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324章 帮助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冷宇赫走进来的第一句话就是直接针对丁毅的。免-费-首-发→【追】【书】【帮】

    其实他的话并没有明显的褒贬之意,只不过不同的人带着不同情绪去听就会感觉到不同的含义。

    就好像白崇修此刻心中充满了对丁毅的怨恨,听着冷宇赫的话,只觉得他跟自己的想法是一样的,说出这句话也是在嘲讽丁毅只会耍嘴上功夫。

    这样想着,白崇修心里不由得对冷宇赫生出了一丝的感激之情。

    随之而来的,是突然改变了之前放任自流的心理,想着自己或许可以凭借着冷宇赫的帮助东山再起。

    “宇赫,你回来啦。”

    冷宇赫听着白崇修这样对他说话,自然很能领会他心中此刻的想法,毕竟这是白崇修第一次这样亲昵地叫他的姓名。

    冷宇赫点点头算作回答,并没有开口说其他的。

    而丁毅此时正是春风得意的时候,所以面对着冷宇赫也并不觉得自己有什么好怕的,脸上的表情更是一点都没变。

    “承蒙少帅的赏识,我自己对于自己也是一直非常认可的。”

    冷宇赫冷笑一声,“我何时说过我赏识你了,你何德何能得到我的赏识?”

    丁毅被冷宇赫一句讽刺,只能站在原地脸色阴沉的默不作声。

    “你还真的是好胆量,就连我刚刚出任高位的时候也是十分谨慎,像你这样张扬,莫非是背后有所依仗,所以才会这样肆意妄为吗?”

    冷宇赫这句话更是让丁毅慌了心神,皱着眉头仔细的端详着冷宇赫的表情。

    想从中看出冷宇赫究竟是不是真的知道一些什么,毕竟现在他自己的脚跟还没有站稳。

    如果现在被别人知道了自己跟Y国人的关系,恐怕自己最后的下场要比现在的白崇修还要凄惨。

    这样想着,丁毅忍住自己内心的不快,还是露出了笑容。

    “少帅就不要这样打趣我了,我们也不是第一次见面了,你又怎么会不知道我以前究竟是个什么样的身份呢?”

    丁毅说完,便作势要走。

    “少帅刚刚回来就直接到了总统府,想必一定是有很多话想要跟白少爷说吧,既然这样我也就不打扰你们了。”

    丁毅刚刚挪动脚步,冷宇赫却拦在了他的身前。

    “你别急着走啊,若是让你现在就走了,知道的人是你为我们两个留下谈话的空间,不知道的还以为是我特地过来欺负你这个总统大人,这样的罪名我可担当不起。”

    “少帅不必忧心,如果有人怀疑,我一定会第一时间站出来把事情解释清楚的。”

    说完,丁毅就绕开冷宇赫,飞快的离开了。

    他心里一直都觉得冷宇赫今天到这里来是另有所图的,就连他说的每一句话也都是另有深意。

    可是偏偏自己绞尽脑汁也想不出来究竟是为什么,只能先行离开,至少可以用这种方式保全自己。

    白崇修看着丁毅灰溜溜离开的样子,只觉得心中痛快极了,对冷宇赫的感激也是又加深了一分,可是在这样的情况下,却又不知道自己应该说些什么。

    在心里暗自思量了很长时间,才终于缓缓开口。

    “之前在会议上,高层给你通电话的时候,你为什么不提出自己的意见,任由他们随便选举新总统的人选呢?”

    “你这话的意思,是在质问我?”

    听到冷宇赫这样的话,白崇修立刻摇了摇头表示否认,现在只有冷宇赫能帮到他,不论如何,他都不能让自己最后的救命稻草离开。

    “当然不是,只是心里很疑惑为什么你会这样信任他们。”

    “这并不是对他们的信任,你不是不了解我,应该知道我对任何人都不会真正的信任。”

    “可是你的确没有插手这件事情……”

    白崇修始终还是不懂冷宇赫究竟为什么会这么做,并且一直执拗的想要知道他心里的真实想法。

    “不插手不代表信任,可能是我毫不在意呢?”

    冷宇赫这一番话结束以后,白崇修终于明白了他这样做内心真正的想法。

    因为不管是谁成为这个新总统,对他来说都是一样的。

    如果能和平共事,那就皆大欢喜,如果不能和平共事,那他也会用他自己的方式让M省重新再换一个总统的人选,冷宇赫的确是有这样的能力和手段的。

    可是当白崇修想清楚这些以后,心里又觉得十分不平。

    自己一直努力争取的东西,竟然是冷宇赫眼中根本就不值一提的东西,这种强大的落差让白崇修有些招架不住。

    “好,但是不论如何,在我们两个人之间你总会有一个高低的选择吧。”

    白崇修言下之意,就是希望听到冷宇赫说出,在他心中,白崇修远胜过丁毅,这样才好把自己的心事顺理成章的说出来。

    白崇修现在的样子让冷宇赫忍不住的心里发笑,原来那样不可一世的人,现在竟然也会因为这一时的失败而大乱阵脚。

    “这个问题还需要我亲自回答吗?丁毅只不过是个下人,我们可是精诚合作了很久的伙伴。”

    白崇修听到冷宇赫这样的回答,很是心满意足。

    “既然如此,那我有一个不情之请。”

    “哦?”

    冷宇赫假装自己什么都不知道的样子,故意在白崇修面前装作不懂。

    “如果你觉得跟我合作更愉快,那是不是可以帮我重新夺回那些应该属于我的东西呢?”

    “如果我帮你,自然一切都可以很轻松的解决,不过……”

    冷宇赫突然的停顿,让白崇修一下变得非常紧张。

    “怎么?”

    “虽然我一直对丁毅这个人没有什么好印象,不过毕竟现在今时不同往日,丁毅变成了总统,谁也不能保证我们以后合作效果会是什么样的。”

    白崇修脸上的表情仿佛已经冻结了,如果冷宇赫真的在此刻拒绝了他,他就真的再也不会有重新崛起的机会了。

    “不过你也不要担心,现在我还没有跟丁毅合作,一切都是未知数。”

    冷宇赫给了白崇修一个渺茫的机会,却始终没有一个确切的回答,这种不踏实的感觉让白崇修快要发疯了,只能拼命的想着其他办法,希望自己能挽回冷宇赫。

    “虽然我现在已经被丁毅害成了这幅样子,可是瘦死的骆驼比马大,我已经早就把总统府里面所有的财产都转移到我自己私人名下了。”

    白崇修在客厅中走了一圈,脸上浮现出一种奇怪的笑容。

    “你看看这里,这里现在只是一副空壳,除了外面明晃晃的总统府三个大字意外什么都没有,这就意味着,我能给你的,比丁毅能给你的要多得多。”

    “莫非你觉得我会被钱财收买,或是你觉得,我手里的钱财会不如总统府上的多?”

    冷宇赫脸上表情平平淡淡,显然丝毫都没有被打动。

    白崇修忍下内心的慌乱,继续努力想着其他的办法,就在他眼神左右乱转的时候,突然看见了不知道何时出现的白沛雅。

    “如果你不爱钱财,我也可以给你其他的。”

    冷宇赫脸上带着玩味的表情,继续看着白崇修丑态百出。

    白崇修走到白沛雅身边,拉着她的手把她带到了冷宇赫的面前。

    “我还有沛雅,你们两个人之前不是已经要订婚了吗,虽然现在沛雅已经不是总统府的大小姐了,可是她依然年轻貌美,充满才情,如果你愿意,我可以立刻就把她嫁给你。”

    此刻,白崇修脸上的表情已经接近谄媚。

    “哥,你在说什么!”

    白沛雅再也听不下去,用力甩开了白崇修一直紧紧拉着她的手。

    虽然白沛雅心中一直对冷宇赫有些很深的感情,也一直都十分期待着有一天自己能够真的嫁给他。

    但是无论她的心愿多么强烈,她都不希望自己是在这样的情况下,被自己的亲生哥哥像商品一样的推销给别人,因为她不是一个可以用来随意交换的筹码。

    “沛雅,你不是一直都很喜欢他吗,哥哥把你嫁给他,他就会帮我们把所有的东西夺回来的,你不愿意吗?”

    “我当然不愿意!”

    白崇修见白沛雅不听他的安排,只能继续劝说着。

    冷宇赫听着他们说话的声音,只觉得异常刺耳,让自己的心里十分烦躁。

    “够了!”

    冷宇赫一声冷喝,屋子里就瞬间变得安静下来。

    “我没有那么多的时间浪费,我说过,所有的事情都没办法下定论,如果你希望我能帮你,那最好学会安静的等待,否则我敢保证,最后你的结局会比现在更惨。”

    冷宇赫说完便站起身来,想要离开。

    走到白崇修的身边时,突然停了下来。

    “还有一件事我一定要提醒你,之前说要跟白沛雅订婚,只不过是我开的一个玩笑而已,我从来都没有想过要跟她有什么关系。”

    白沛雅听着冷宇赫这样说,刚刚一直努力坚持着不流下来的泪水,突然就无法抑制。

    “你刚才的做法实在是很可笑,如果你觉得把白沛雅嫁给我算是给我的好处,那还不如倾尽你所有的财产来收买我。”

    冷宇赫说完,最后留下一个骇人的微笑就离开了。

    随着他的脚步声越来越远,白沛雅只觉得自己全身的力气也像是被一同带走了一样,直接瘫坐在地上。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