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264章 有意告知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这张清单上是我列出来的关于你们两个人订婚典礼上面的所有细节和布置,你仔细看看有什么需要改进的地方,任何要求都可以提,我都一定会尽量满足你的。首发www.zhuishubang.com”

    白沛雅接过来拿在手上仔细看了看,笑着摇了摇头。

    “这样已经很好了,没有什么需要改进的地方,谢谢哥。”

    “我原本以为你对于这次的订婚典礼一定会有很多自己的幻想和期望的,怎么现在竟然一点想法都没有?”

    “因为你已经安排的足够好了,每一个地方都让我十分满意。”.

    白崇修仔细观察着白沛雅,“真的是这样吗?恐怕你是心思根本就不在这个上面吧。”

    白沛雅被他这样一说,低下头去笑了笑。

    “不知道为什么,心里总是有一种不真实的感觉,仿佛现在拥有的一切下一刻就会消失的无影无踪一样。”

    “沛雅,为什么你总是这样患得患失的?”

    “因为我跟冷宇赫的感情从来就是不对等的,即便我现在看起来称心如意,可是我心里的卑微和慌乱只有我自己清楚。”

    “我知道,让你在短时间之内改变这样的想法一定是很困难的,不过你要记住,你在冷宇赫面前永远都不需要做出卑躬屈膝的姿态。”

    白沛雅轻轻点头,“我累了,典礼的相关事宜就麻烦哥哥了。”

    说完就回去了自己的房间,白崇修看着虽然心里担心,可是也无可奈何,毕竟她心里的问题只能由她自己去解决,但是自己可以帮她一把,让她心里没有那么多的后顾之忧。

    这样想着,白崇修也就立刻付诸了行动,把冷宇赫和白沛雅两个人马上要订婚的消息想办法告诉苏若轻。

    到了晚上,冷宇林的工作还没有结束,可是因为担心明珠,所以就坚持让明珠跟苏若轻先回家休息了。

    “也不知道他自己一个人要忙到什么时候,刚才真不应该听他的那么轻易就离开了,就算不能帮上他什么,也要好好的陪他待在一起。”

    “既然我们已经回来了你就别想这么多了,大哥也是担心我们太累,我们回去好好休息吧,明天养足精力再好好帮他。”

    明珠听着苏若轻这么说,也只能点了点头答应下来,心里想着明天不能这么早的自己离开了。

    两个人在路上走着,面前却突然出现一个人站在她们前方的路上。

    “苏小姐,好久不见。”

    苏若轻抬头一看,竟然是白崇修,本来轻松淡然的脸上立刻闪过了一丝厌恶的表情。

    “怎么觉得你看见了我并不是很开心的样子。”

    白崇修看见了苏若轻脸上的厌恶也并没有太过在意,反而泛起了淡淡的笑意。

    “自然不开心,每次见到你都没有什么好事情,巴不得这辈子再也不会见到你。”

    “苏小姐不要说的这么绝对,我今天来找你可是有一件非常重要的事情想要告诉你。”

    “那这就很可惜了,因为不管你想跟我说什么事情,我都没有兴趣去听。”

    苏若轻说着,就想带着明珠离开,可是白崇修仿佛笃定她一定会因为自己的话语停下来一样,有恃无恐。

    “如果我说这件事情是跟冷宇赫相关的,你还要这样离开吗?”

    “跟他相关又怎样?我们两个人现在已经没有任何关系,你以为搬出他我就会留下听你说你的废话吗?”

    “那如果我告诉你,接下来我要说的这件事情,如果传扬出去会对冷宇赫造成很大的负面影响,这样你也不听吗?”

    苏若轻在听到这句话以后,本来十分坚定地迈出去的步伐果然迟滞了一下。

    “对于那些你们两个人已经没有任何关系的话,你可以不用在我面前说,因为即使你说了我也不会相信那是真的。”

    苏若轻攥紧了拳头,最终还是停下了脚步。

    “好,那我就留下来听你说,看看你到底说些什么。”

    明珠听了苏若轻的话急忙伸手拉住了她的手臂,“阿轻,说不定他这是在用这些话来蒙骗你,万一有其他不好的目的怎么办?”

    “别担心,现在是在大街上,人来人往的,谅他也不敢怎么样。”

    “我也留在这里一起陪你,不然把你自己一个人放在这我也不放心。”

    然而这次明珠的好意苏若轻却没有接受,因为如果白崇修说的是真的,那这件事情一定是对冷宇赫来说很紧要的,或许不让明珠知道才是最正确的选择。

    “还是不用了,你回去在家里好好等我就行,听他把事情说完,马上就回去。”

    “可是……”

    明珠还想说些什么,可是她太了解苏若轻了,“那好吧,既然你这么说那我也就先回去了,不过你要答应我,绝对不能停留太长的时间,也不能随意的就跟他到别的地方去。”

    “我都知道的,也跟你保证一定会好好保护自己的安全。”

    苏若轻再三承诺之下,明珠才终于松开了手,自己一个人离开,走出几步之后还依然回头有些不放心的看了苏若轻一眼。

    苏若轻也只是向着她摆摆手,示意她不要再这样担心了。

    “看吧,你最终还是留下来了,这就证明我刚才所有的推测都是正确的。”

    “那又怎样?你能否看透我的心理我一样不感兴趣,你只需把想要告诉我的事情跟我说清楚就可以了。”

    “好,那我就跟你直说,冷宇赫之前也已经跟你说过了他跟沛雅的事情,可是却没有说过他们究竟会在什么时候订婚,对吗?”

    提起这件事情,苏若轻的心脏突然猛地一收缩,仿佛有种什么很不好的预感一样。

    “他的确是没说过,可是这跟你有什么关系?”

    “当然有关系,因为我接下来要说的,就是替他把没有跟你说清楚的事情说清楚。”

    “你是什么意思?”

    “他们两个人的订婚典礼已经在筹备了,我已经马不停蹄的奔波筹划了好几天,很快,这个消息就会由冷宇赫亲自告诉大家,我是怕你到时候会伤心,所以才提前来告诉你,好让你做个心理准备。”

    “这么说来,我倒是还要谢谢你了。”

    苏若轻一直在努力维持着自己的平静,可是微微颤抖的指尖早就已经出卖了她的内心。

    尽管她一直欺骗自己已经放下冷宇赫了,可是当她刚刚听到白崇修说出冷宇赫马上就要跟白沛雅订婚的消息时,她才真正明白。

    冷宇赫早就已经变成了自己的一部分,活在自己的心脏中,变成了自己最深的一道无法触碰的伤疤。

    表面看起来已经愈合,只要不去触碰就可以相安无事,可是疤痕下无法消除的伤痛只有苏若轻自己一个人去承受和体会。

    “苏小姐当然不用跟我还这么客气,我今天把这件事情告诉你,除了担心你之外,也没有其他的理由。”

    “白崇修,千万不要以为这世界上只有你一个人是聪明人,其他人都不懂你心里想的是什么。

    虽然我现在还不知道你到底想干什么,不过我明白你绝对不会是因为担心我才告诉我,所以你也就不用这样费尽心思的来蒙骗我了。”

    “好,既然你不想听我说话,那我就不说,不过我还是希望你不要因为这件事情太难过,冷宇赫离开你就说明他并不适合你,或许只要你稍微用心留意一下,就能发现你身边一直都有其他人在等你。”

    白崇修说着就不着痕迹的靠近了苏若轻一些,显然是想趁着这个机会让苏若轻对自己心生好感。

    苏若轻在他靠近的同时就急忙后退了两步,“首先,我并没有因为这件事情而难过,其次,如果你说的那个人指的就是你自己的话,我也可以十分清楚的告诉你,我对你感到厌恶,绝对不会多看你一眼。”

    苏若轻留下这句话,就头也不回的快步离开了。

    白崇修见她走了,也并没有追上去,反正自己今天的目的已经达到了,多说无益。

    明珠正在家里焦急的等待着,终于苏若轻回来了。

    “阿轻,怎么这么晚,急死我了,那个白崇修怎么跟你说了这么长时间,害得我还以为你真的出了什么事情呢?”

    苏若轻摇了摇头,她根本不是被白崇修牵绊住了太久,而是自己在听到了冷宇赫要跟白沛雅即将订婚的消息以后不知如何自处,游魂般游荡回来,才花了这许多时间。

    “没事,不用担心,你看我这不是好好的回来了吗。”

    “那他刚才究竟是不是骗你,有没有跟你说他口中的紧要的事情?”

    “说了,不过也并不是什么大事,是他为了让我留下才会故意把事情夸大的。”

    明珠点了点头,苏若轻继续说,“他只是来告诉我冷宇赫和白沛雅的订婚典礼马上就会举行了,其他的也没有多说。”

    苏若轻说出这句话的时候样子十分平淡,根本就看不出刚才回家路上的那种失魂落魄。

    “阿轻,你还好吗?”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