?再这样憋在心里,我看了也会很担心的。”

    苏若轻回过头来,一双眼睛紧紧盯住冷宇赫的眼睛。

    “我记得以前有人跟我说过一个人就算说谎,但是他的眼睛也永远都不会骗人,你觉得这样的说法对吗?”

    冷宇赫似乎没有想到苏若轻会突然说出这样一句话有些摸不着头脑,不知道她意欲何为。

    “对于一般人来说这样的说法的确是对的,因为普通人说谎的时候不懂得如何去隐藏自己,而有一些经过专门训练的人可以很好的控制住自己的一举一动,哪怕他在说谎的时候眼神也会表现的非常真诚,不让别人察觉。”

    “那你觉得你是哪种人呢?”

    “我?”

    “没错,就是你,我想听听你对于你自己有什么样子的见解,不可以吗?”

    冷宇赫听着苏若轻突然变得有些蛮不讲理的说法,虽然很奇怪她为什么今天会一反常态,但是还是选择耐心地为她解答这个问题。

    “我可能不属于第一种也不属于第二种,因为我不是普通人,况且这么多年来也没有什么事情需要我亲自去说谎,就算真的有,我想我应该也可以自如的应对,不过我和第二种人有这根本的区别,因为我从来没有接受过任何的训练。”

    苏若轻听着冷宇赫的分析,虽然脸上没有表情,但是心里却笑着了出来,他的意思难道是说自己是一个天生的说谎者吗?

    “你真的从来都没有说过慌吗?”

    “阿轻,你今天真的非常奇怪,虽然我不能说清楚你发生了什么,但是你给我的感觉实在是太强烈了,所以我真的非常想让你亲口告诉我你究竟发生了什么事情为什么会变成这个样子。”

    “没什么,我只是突然心情不好,所以就想到一个没人的地方自己静一静,后来走着走着就回到了这里。”

    “为什么会突然心情不好呢?是因为在军营里住着条件不好?”

    “不是的,你不要乱猜。”

    苏若轻虽然嘴上不说,但是心里一直都在期待着冷宇赫能够主动把今天的问题说清楚,哪怕他现在亲口说一句他跟白沛雅之前什么关系都没有,对于苏若轻来说也是一种莫大的安慰。

    然而让苏若轻感到越来越绝望的是,冷宇赫仿佛从来没有发生过今天和白沛雅的事情一样,尽管她已经这样的暗示,冷宇赫说的每一句话却依然都不在点子上。

    “阿轻,不管发生了什么你都不应该再不告诉任何人的情况下回到这里,你是不知道现在有多晚了,你没有回去我有多着急,你又知不知道我派了多少人出去找你?”

    “所以你现在是什么意思?你在指责我吗?”

    苏若轻一双眼睛里看不出来任何的情绪,这种缺乏生气和灵动的双眼竟然让冷宇赫看了之后有些不知所措。

    “我没有这个意思,你应该知道我从来都不会忍心责怪你的,我只是把你今天这样做之后有怎样的后果告诉你,希望你听了以后能知道以后不应该再这样做。”

    “说来说去,你还不是在怪我,因为我不再是那个百依百顺的苏若轻,只要我做的事情稍稍超出了你能忍耐的范围,你就已经无法忍耐到这个地步了吗?”

    “阿轻你在说什么?我知道你现在心情不好,可是麻烦你可不可以不要带着有色眼镜来看我和去听我的话。”

    “这么说现在还是我的错?是我错怪你了,对吗?”

    “从来没有人说你错,我根本就没有提起对和错这个话题,我觉得我们两个人之间不应该有对和错。”

    苏若轻笑了笑,“但是每一件事情存在都有对错,非黑即白,不也是你的人生信条吗?我知道你现在一定不觉得你自己有什么错,如果你没有错,那今天就都是我的错了。”

    “为什么一定有一个人犯错呢?”

    “这样的问题应该问你吧,为什么反过来你要问我?犯错的人究竟是谁,难道你心里不清楚吗?”

    冷宇赫听着苏若轻阴阳怪气的话,心里更加想要知道她今天究竟发生了什么事情,但是看她的情况现在这样不稳定,自己再追问下去,也只会让情况会越来越糟,所以他努力把自己所有的负面情绪都压制下去,尽量让自己变得更加耐心和情绪平稳,用一个相对更好的态度去对待苏若轻。

    “阿轻,我觉得我们不应该再这样没有意义的争论下去了,这里已经有一段时间没人住过了,需要打扫之后才能住,今天你先跟我回去,等我让人把这里彻底打扫好之后再送你回来,不管你现在心里是因为什么而不开心,这次就先听我的好吗?”

    冷宇赫的言语甚至带着一丝丝试探的意味,生怕自己哪句话说的不对,苏若轻听了以后情绪又会有些失控。

    苏若轻看着冷宇赫这样耐心的对待她,甚至有一瞬间觉得他们两个人还是在从前的样子,可是只要她一心软,冷宇赫和白沛雅抱在一起的样子就又重新浮现在她的眼前。

    “好,这里打扫好之后,明天我就要自己回来住。”

    冷宇赫不知道苏若轻为什么会突然做出这样的决定,但是在这种情况下他也只能暂且一切都顺着她的心意。

    “你想做什么都可以,我都会尽量满足你的,现在已经很晚了,你先跟我回去好好休息好吗?”

    苏若轻仿佛思考了很久,最终才点了点头。

    冷宇赫对着她伸出手,想要拉着苏若轻的手一起出去,可是她看了看他的手,又看了看冷宇赫的脸,最终还是选择自己一个人走出去。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