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236章 鲁莽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好了,管好你分内的事情就可以了,以后我跟少夫人之间的问题不要随随便便的讨论。免-费-首-发→【追】【书】【帮】”

    冷宇赫的表情十分严肃,超乎以往一般的样子,小黄看了以后心里自然明白冷宇赫这下子是真的生了气,也就噤声不敢再多言语。

    其实冷宇赫虽然不希望小黄随便讨论苏若轻对自己的感情,但是毕竟小黄跟在他身边已经这么久了,也不至于因为他犯了一点错误就给他难堪。

    看着小黄现在噤若寒蝉的样子,冷宇赫心里的一丝怒意也早就已经平息了。

    “算了,不用这么紧张,我只是说你一句而已,先去忙吧,有需要的话我再叫你。”

    “是,那我就先出去了。”

    小黄出去以后,冷宇赫自己一个人留在屋子里,心里有些烦躁,工作也进行不下去,只是一门心思想着刚才小黄说的话会不会是真的,苏若轻是不是真的一直在心里惦念着他。

    冷宇赫想了也不知道多长时间,最后也只能是颇为自嘲的笑了笑,自己在这里想这么多又有什么意义呢,不能洞察苏若轻内心的真实想法,也不能掌控事情接下来的走向。

    而苏若轻此时也是一个人正坐在窗边出神,不知道刚才小黄到这里来问自己的情况这代表着什么,是冷宇赫借着小黄的口来打听自己的生活?

    可是这是因为关心还是另有目的呢,苏若轻也不愿意多想,就这样得过且过好了。

    ……

    “新的文章我已经发表出去了,可我总觉得这次的效果没有之前那两次好,不过依据现在收集来的数据看我也不能太过肯定。”

    明珠坐在椅子上,冷宇林站在她的身侧,虽然看不清楚她的整张脸,但是却可以清晰的看到明珠因为心情焦虑而蹙起来的眉头,微微的隆起,可怜又可爱。

    “不要担心,其实你说的这个问题我也发现了,但是现在下结论有些太早,接下来的日子里,我就先仔细调查一下这个问题,如果真的是哪里出了差错,我们也好及时改正。”

    明珠点了点头,她心里自然是相信冷宇林的能力,这件事情交给他来办,自己也不会太过于忧心。

    “好,但是你也要小心,因为我总觉得这件事情透露着一些不简单的意味。”

    “知道啦,不用担心,我会在把事情调查清楚的时候尽量保护好自己,你只需要好好把心思放在工作上就好了,其他的都不用担心,有我在呢。”

    明珠笑笑,对着冷宇林点点头。

    “知道了。”

    自从冷宇林跟明珠两个人之间的那层暧昧不清的窗户纸被捅破以后,平时说话做事就都没有那么多的避讳了,既然互相明白彼此的心意,有很多时候也要适当的表达一下对彼此的情感。

    明珠继续留下处理工作上的问题,冷宇林则是走了出去,想着要从什么地方着手去调查这件事情。

    虽然现在所有的线索和信息还都是非常模糊的,但是不知道为什么,冷宇林就是觉得这件事情一定跟白崇修有些联系。

    为了证实一下自己的想法究竟是对是错,冷宇林也没有停留,打算直接去到总统府找白崇修一问究竟。

    “大少爷,冷家大少爷在门外求见。”

    白崇修正在看着手中的报纸,听了下人的通报,慢条斯理地把手中的报纸折叠整齐放在了面前的桌子上。

    “他有没有说来这里是为了什么,找我想说些什么?”

    其实白崇修心里对于冷宇林这次毫无征兆的突然造访是不在预设内的,毕竟自己之前在冷宇林那里碰了一鼻子灰。

    本来以为冷宇林接下来的日子会更加警惕的躲避着自己,却没想到他竟然主动找上总统府这里。

    不过不管白崇修有多么疑惑,终究都是不能放过这次绝佳的机会,冷宇林会主动送上门来,多半也是有什么事情要查证,彼此利用互惠互利,何乐而不为呢?

    “你去把冷宇林带进来,直接带到这里。”

    “是。”

    下人听了白崇修的话,服了服身就转过去回到大门口。

    “白少爷怎么说?”

    “我家少爷说请你进去商议事情,现在已经在厅里等着你了。”

    “好。”

    冷宇林点了点头,就跟在下人的身后一起走到了大厅里,看见白崇修正在沙发上坐着,虽然已经知道他进来了,却没有分散一点注意力在自己的身上。

    冷宇林看着,心里也明白这是白崇修在用这种方式想要给自己一个下马威罢了,所以也就并没有放在心上,直接走到他的对面。

    “白少爷。”

    白崇修听见冷宇林叫他的声音,才做出一副刚才发现冷宇林进来的样子,抬起头看着他笑了笑。

    “我当是谁呢,原来是冷大少爷,不知道是什么风竟然把你吹到了我这总统府,我可还清楚的记得,不久之前冷大少爷还对我爱答不理,现在怎么会主动找上门来,莫非出了什么重大的事情让你非来不可吗?”

    “依我看倒是白少爷想的多了一些。”

    冷宇林笑笑,没有承认也没有否认,只是自顾自的坐了下来,正在白崇修的对面,便于观察白崇修的一举一动。

    “冷少爷这是什么意思,可是我的哪句话说的不对,一时半会我还真是想不明白,不如冷少爷再费点心思亲自替我指明吧。”

    “白少爷客气,上次你跟我说话我虽然没有与你交谈,也只不过是因为家里还有其他的事情,焦急所致相信白少爷能看得出来也能够理解。”

    白崇修笑笑,冷宇林这显然就是在睁着眼睛说假话,可是这种情况下自己又怎么能戳穿他的谎言呢。

    一旦两个人在开始的时候就不欢而散了,那自己想要借助这次机会从冷宇林那里得到消息的想法就破灭了。

    “当然,我知道冷少爷一定是有急事才会在迫不得已的情况下怠慢了我,至于生你的气就更是无稽之谈了,不知冷少爷心里把我看做你的什么人,我倒是一直把冷少爷当成我自己的好兄弟。”

    冷宇林听着白崇修的话只觉得面前这个人虚伪非常,不过随即就笑了出来,自己刚才做的事情说出的话不也是一顶一的虚伪吗。

    似乎在现在这个时代,为了达成自己的目的而去做一些虚伪的事情都是在所难免的。

    “不知白少爷刚刚跟我说的这句话如果让冷宇赫听到了,他心里又会作何感想呢?”

    白崇修听了冷宇林主动在他面前提起冷宇赫,不要由得一下子就高度集中了注意力。

    “我本以为冷少爷今天来找我,只是要谈你和我两个人之间的事情,还真是没想到你竟然会突然提到冷宇赫。”

    “为何会没想到,你们两个不是已经结成了合作之约吗,既然达成了合作那将来的事情自然都是祸福相依,荣辱与共,怎么我现在只不过是在你面前提到了他的名字你都这么大的反应?”

    白崇修笑笑,“我跟他自然是因为合作的关系被紧紧捆绑在了一起,可是正因如此也更加能衬托出你们两个人关系的分崩离析和彻底疏远。”

    “白少爷不觉得自己这句话说的有些太严重了吗,哪怕我们两个的确因为一些不愉快的事情产生了分歧,但那也是亲兄弟之间的偶尔摩擦,实在是用不上分崩离析这么严重的词语。”

    冷宇林的说法还是跟之前保持着高度的一致,可是这次白崇修却是不相信了,总觉得自己在看冷宇林的眼睛时,他的眼神都是闪闪躲躲的。

    如果他说的都是实话,心里有底气,又怎么会做出这幅样子,平白的引人怀疑呢?

    然而白崇修这实在是聪明反被聪明误,冷宇林的确就是故意做出这样的样子,故意说出这样的话,为的就是让白崇修心里对他产生怀疑,只要他对自己怀疑,对冷宇赫的话就会越来越深信不疑。

    “好,既然冷少爷不想听我们就不要再继续这个话题了,不如还是聊聊你今天来这里究竟想干些什么吧!也不必遮遮掩掩的了。”

    冷宇林来这里就是为了调查白崇修是不是跟最新发行的报纸出现问题有关,可是这个真实的目的,他是无论如何都不能告诉白崇修的。

    然而他刚刚来的时候又太过于匆忙,以至于还没有想到一个令人信服的说辞就急匆匆跑到这里来敲响了总统府的大门。

    遇到这样的情况是冷宇林绝对不想要发生的,所以就禁不住有些紧张和焦躁,只不过冷宇林自己也知道自己面对任何时候的表情都是很平淡的。

    现在也正是拼了命的压抑住自己的情绪,不能在面上表露出来,让白崇修看了起疑心。

    眼神流转之间,冷宇林突然看到了白崇修之前折叠起来放在桌面上的报纸,因为时间有些长了,折叠的痕迹已经慢慢变松了,被白崇修刻意藏起来的那篇文章也慢慢暴露在了冷宇林的眼神中。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