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251章 生病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不如就趁着这次机会先让她离开自己一段时间,自己也可以先假意答应白崇修的条件,虽然对不起阿轻,但也算是目前看来还算可行的一个方法了。作者发福利啦:打开支付宝首页搜索“536968897”,即可领红包,

    冷宇赫想着,眼睛定格在了衣柜中的一件衣服上,这是之前苏若轻最喜欢的一件洋装,情不自禁的把它取了出来,平整的铺放在了床上,权当是以这样的方式当做苏若轻从未离开吧。

    总统府内,白崇修埋在少帅府门前的眼线正回来复命。

    “大少爷,您猜的没错,苏小姐果然带着一些个人用品走出了少帅府,虽然看的不太真切,不过好像是很难过的样子。”

    “很好,你再替我去办最后一件事情,找到苏若轻下一步的落脚点,找到以后回来告诉我,之后我给你放几天假,你就拿着我给你的钱出去放松一下吧。”

    “谢谢大少爷,我马上就去打探。”

    白崇修双手放在一起搓了搓,还真没想到事情跟自己预想的一样顺利,苏若轻一定是听冷宇赫跟她说了什么,加上自己之前的旁敲侧击,两个人不产生误会也难。

    而一旦在这种关乎于感情和忠贞的事情上发生了误会,基本上都是毁灭性的危害,这也难怪苏若轻会那么痛快的就主动离开了少帅府,冷宇赫竟然也真的没有追,甚至连派一个人跟过去问候都没有。

    不过冷宇赫这样的做法倒是让白崇修十分相信他了,想必一定是他在苏若轻的面前提到了他要娶沛雅到少帅府的事情,苏若轻才会突然有这么激烈的反应。

    这也算是一举两得,不但能够让沛雅得偿所愿的跟冷宇赫在一起,也能让苏若轻脱离了冷宇赫的管制,这样也便于自己的接近。

    现在苏若轻一定在情感上很是脆弱,自己如果抓住机会掌控住她,那么她和冷宇林那些人在自己背后做的小动作,自己迟早能拿到证据,然后想办法把他们一举歼灭。

    苏若轻此时还不知道自己正一步一步的走进了白崇修的圈套中,只是漫无目的的走着,最终竟然是去到了每日工作的地方。

    看着紧闭的大门苏若轻笑了笑,或许是最近每天都会走这条路,所以就算自己随便乱走最终也还是到了这里,反正现在也无处可去,这也算是一个可以勉强将就的地方,苏若轻也不想再去麻烦明珠了。

    打开门走了进去,苏若轻坐在自己的位置上,无力感和空虚感又在一瞬间汹涌而来,她终于再也支撑不住,一个人趴在桌面上哭了一场。

    只有在这种空无一人的房间里,苏若轻才能有足够的勇气去哭去闹,去发泄这段时间以来内心的所有痛苦。

    夜幕慢慢降临,月色如洗,十分冰冷,一切都无声无息,大地笼罩在无垠的静寂中。

    苏若轻觉得仿佛全世界只剩下自己一个人,哭累了,也慢慢的趴着睡了过去,至于梦中会不会有冷宇赫,她都不想再理会。

    夜像怪兽一样张着黑洞洞的大口,睡熟了的苏若轻完全不知道此刻身后有一双眼睛正在盯着自己,随即又离开了。

    “找到苏小姐了,就是在他们平日工作的地方,我找到她的时候看着仿佛是已经睡着了。”

    白崇修点点头,“好,找到了就好,我说话算话,你回去好好休息吧。”

    “大少爷,我有个问题不知道当讲不当讲。”

    “说。”

    “我猜想大少爷之所以在苏小姐身上这么用心,大约就是想要在苏小姐的身上寻找一个突破口,好方便您把那些人连根拔起。

    可是我有一点不明白,既然我们都已经知道了他们平时工作的地方,为什么不多带一点人出其不意的过去人赃并获呢?”

    “你的想法未免也太天真了!”白崇修笑笑。

    “你以为他们能做成这么大的事情背后没有半点依仗吗,更何况你也知道他们工作的地方并不隐秘,做的工作却很隐秘。

    一定是已经做足了万全的准备不会被别人抓到把柄,我们一旦贸然行动最终却一无所获,但是把他们写我的那些事情坐实了。”

    “果然还是大少爷深谋远虑!那我就先告退了。”那人点点头就离开了。

    白崇修却在想着,他胆敢这样猜测自己的心思,按理来说是绝对不能够留下的,可是现在正是用人之际,这个人办事能力还是不错的,倒是让他有些犹豫了。

    冷宇赫躺在卧室的床上,他已经记不清自己有多长时间没有躺在这里睡过了,苏若轻的衣服还是整齐的摆放在他身旁,权当做他最后的一丝心理安慰。

    他派去查看苏若轻情况的人早就已经传回来消息,虽然她现在的状况很不好,但是只要安全就可以,冷宇赫用手轻轻抚摸着那条洋装又陡然抓紧。

    “阿轻放心,我一定尽快把所有事情都解决好,不会让你在外面受太多委屈的。”

    整整一夜,冷宇赫都是昏昏沉沉,从没有真正的踏实睡过。

    而另一边的苏若轻也是一样,虽然睡着了,可是睡梦中不断闪过冷宇赫的面孔,两个人的甜蜜时间还有两个人争吵的样子。

    许是因为在梦中也流了泪水,眼泪在脸颊上留下了一道冰凉的痕迹,苏若轻慢慢的张开了眼睛,一副沧桑的模样。

    而此时天还没有完全亮起来,灰蒙蒙的像哭过的眼角,把原本的美丽沉淀到遥远的过去。

    回想着昨天发生的事情还有昨晚的梦境,苏若轻狠狠地掐了自己一下,希望这样的疼痛能让自己清醒一点,就算离开了冷宇赫也照样要好好的生活下去。

    这样想着,就站起身去把满脸的泪痕清洗干净,奈何红肿的眼睛却是没办法清洗掉的,只能用热水洗了毛巾勉强的热敷一下,不然明珠一会看到自己的样子一定又会问东问西的替自己担心了。

    然而苏若轻没想到的是,昨天明珠听了冷宇林的话,心里早就下定了决心要多做一点事情去帮助他,虽然不知道具体能多做些什么,可是起码自己能提早去工作,多替他分担一些也好。

    所以天刚刚亮的时候,明珠就到了工作的地方,却发现门并不是锁着的,有些疑惑。

    一开始只是怀疑昨天最后走的人忘记了锁门,可是慢慢靠近的时候,却听见了屋子里面有声音,明珠站在门外吓了一跳,屏住呼吸继续向前走了一步,想听听是不是自己听错了。

    明珠在看了看已经被打开的门,心里边以为一定是有人意图不轨的偷偷的进来了这里。

    随手拿起门旁边摆放的一根木棍,明珠轻手轻脚的推开了门,却没想到她竟然在屋子里面看见了苏若轻,整个人一下子就放松下来了。

    “阿轻,怎么是你呀?”

    苏若轻正在用毛巾热敷眼睛,看不见东西的时候听觉就会异常敏感,明珠突然的出声倒是把苏若轻吓了一跳,一把就把眼睛上敷着的热毛巾拿了下来。

    看到对面是明珠站着,才缓缓的舒了一口气。

    “明珠啊,吓我一跳,我还以为是谁呢。”

    明珠笑了笑,走了过去,因为刚刚逆光的原因,明珠还没有看到苏若轻眼睛的异样,现在走近了,自然是一眼就看出来了苏若轻眼睛的红肿,很明显就是已经哭过了的样子。

    “阿轻,你这是怎么了,怎么会哭成这个样子?”

    “没什么……”

    苏若轻面对明珠关切的眼神,不知道自己应该怎么去回应,甚至有些逃避的移开了自己的眼神,不再与明珠对视。

    “不对,你肯定是出了什么事情,你快点告诉我,不然我会很担心的,如果有什么不好解决的我也能一起帮你想办法呀。”

    明珠有些焦急,拉着苏若轻的手都慢慢的渗出了一层薄汗,可苏若轻就是一直不说话。

    “你怎么会这么早就来这里了,还是你昨天晚上就根本一直在这里?”

    “我……我昨晚一直在这。”

    “什么,晚上这么冷你是怎么在这里待的,是要让我担心死吗?”

    明珠说着就伸过手去放在苏若轻的额头上,手下的温度果然高的吓人。

    “阿轻,你在发烧,我现在送你去医院。”

    “不用的,我没觉得有多难受,真的没关系。”

    苏若轻只把整个人昏昏沉沉的原因归结于自己的心情不好,却没想到是自己已经生病了。

    虽然苏若轻一直在拒绝,明珠却十分坚定。

    “就算你不想去我也一定要拉你去,你可以不把你哭的原因告诉我,但是一定要跟我去医院好吗阿轻?”

    说到最后,明珠的语气已经变成了恳切的请求,苏若轻再也不忍心拒绝,点了点头跟明珠一起去了医院。

    医生检查以后,果然是因为昨晚受了风寒所以才会高烧,医生建议输液,明珠就陪着苏若轻留在医院里一起输液。

    “明珠,不然你先回去吧,我自己一个人也可以的。”

    “不行,放你一个人在这里我怎么放心得下,你就别担心了,现在当务之急就是先把身体养好,你可别小看这发热风寒,不好好治疗,小病也会变成大病的。”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