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155章 争吵爆发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那我就静是什么地方做错了,让你不开心,你可不可以告诉我,只要你说,我一定就会改的。「^追^书^帮^首~发」”

    “你没有做错什么,你应该好好想想你自己都做过什么?”

    苏若轻总是不想直接说那天她亲眼看见了冷宇赫和白沛雅两个人之间的事情,以为冷宇赫自己做过的事情,心里一定会清楚,可是冷宇赫却完全没有把心思放在这件事情上,也根本没有想到苏若轻这样的情绪起伏,竟然会是因为白沛雅。

    “阿轻,我真的希望你能主动告诉我,我现在很累,心里很乱,我过来找你,就是因为只有待在你身边的时候,我才会变得安稳一些,所以你可不可以就当满足我一个心愿。”

    “那我问你,我在你心里是什么样的地位?你把我当做什么。”

    “你当然是我这辈子最喜欢的人,你现在是我的未婚妻,以后也会是我的妻子,是我决定要和你携手走过一生的人。”

    “那你的意思就是说这辈子已经认定了我,再也不会沾染其他的女人对吗?”

    冷宇赫诚恳的点了点头,“我以为你早就明白了我的心意,原来你这几天心情不好就是因为患得患失吗?如果真的是因为这个,那请你不用担心,我已经发过誓,这辈子非你不娶,所以以后不管有再多的人围在我身边,我都不会要的,因为我早就有你了。”

    “你竟然还敢发这样的誓。”

    苏若轻听着冷宇赫的话,想着那天自己亲眼所看到的一切,禁不住嘴角露出了一丝苦笑,一阵一阵的寒意攀附上了她的心脏,原来情伤真的能让人感到由内而外的疼痛。

    冷宇赫听着苏若轻说出的这句话也是有些不知所措,不知道她为什么要这样说,也不知道她这样说了之后自己应该怎样回答。

    “你当真以为你背着我做的事情,我什么都不知道吗?”

    苏若轻的质问让冷宇赫一头雾水,“阿轻,我做了什么?你可不可以说清楚?”

    来不及解释自己的委屈,冷宇赫现在唯一想要做的一件事情就是要把苏若轻情绪起伏的真相弄清楚。

    “你什么都到现在这个地步了,你在我面前还是要装傻?”

    冷宇赫有口难辩,平日里杀伐决断的少帅大人第一次感到了这样无助的感觉,可偏偏苏若轻只是一直说着这些话让他煎熬,却不肯听他的话,把真实的情况说出来。

    “阿轻,我现在整个人的状态真的非常不好,如果你还执意要这样的话我只能先离开了。”

    冷宇赫不是想把苏若轻自己一个人放在这里不管,天知道他有多想把两个人的关系调节好,可是苏若轻总是不给他这个机会,实在无奈之下,他才说出了这样一句话。

    然而冷宇赫没想到的是,就是因为他这一句话,直接引爆了苏若轻一直拼命压抑的情绪。

    “冷宇赫,为什么你总是不肯自己说出来呢?你是觉得我根本不会发现你做了什么事情,还是你本来就想逼我自己把这些话说出来?”

    苏若轻的声音颤抖着却有力量,仿佛蕴藏了十分复杂的感情,冷宇赫听了竟然站在原地再也走不了一步。

    “既然我们已经走到了今天这一步,我也不妨告诉你,那天你和白沛雅在咖啡厅的所有事情我都看见了,亲眼看见了。”

    苏若轻终于把这件事情说了出来,冷宇赫听过以后也才恍然大悟,终于明白了苏若轻这几天为什么会一反常态。

    “如果你是因为那天我们两个的事情,我可以给你解释,我和她之间真的不像你想的那样,我们……”

    “好了,你不用再说了,你以为你现在跟我说这些,我还会相信多少?说实话,我之前一直都在等着你自己亲自来跟我说这件事情,我跟我自己说,只要你过来告诉我就说明你们两个之间是清白的,至少可以证明你对白沛雅完全没有任何感情,可是让我没有想到的是,我自己一个人苦苦等待了这么久,你却依然一个字都没有告诉我。”

    “阿轻,你可不可以给我一个解释的机会,这件事情真的不是你想的那样,我那天之所以会跟白沛雅去咖啡厅,是因为我想跟她有一个了断。”

    “了断?”

    苏若轻此刻嘴角的笑意越来越明显,冷哼一声,眼底也渐渐积累了一些雾气,看着是一副马上就要哭出来的样子,然而她却坚强的让自己的眼泪没有流出来,在心里拼命告诉自己绝对不能在面前这个男人的眼前哭。

    “你都已经用了了断这个词,是不是在间接的告诉我你和白沛雅之间真的有过什么事情?”

    “我从来没有过这个意思,你就当我是用词不当好了。”

    “用词不当,我无怨无悔的跟你在一起这么长时间,你如今就是这样来敷衍我的吗?”

    “我何曾敷衍你,我这样用心的对你,为什么你感觉不到呢?”

    冷宇赫急得不得了,可是越着急越不知道自己现在应该说些什么才能证明自己的清白,只能站在苏若轻的对面紧紧皱着眉头,一双眼睛盯在苏若轻的身上随时观察着她的一举一动,生怕自己错过一个细节就会引来更严重的争吵。

    “如果你选择早点跟我坦白,可能我们也不至于像现在这样,撕破脸皮,两个人的样子都很难看。”

    苏若轻此时已经走进了怪圈,似乎已经认定了冷宇赫和白沛雅之间一定发生了什么故事,深深陷入了被爱人欺骗的悲哀里不能自拔,甚至不愿意给冷宇赫一个解释的机会,内心深处恐惧着冷宇赫说出的话会让她再一次受到伤害,至少现在她依然觉得自己无法承受这一切。

    而冷宇赫即便有再好的耐心,也无法在忍耐着自身痛苦的折磨下还要一次一次地像苏若轻求和,做出了最大的努力以后却依然没有得到一点自己想要得到的效果,冷宇赫的耐心正在一点一点的消退,脸上的表情也在一点一点的崩塌,渐渐变得像他平日里面对别人那样冷若冰霜。

    “我真的扪心自问从来没有做过任何对不起你的事情,所以我认为我也不需要对你做出什么坦白,更何况阿轻你为什么要这样一味的指责我呢,我真的好累,我只是希望能在你这里得到一点温暖……”

    苏若轻看着冷宇赫这个样子,心里一样是非常酸涩的,可是她心里的原则告诉她不能随便让自己变成一个可以让冷宇赫为所欲为的人。

    “如果你觉得在我这里得不到你想要的温暖,那你完全可以现在就离开这里去找白沛雅,她一定非常愿意给你温暖。”

    也许是压抑久了,所有的负面情绪都变成保护自己的坚硬外壳,当冷宇赫企图触碰苏若轻的时候,那层厚厚的外壳就会变成伤人的毒刺,毫不留情的将冷宇赫伤的鲜血淋漓。

    “你究竟要我怎么做……”

    “事已至此,不管你怎么做都改变不了事实了,如果你觉得受不了我你可以离我远一点,去找别的女人我也不会在干涉你。”

    吵架中的苏若轻甚至有一些失去理智,完全没有想到自己的口不择言会给冷宇赫完成多大的伤害。

    果然冷宇赫听完以后就陷入了长久的沉默,两个人虽然处在同一个空间里,虽然彼此的距离那么接近,可是原本紧紧靠在一起的两颗心已经在这短短的几分钟里越走越远了。

    “你真的先让我走?”

    “你不走我走。”

    冷宇赫和苏若轻深深地对视着,然而却全然没有了以前的那种感觉,互相不理解,彼此之间的误会,谁也不愿意示弱的态度,盘旋在两个人之间的问题太多了,都在这一个时刻同时爆发出来,成了两个人无法抵挡的灾难。

    冷宇赫自然不会舍得让苏若轻出去奔波,所以即使此刻的心情低沉,他还是选择了自己先离开,让苏若轻留在少帅府里。

    “既然这样那我离开。”

    他非常想再多说几句什么,可是看着苏若轻不同于往日的刻板脸庞,竟然像是如鲠在喉,再也说不出来一句话。

    冷宇赫就这样带着更加沉重的心情走出了少帅府的大门,苏若轻自己一个人坐在冷冷清清的房间里,眼泪再也抑制不住的流了出来。

    两个人在不同的地方,体会着同样的心情撕扯。

    回到了军营,冷宇赫一心扑在了工作上,哪怕自己已经接近两天没有睡觉,依然撑着超负荷的身体在工作着。

    苏若轻把自己关在房间里一整天,不管下人们和管家怎么在外面敲门她都坐在椅子上一动不动,一声不吭,自从冷宇赫离开以后滴水未进。

    管家知道两个人现在这个样子一定又出现了状况,可是自己早就已经有心无力了,只能望着苏若轻禁闭的房门叹了一口气。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