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168章 初遇安娜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你说是忠叔让你来这里的?”

    对面的女孩子身材高挑,可是不知道是不是遭遇了什么事情,一直都微微弯腰仿佛一直都处在防御的姿态,问出这句话的时候也是小心翼翼的样子。http://www.59898.com/

    “没错,如果你还是不相信我,你可以问我一些问题,等到你相信我了再跟我走,不过我们没有多少时间你要尽快确定,不然等Y国人到这里我们就没有时间了,好吗?”

    安娜点了点头,同意了冷宇林的方法,想了几个外人不会知道的关于忠叔的问题,冷宇林一一答对以后才终于相信他。

    冷宇林亲眼看着安娜长舒了一口气,终于快步向他走来。

    “我终于等到来接我的人了,如果你们再晚一点我可能就没办法保住手里的东西了。”

    “我们快走吧,忠叔还在等着我们。”

    冷宇林走进安娜,这才看清楚安娜的样子,原以为她从苏联来,个子又很高,一定是一个跟中国人长相不同的苏联女孩,可是没想到的是,冷宇林看见的是一张没有任何特殊的中国人的脸。

    冷宇林心里有些疑惑,不过在这样的时候也并没有把自己的疑问说出来,直接带着安娜上了车。

    安娜打开车子后座的车门,却发现里边坐着一个正在沉睡着的女孩子,于是转过头去看着冷宇林。

    “这位是……”

    “这是我弟妹,也不知自己怎么会昏倒在这里,如果不是我恰好遇到还真的不知道会发生什么样的事情。”

    安娜听他这样说,点了点头就坐到了苏若轻的旁边,借着微弱的月光看着苏若轻的脸,安娜心里觉得这女孩长得真精致,五官虽然都沾染上了污渍,可是依然掩藏不住她的美丽,于是心里不由得生了三分好感。

    车子很快就从边境的树林里开到了城区,安娜看着外面的建筑物才算真正放心下来。

    “我们还有多久能到?已经很晚了吧。”

    “别急,过不了多久就能到的,忠叔正在等着我们。”

    “这样就好。”

    安娜听了以后就没有在问什么,却发现冷宇林刚刚从后视镜里看了自己一眼,眼神中仿佛带着探求和疑问。

    “怎么了,是不是有什么问题想问我。”

    安娜从小在国外长大,不像中国女孩子这样含蓄矜持,相反的性格非常直爽也很热情,所以在发现冷宇林的异样以后也没有多想就直接问了出来。

    冷宇林仿佛也没有想到安娜竟然会直接就这样问他,一开始有些摸不着头脑,不过很快就因为安娜的心直口快笑了出来。

    “安娜小姐看出来了那我就直说了,我的确有一些问题想要问安娜小姐。”

    “但说无妨,等你问完以后就到我问你了。”

    “好,我听忠叔说安娜小姐是从苏联来的战地记者,一开始我还以为你会是一个苏联女孩,没想到……”

    “没想到我是典型的东方面孔,是一个中国人?”

    冷宇林笑着点了点头,又从后视镜里看了安娜一眼,很明显的感觉到她已经从刚刚那种慌张和防备的感觉中脱离出来了,跟自己的聊天也是非常轻松愉快的样子。

    “其实我不是父亲的亲生女儿,我是一个孤儿,从小就被教堂的修女抱养,教堂里有很多像我这样的孩子,有条件合适的好心人来收养我们的时候,修女认可了就会让我们被领养,我就是这样去到父亲身边的,可是那个时候我还很小,对于父亲领养我的时候的印象早就已经是模模糊糊的记不清了。”

    “可是这么说你就算是一直在苏联长大的,为什么中文还会说得这么流畅这么标准?”

    “这都是父亲找人教我的,他说我是中国人,就算在异国他乡长大也应该学会自己的母语,所以父亲就找了中文老师教我中文。”

    “那他的确是一位优秀的父亲,对你很好。”

    “是的,我的父亲对我非常好,只不过在我这次来到中国以后,Y国人知道我们手里有他们想要的东西,所以一路上都在派人对我们围追堵截,好几次死里逃生,可是最后一次……父亲为了让我能平安离开选择自己一个人留在我们住的地方等着Y国人找上门去,自从那天我逃出来以后,就再也没有得到关于父亲的任何消息了,直到现在,生死未卜……”

    安娜说到父亲的时候情绪变化的非常明显,不过她很快就意识到了自己的变化,赶快转移了话题。

    “你的……弟妹,睡的很沉啊,我们这样说话她也没有醒过来。”

    “可能是发生了什么事情,只能先让她这样吧,等我们到了我再把她送回家去。”

    安娜看了苏若轻一眼,却觉得她很刚才有些不一样,脸色更红,呼吸也更重了,像是生病的样子,于是就伸手去摸了摸她的额头,却感觉到自己的手下温度很高。

    “她好像生病了,很烫,应该是发烧了。”

    冷宇林听了也微微皱眉,让司机开的更快一些,希望苏若轻不要出什么事情才好。

    到了忠叔家的门前,冷宇林本来是想先把安娜送到这里再自己把苏若轻带走的,可是他试了试苏若轻的温度,额头已经烫的吓人,再不找医生恐怕会烧坏了身体,于是直接把苏若轻抱了出来。

    “安娜,跟我走吧,这就是忠叔家,他在等我们。”

    “我知道,我小的时候来过一次,依稀记得一点,我看她病得很重,快把她带进去看医生吧。”

    冷宇林点了点头,让身后的人把安娜带进去,自己也把苏若轻安置好急忙去找医生了。

    安娜跟冷宇林分头走之前又看了一眼他们,才跟着几个人离开去找忠叔了。

    医生来了以后,冷宇林就在门外等待着检查结果,心里想着这件事情要不要跟冷宇赫讲,一定是两个人之间出现了什么问题,苏若轻才会自己跑到那么远的地方去,而且身边也没有跟着什么保护她的人,按理来说冷宇赫人绝对不会让这件事情发生的,所以冷宇林一时间也拿不定主意,不知道到底应不应该告诉冷宇赫。

    “冷先生,苏小姐的情况并不是非常严重,只是因为受到了惊吓,体力过度透支所以才会出现发热的情况,再加上你找到我的时候非常及时,所以不用担心,吃药输液就可以了,应该明天一早睡醒以后情况就会好转。”

    “多谢。”

    冷宇林付了诊金,又把医生送出了大门,回来查看苏若轻的情况,看她渐渐稳定下来才去大厅里找忠叔和安娜,心里想着就算要通知冷宇赫也还是要等到明天。

    “忠叔,这个东西放在我这里不安全,我想了想,还是要交给你。”

    安娜说着从上衣怀里掏出了两个胶卷,直接就送到了忠叔的面前想要给他,却被忠叔拒绝了。

    “这个胶卷虽然对我来说非常重要,可是我知道对你也有一样的意义,这些东西是你父亲跟你一起拍的,现在你父亲遭遇危险跟我们失联,我觉得这个胶卷还是要由你亲自保管,一直到你父亲平安回来。”

    提到父亲,安娜心里的伤感又重新涌动。

    “可是,我自保能力不好,如果不是因为我的拖累,之前父亲也不会自己一个人留在那里,我怕这些放在我这里不够安全。”

    “没关系,安娜,我知道你心里的所有顾虑,不过我可以告诉你,既然你已经到了我这里,我就一定会尽我全部的力量去保护好你,所以你就放心的保管胶卷吧,等到我派人找到你父亲,咱们就把这些胶卷洗出来,把Y国人所有的罪行公诸于世,这也是你父亲的心愿。”

    两个人正说着,冷宇林就走了进来。

    “忠叔,安娜我已经平安接到了,还有什么事情需要我做吗?”

    “宇林,今天多谢你,我替安娜的父亲谢谢你,顺利把她接回来保证了她的安全。”

    “忠叔不要客气,不过你跟安娜的父亲……”

    “我们两个已经认识了很多年了,甚至超过了我跟你父亲之间认识的时间,那个时候家里人把我送到苏联去学习,安娜的父亲和我同住一间屋子,几年时间,感情非常好。”

    安娜听了也点了点头。

    “这些我也知道,父亲从小就告诉我,他在中国还有一个非常要好的朋友,只不过后来为了参军在学业还没有结束的时候就提前一年回到了中国。”

    “对呀,不过我回到中国以后还是依然坚持着跟他联系,只不过碍于相隔甚远,联系的次数越来越少了。”

    冷宇林了解了这段过往以后,更加觉得忠叔算得上是一个传奇人物了,只是不知道他家里究竟有什么样子的背景,竟然能支撑他在那个年代就出国留学去。

    而安娜此时已经梳洗一新,换上了新的洋裙,看起来优雅又可爱,算得上是一个标准的美女了,而她此刻正在明目张胆地打量着冷宇林,丝毫都不掩饰自己的目光。

    冷宇林察觉到以后整个人都有些不自在,故意躲避着安娜的目光。

    “对了忠叔,刚才忘记跟你说了,今天我去接安娜的时候在边境的树林那边看见阿轻正昏倒在那里,把她带回来以后才发现她发高烧,情急之下就直接把她带到了你的府上看医生。”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