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219章 醉酒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不行,我知道你心里难受,可是你真的不能再喝了,你现在的脸色非常不好看。作者发福利啦:打开支付宝首页搜索“536968897”,即可领红包,”

    “丁毅,我求求你,真的不要管我好吗?我真的真的非常渴望来一次痛快的醉,更希望翻江倒海的呕吐,吐出内心的不快,最好是让我暂时的忘记冷宇赫,这样我就不会那么痛苦了!”

    白沛雅这么说着,可是她没有想到的是,举杯消愁愁更愁。

    红酒从她的嘴角留下,在她白皙的脸颊上留下嫣红的纹路,就像是从前那么多日日夜夜白沛雅心里为冷宇赫留下的血一样,让自己心疼,也让丁毅心疼。

    这次丁毅没有选择再听白沛雅的话,直接把酒杯从她的手里抢走。

    “不能再这么让你任性妄为了,现在就跟我回去。”

    丁毅想把白沛雅从座位上拉起来,可是白沛雅却一直在非常激烈的反抗着,不想让丁毅靠近自己。

    “我说了你别碰我,你有什么资格来管我?你只要在我旁边安静的坐着就可以了。”

    白沛雅因为喝了酒所以头脑有些不清楚,所以说出的话也是完全不经头脑的,却在不经意间刺痛了丁毅的心脏,连带着手下的动作也都迟缓了很多。

    “我为什么没有资格管你,这么多年不都是我一个人在管你吗,这世界上我敢说没有任何一个人会像我一样为你付出这么多,可是为什么我做了那么多,你总是看不见呢,究竟是你视而不见,还是你从来就没把我放在心里?”

    丁毅的语气有些冰冷,或许是在受伤极了之后才会出现这样的反应吧,如果是平日,丁毅是绝对不会忍心对白沛雅说出这样的话的。

    好在白沛雅现在意识不清,对丁毅流露出来的感情也没有太多的察觉,或许丁毅也正是因为这样才敢说出自己心里的话吧。

    “冷宇赫,你怎么总是对我这样冷冰冰的,为什么不管我对你多好,你总是看不见呢?”

    白沛雅在意识不清的时候,心里想到的唯一一个人就是冷宇赫,这对于丁毅来说实在是一件可悲又可笑的事情。

    “原来在醉酒的时候我在想着你,你在想着他,对吗?”

    “他?可冷宇赫乎不管在生活的任何时候都不会想起我,那个苏若轻能给他带来什么呢?我又有什么地方是比不上她的呢?我身上的所有骄傲在面对他的时候全部都溃不成军。”

    白沛雅这样说些,声音有些颤抖,眼睛也变得湿润,一不留神,眼泪就从眼眶中滑落出来。

    滚烫的泪水滴落在丁毅的手背上,竟然让他有一种被灼烧的感觉。

    “如果有一天,你的一滴泪水是为我而留的,那我真的是死而无憾了。”

    丁毅伤感笑笑,最终还是带着此刻已经全身无力的白沛雅离开了这里。

    走到大街上,一开始丁毅的确是想带着白沛雅回家的,可是走了几步,感受到白沛雅趴在自己肩膀上的近在咫尺的呼吸和温度,却突然改变了自己的想法,转过头去走向了另一个方向。

    丁毅走到一所房子的前面,用钥匙打开了房门很熟练的走了进去,把白沛雅轻轻放在了屋子里的床上。

    白沛雅这个时候已经早就睡了过去,身上还散发着阵阵红酒的味道,脸色也因为醉酒而变得有些潮红,分外娇艳,丁毅坐在她身旁看着,有些移不开眼。

    然而白沛雅睡着睡着嘟囔了几句,眉头也跟着深深皱了起来,丁毅看见了也很是在意担心。

    “怎么了,是不舒服吗?”

    丁毅走了出去拿回来一条沾湿的毛巾,替白沛雅仔细的擦拭着脸颊,带走一些酒气让她好受一些,白沛雅紧蹙的眉头随着他的动作慢慢淡开。

    丁毅把毛巾放在旁边的桌子上,自己坐在白沛雅的身旁,看着白沛雅熟睡的样子心里仿佛都被填满了。

    “沛雅,你知道我想这样叫你多长时间了吗,可是在你清醒的时候我根本就不敢。”

    丁毅伸出手去摸了摸白沛雅的脸颊,替她整理了一下脸颊旁边的碎头发,动作非常轻柔,充满了宠爱。

    “我从小就喜欢你,所以我用尽了所有的温柔和力气去保护你,守护你,我本来以为这辈子我会一直这样陪着你,可是没想到会有一个冷宇赫突然出现霸占了你的心,我想控制却无能为力,你能明白我的无助吗?”

    白沛雅当然不会给他任何回应,可是丁毅还是依然滔滔不绝的说着,可能错过这次机会以后就再也没有这样的机会了。

    “我现在所做的一切依然都是为了你,你以为我真的愿意和那个汪世聪一起共事吗,我只是太着急想要找一个能让我一步登天的路径了。

    除此之外,我也希望能让那些伤害过你或者会让你受到伤害的人都远离你,有些时候我真的很想把你囚禁在我身边……”

    情到深处,丁毅俯下头去吻了白沛雅的脸颊一下,不过也只是浅尝辄止而已。

    “你看现在这间房子,你知道我为什么会把这个地方买下来吗,因为我曾经无数次的幻想过你会和我一起在这里生活,在你的心里想着冷宇赫的那些日子里,我也都是靠着我对你的幻想来撑过去的。”

    丁毅说着,慢慢躺在了白沛雅的身旁。

    “你不用怕,我什么都不会对你做的,因为我爱你并且尊重你,在你没有真心接纳我或是没有真正看到我对你的爱之前,我是绝对不会强迫你做任何事情的。”

    躺在白沛雅旁边,感受着她的独特气息,丁毅渐渐觉得自己的心情越来越平静,就这样慢慢闭上眼睛睡了过去。

    也不知道过了多长时间,白沛雅慢慢睁开了眼睛,因为醉酒而带来的头痛让她很不好受,忍不住伸起手来揉了揉自己的额头想缓解一下。

    可是抬起手来的时候,却觉得自己好像碰到了旁边的什么东西一样,白沛雅下意识的转过头去看了一眼,亲,没想到近在眼前的竟然会是丁毅的脸。

    白沛雅大惊失色,急忙后退,下了床站了起来,因为旁边的动静,丁毅也从睡梦中醒了过来。

    “丁毅,你怎么……咱们两个人怎么会睡在一起,这里又是什么地方?”

    丁毅听见白沛雅的声音立刻清醒了过来,听到她说话的内容也就知道发生了什么。

    “小姐你先别担心,这里是我自己买下的一所房子,之前你让我跟你去喝酒结果你自己喝多了你还记得吗?”

    白沛雅听了丁毅的话仔细的回想着之前发生的事情,果然想了很久以后才有些许模糊的记忆出现在脑海中。

    “我记得,好像真的是这样的。”

    白沛雅点了点头,但是随之而来的又是一个疑问,“但是我喝醉了酒你为什么不带我回家呢?反而要带我来这个我从来都没听你说过的地方。”

    “你昨天喝成什么样自己都忘了吗,如果我在那种情况下把你带回到家里少爷一定会责骂你的,难道你想回去挨骂吗?”

    丁毅说的也有道理,白沛雅想了想果然也是这样的。

    “但是就算你是因为这个理由把我带到这里来,你也没有理由跟我睡在一起吧。”

    “我也知道我不应该,但是我在旁边照顾了你很久,也不知道自己是什么时候就倒下睡着了……”

    丁毅自然是不会把当时真正发生的情况告诉白沛雅,所以也就编造出了这样一种说法,不过现在看来倒也是合情合理的,所以想了想也就相信了。

    “好吧,不过现在已经过了很长时间了,我们还是收拾一下早点回去吧,我怕太晚回去哥哥担心我。”

    “好,那小姐先收拾一下,我出去叫一辆车接你回去吧,你喝了那么多酒身体一定是非常不舒服的。”

    丁毅想的十分贴心,白沛雅现在的确是有些头昏脑涨的,所以就没有拒绝直接坐在了床上等着丁毅把车叫来之后再走,边坐着,边抬起头来,再一次仔细打量着自己周围的环境。

    “这里的装修还真不错,他什么时候有这么多钱买下这么好的房子了。”白沛雅一边看一边嘴里嘟囔着,恰好被刚刚走进屋子里,想叫她出去的丁毅全部听见了。

    “这里确实不便宜,几乎花光了我所有的积蓄,不过没关系,你不是也觉得这里非常不错吗?”

    “是啊,我确实觉得这里非常不错,而且屋子里边的装修和设计也是我喜欢的风格,不过这里竟然花光了你所有的积蓄,这么大的事情你竟然一次都没有对我提过,难不成是提前把自己以后住的地方找好了?想要功成身退离开我?”

    丁毅笑笑,“怎么会呢,只要你不嫌弃我留在你身边碍手碍脚,我就会一直在你身边保护你。”

    “你说要叫车叫好了吗?我们现在快点走吧,再晚些回家,我怕哥哥真的会担心我。”

    白沛雅直接抬步走了出去,丁毅紧紧的跟在后面,心里不断地在暗想着,“你当然会喜欢这个屋子里面的所有风格,因为这里的一切我都是按照你的喜好去布置的,总有一天我会让你心甘情愿的住到这里,成为这间屋子的女主人。”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