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325章 整理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屋子里依旧安静的可怕,甚至能清晰的听到白沛雅的眼泪滴到冰冷的地板上,摔得粉碎的声音。http://www.59898.com/

    白沛雅用力的咬住了自己的下唇,拼命抑制住自己因为哭泣而发出来的声音。

    仿佛只要不出声,自己就还留有最后一丝尊严。

    而白崇修在这样安静的环境下,仿佛也已经慢慢恢复了冷静,回想着自己刚才的所作所为,白崇修恨不得立刻一枪杀了自己。

    然而尽管这种想法十分强烈,白崇修还是知道自己绝对不能这样做,就算自己的生命自己不在乎了,他也不放心把白沛雅一个人留下。

    想着刚才自己竟然要利用沛雅去取得自己想要的帮助,白崇修忍不住在心中暗骂自己是混蛋。

    “沛雅,地上太冷了,快起来。”

    心怀愧疚的白崇修想要把白沛雅从地上扶起来,可是白沛雅却躲开了。

    “放心吧,我还没有那么脆弱,只不过是冷一点罢了,我不会因此就生病而降低自己的利用价值的。”

    白沛雅这番话说的实在是令人痛心,可是白崇修体会不到的是,此时的白沛雅心中远远要比他更加难过,更加无法接受。

    “沛雅,你能不能原谅我……”

    白崇修说出这句话,却显然并没有什么底气,因为刚才的做法他自己都没有办法原谅自己。

    “我当然会原谅你,不,我从来就不敢对你们有任何的怨言。”

    白沛雅自己一个人吃力的从地上站了起来,泪水依然大颗大颗的从脸颊上掉下来,打湿了她胸前的衣服,湿润了单薄的布料。

    白沛雅只觉得自己左边心脏的位置,无论是里面还是外面都是一样的冰凉。

    “沛雅,我刚才实在是太着急了,所以才会口不择言,但是我心里真的不是那样的意思……”

    “别说了,反正不管你是怎么想的,不是都被冷宇赫拒绝了吗。”

    白沛雅对着白崇修笑笑,可是这样的笑容却是白崇修从来都没有看过的凄凉,这不禁让他心里懊悔万分。

    “他竟然拒绝的那么彻底,那么绝情,仿佛我是一件垃圾一样……”

    白沛雅喃喃自语着,对她而言,这段时间以来遇到的所有打击,都比不上冷宇赫对她这样的翻脸无情来的更让她绝望。

    说完,白沛雅就转身离开了。

    “你去哪?”

    白崇修下意识的就抓住了她的手臂,因为白沛雅的情绪实在是太不稳定了,如果放她自己一个人的话,很有可能会出事的,白崇修不希望自己再做出一件让自己后悔一辈子的事情。

    “我哪也不去,我只是很累了,想回房间去睡一会,如果你想离开这里的话可以自己先走。”

    白沛雅没有用力挣扎,只是坚定的转身,白崇修默默地松开了抓住她的手。

    毕竟他一直希望能带着白沛雅一起离开这里,不管他现在还有多少的能力,白崇修都希望能好好保护白沛雅。

    所以白沛雅进了房间以后,白崇修就一个人坐在空空荡荡的大厅里,耳边传来的只有自己十分清晰和低缓的呼吸声。

    白沛雅躺在床上,眼泪直接流进了两边的发丝中。

    虽然她对于白崇修刚才的做法非常气愤,可是现在自己一个人静下来,白沛雅渐渐觉得自己仿佛也可以理解他,因为他遭受到的打击,可能是自己无法理解的。

    其实如果白崇修不那样做的话,自己也一定会想尽办法去帮他的,现在冷宇赫已经明确给出了拒绝自己的答案,所以最终,白沛雅唯一能想到的办法就是去找丁毅。

    而另一边,丁毅已经回到了自己的住所。

    虽说他现在已经成功坐上了总统的位置,可是却总觉得自己之前希望做到的事情,除了踩在白崇修头上以外,一件都没有成功。

    自己被冷宇赫逼退,也依然没有办法得到白沛雅,丁毅甚至有一点怀疑自己所做的事情究竟值不值得。

    可是转眼看到床上整齐摆放的一件洁白婚纱,丁毅心中的答案就渐渐清晰了。

    这件婚纱他已经准备了很长时间了,从看见它的第一眼,丁毅就知道这一定会是白沛雅喜欢的款式,所以就毫不犹豫的买了下来,一直幻想着有一天,自己能够亲眼看见白沛雅穿上这件婚纱的样子。

    所以自己做的一切都是为了沛雅,既然这样,就绝对不会后悔。

    丁毅躺在婚纱旁边,伸出手轻轻的抚摸着,嘴角挂着一丝满足的微笑,整个画面看上去极为诡异。

    另一边,少帅府中。

    苏若轻正在亲自整理他们的卧室,因为已经很长时间没有人回来住了,虽然家里的下人每天都会定时过来清理,但是苏若轻总觉得如果自己不动手重新整理一遍,感觉上就像是差了一点什么。

    或许人真的只有失去过,才知道重新得到是一件多么幸福的事情。

    苏若轻触碰到的每一件东西,似乎都能勾起她无尽的回忆。

    而这些回忆唯一的共同点,就是无一例外的都与冷宇赫有关,是属于他们两个人特殊的经历。

    正在整理着的时候,听见了房门被打开的声音,苏若轻听到声音转过头去,果然是冷宇赫回来了。

    “你怎么这么早就回来了,我还以为你有很多事情要处理,都准备好自己一个人睡了。”

    苏若轻的语气十分轻快,冷宇赫听了就知道,她已经完全原谅自己了,否则也不会愿意在自己面前表现出这副最真实的样子。

    “的确有很多事情,不过一想到你还在家里等我,就觉得什么事情都不重要了。”

    冷宇赫怕自己身上的寒气太重,特地把上衣全部脱掉,赤裸着上半身,在苏若轻的背后紧紧的抱住了她。

    “油嘴滑舌。”

    苏若轻看着镜子里面因为抱着自己而一脸幸福满足的冷宇赫,忍不住笑了出来。

    “阿轻,这下子所有的问题真的都解决了,我保证,我一定再也不会犯任何的错误,不会惹你生气,不会对你有所隐瞒,只要你不喜欢的事情,我一件都不会做的。”

    苏若轻心里已经甜蜜得不行,然而脸上却依然装出了一副不是很相信的样子。

    “这样的话你以前又不是没对我说过,我怎么知道这次是不是真的发自内心,万一以后你又骗我怎么办?”

    冷宇赫听了苏若轻的话,把自己的脸深深埋在苏若轻的颈窝里,呼吸着属于她身上的气息。

    “阿轻,如果我还有下次,你就直接杀了我吧,我愿意用我的生命去证明我对你的感情。”

    冷宇赫说话的声音闷闷的,苏若轻却觉得这是她这么久以来听到的最动听的一句话。

    “感情是需要用时间去证明的,如果你想要让我相信你,那还是好好保护自己的生命,这样才能好好保护我,证明给我看。”

    “我会的。”

    冷宇赫见苏若轻一直在整理东西,担心她太累了所以就想制止。

    “阿轻,这些东西都有下人去收拾的,你刚回来还是好好休息吧,我还担心你的腿呢。”

    “这是我们两个人的家,我希望我自己亲手整理,这样才有家的感觉,更何况我的腿不是早都已经恢复了,现在什么问题都没有,只不过留下的疤痕有点明显而已。”

    虽然苏若轻一直没说出来,可是她也是一个爱美的女孩子,没有任何一个女孩子会愿意在身上带着这样一块丑陋的疤痕。

    因为苏若轻一直担心,如果自己说出了自己对于这块疤痕的忧虑,会让冷宇赫十分自责。

    以他的性格,一定会默默的把所有的错误都揽在自己的身上,而这不是苏若轻想要看到的。

    “阿轻……”

    果然,在苏若轻说出了自己内心的忧虑以后,冷宇赫语气就一下子变得非常低沉,虽然内心已经有些自责了。

    毕竟如果不是因为他,加藤也不会把苏若轻带到战场上去,更不会为了刺激到自己而开枪,给她留下了那么痛苦的回忆和这样丑陋的伤疤。

    虽然自己从来都不会因为这些而嫌弃她,可是冷宇赫不想看到苏若轻因为这些而感到不开心。

    “没事的,时间久了伤疤就会慢慢淡了的,以后就不会像现在这样明显了。”

    冷宇赫听完以后没有说话,却在心里暗暗发誓,一定要找到一个最好的去除疤痕的方法,让苏若轻不再因为这件事情而担忧。

    “我陪你一起收拾吧,这样也会快一点,然后我们早些休息。”

    “还是算了吧,你从来都没有做过这些事情,你是想帮我还是想给我添乱。”

    冷宇赫听着苏若轻不信任的话,也只是笑笑,没有为自己辩解,然后就着手开始整理起来。

    没想到,冷宇赫竟然真的能这样有条不紊的开始跟她一起整理房间,苏若轻看着,一开始还真是有些惊讶的。

    不过随之而来心里却是满满的欣慰和温暖,便走过去跟他一起动手整理。

    在遇到冷宇赫之前,苏若轻都已经快忘记了有一个属于自己的家是什么样的感觉,还好上天让她遇到了这个可以让她一直牵挂着的人。

    “阿轻,怎么了,傻笑什么?”

    “没什么,突然觉得很幸福而已。”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