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297章 传闻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冷宇赫带着冷宇林走出了大门外,最终还是忍不住走到了他身边。★看★最★新★章★节★百★度★搜★追★书★帮★

    “大哥,我……”

    冷宇赫的话还没有说完,就被冷宇林打断了。

    “我都知道,什么都别说了。”

    冷宇林压低声音只说了这一句话,说话的时候也只是低着头,连看都没有看冷宇赫一眼。

    毕竟这里人多眼杂,更何况白崇修的人应该还在附近,既然已经决定要去做这件事情,就一定要善始善终,不能从一开始就露出破绽被别人怀疑。

    冷宇赫看着冷宇林现在的样子,心里没有来由的烦躁。

    为了做出十分真实可信的样子,冷宇赫必须让他带去的人一直抓着冷宇林,走路的速度一快起来,冷宇林整个人就像是被拖着走一样,整个人非常不舒服。

    “走那么快做什么!”

    冷宇赫直接一句话就吼了出去,“慢点走,好让大家都看看他做错了什么事情,做错了事情是什么结果。”

    几个人听了冷宇赫的话速度就渐渐放慢下来,冷宇林也就没有像刚才那么吃力了,然而一路上的人看见了这样的情况都在指指点点,三两成群的站在一旁窃窃私语。

    “这不是督军府的大少爷吗,怎么突然被抓起来了,变得这么落魄。”

    “你也不看看前面走着的那个人是谁,那可是少帅,少帅想动手抓人,谁还反抗的了?”

    “不会吧,这大少爷可是少帅的亲哥哥,他怎么会冷酷到对自己的亲哥哥都下手。”

    “哎呀,他们上层社会的事情我们永远都没办法理解的,看着是亲兄弟,说不定平时就是仇人呢。”

    ……

    围观的人越来越多,讨论的声音越来越大,人们所说的内容也都越来越过分。

    而大夫人此刻已经站在门口,看着冷宇林远去的方向不停的流泪,哭得整个人身上一丝力气都没有了。

    她最终还是没能凭借自己把冷宇林留下来,无奈之下,她只好撑着自己无力的身体走进了房间里。

    自己这个做母亲的没有办法,难道冷督军这个做父亲的也要眼睁睁看着自己的亲生儿子被人带走关进监狱吗?

    大夫人站在冷督军的门口不停的敲着,“宇林被带走了你知不知道,他被冷宇赫找了个错处就这样带走了,你能不能去救救他?”

    大夫人说着,声音颤抖。

    然而大夫人说完以后,房间里等待着她的却只有一片寂静。

    大夫人忍不住更加用力的敲门,“你倒是说句话呀,难道宇林不是你的亲生儿子吗,你就不怕他被冷宇赫这么私自带走会出什么事情吗?”

    焦急万分的情况下,大夫人只知道流着眼泪大喊大叫,已经全然不顾及是否还有仪态了。

    冷督军在屋子里面沉默了那么长时间,终究也是忍不住说话了。

    “你先别急,宇林他不会有任何事情的。”

    “怎么可能呢,冷宇赫恨不得让他死,我看见了他的眼神。”

    “我说不会就是不会,你再怎么着急吵闹都没有用处,难道你不知道宇林犯了什么样的错误吗,不是所有的错误都可以轻易被原谅的。”

    “宇林犯了什么错,他是什么样的性格难道你不清楚吗,他怎么会犯错?”

    “军队当中必须要有规矩,违反了规矩的人,哪怕是我的亲生儿子也不能徇私枉法。”

    毕竟是在一起度过了半生的夫妻,冷督军虽然之前对大夫人有很多不满的地方,可是现在听着她为了冷宇林无助地哭喊,心里还是非常过意不去的。

    所以就耐心的把整件事情跟她仔细分析了一遍,希望能够让她认清现实,不要再这么伤心难过。

    其实在外面吵吵闹闹的时候,冷督军就已经打开门远远的看了一眼。

    看见冷宇赫带人过来抓走冷宇林,他心里就已经大概明白是怎么回事了,想必这一定是两个人无可奈何之下才做出来的选择。

    正是因为之前两个人合作对付白崇修的事情冷督军全部都十分清楚,所以他才明白冷宇赫是不会真正伤害冷宇林的。

    所以冷督军看清楚情况以后就又返回了房间,如果自己出现的话,那不论插手或者不插手可能都会影响他们两个人原本的计划。

    但是这一切只有冷督军自己一个人清楚,大夫人是无论如何不会理解的。

    她站在门外,心里越发的无助,而这种无助结合着对冷宇林的心痛,对冷宇赫的怨怼,慢慢发展成一种不可名状的仇恨,就连眼睛都布满了红血丝,看上去有些可怕。

    “我再问你最后一遍,你是不是真的对宇林不管不顾?”

    冷督军坐在房间里,眉头皱的更紧了一些,嘴唇蠕动了几下却最终没有张开,只是叹了口气,除此之外再没有发出任何声音了。

    大夫人听着一片寂静的声音,却突然笑了出来,笑声透过紧闭的房门传到了冷督军的耳朵里,让他觉得悲凉而绝望。

    随之而来的,就是大夫人转身离开门口的脚步声,缓慢而沉重。

    她只恨自己为什么当初没有再狠心一点,直接对冷宇赫下杀手,这样就不会给他这样伤害冷宇林的机会了。

    另一边,冷宇赫已经带着冷宇林来到了监狱。

    为了关押冷宇林的时候保证他的人身安全,冷宇赫已经提前做好了一切准备,把监狱里面的人大多数都换成了自己的人,这样冷宇林也会少吃一点苦头。

    交代好这些,冷宇赫便转身离开了。

    因为刚才一路上实在是有太多人亲眼目睹了这一切,所以冷宇赫把冷宇林抓走,关进了监狱里面的消息就在整个M省中不胫而走。

    明哲刚刚从外面听到了消息回到家里,明珠看到他有些凝重的表情,心里十分疑惑发生了什么事情。

    “哥,怎么了,怎么这幅表情?”

    明哲看了明珠一眼,心里自然明白如果把这件事情告诉明珠的话,她受到的打击一定会比自己大的多,所以一时间有些踌躇,不知道自己应不应该把事情告诉明珠。

    “你怎么不说话?”

    可是明哲越是这样明珠就越是怀疑,心里越发觉得一定是出了什么事情,不然他不会这样默不作声的瞒着自己。

    “到底是怎么回事,你不告诉我的话我会更着急的。”

    明珠一再询问之下,明哲终于忍不住,最终还是把自己刚才听说的事情告诉了明珠。

    “我刚才出去的时候,听见大家都在议论一件事情。”

    明哲说到这里停顿一下,看了明珠一眼以后又继续开口说道。

    “大家都说冷宇赫刚刚把冷宇林从督军府中大张旗鼓的抓走,关进了监狱里边,任何人阻止都没有用处。”

    “什么?”

    果然,明珠听完了这个消息以后,面色惊恐,担忧,不可思议,所有的感情交织在一起。

    明珠只觉得自己的头脑都在一瞬间变得有些不清醒了。

    “怎么会这样呢,我刚刚才听阿轻说冷宇赫他并不在家里啊,是不是外面的人在误传谣言你听错了。”

    “究竟是怎么回事我也不是很清楚,唯一知道的就是冷宇赫抓走冷宇林这件事情绝对是真的,如果只是一个谣言,你觉得大街上的人会都在讨论吗?”

    明珠听了明哲的话,手指都有些微微颤抖,不知道该如何是好。

    “怎么会这样呢,我还是不相信,我要问问阿轻冷宇赫有没有回来,我不相信……”

    明珠颤抖着手拿起了电话听筒,直接打到了苏若轻那边,可是不知为何却迟迟没有人接听。

    明珠用力的扔掉电话听筒,想也没想就直接跑了出去,既然没办法打电话问清楚,那她就要当面过去问清楚,总之今天她一定要得到一个真正的结果。

    明哲没有想到明珠会突然就这么跑出去,在没有任何防备的情况下,明珠已经从他的面前经过,推开门跑了出去。

    明哲刚想追过去,明珠却好像早就知道他要做什么了一样,一边跑着一边喊了一句。

    “别跟过来!”

    明哲的脚步刚刚动了一下就被明珠喝止了,他当然知道明珠是什么样的脾气。

    现在她的情况,如果自己不听她的擅自跟了过去,恐怕被她发现以后一定会大怒,恐怕还要把心里所有不好的情绪都发泄在自己的身上。

    明珠一路跑着,一直跑到了少帅府上,虽然已经气喘吁吁了,可是也没来得及休息,直接就走了进去找到苏若轻。

    “明珠,你怎么来了,怎么还累成这个样子?”

    心里的焦急紧张,再加上身体上的疲惫不堪,明珠整个人的状态非常不好,苏若轻看了也不由得十分担心。

    “你先别管我,我今天来是我有一件事情要问你的。”

    苏若轻看着明珠的样子,也就没有多说其他的了,“什么事,你问吧。”

    “冷宇赫是不是回来了?”

    明珠这个问题让苏若轻有些摸不着头脑,她一直都待在家里,根本就没有看到过冷宇赫回来,也自然没有途径听到外面的人都在讨论什么。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