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327章 提醒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丁毅放在桌子下面的手一直忍不住的颤抖着,同时心里也在拼命的告诉自己一定要镇静。本↘书↘首↘发↘追↘书↘帮↘http://m.zhuishubang.com/

    “都统大人也许是多心了,我并不是不同意,只不过是多嘴说了一句题外话而已。”

    丁毅陪着笑脸,端起了酒杯。

    “如果大人不放心,我就在此做个保证,以后大人的所有命令,我一定完全听从,一定帮大人达到最终的目的。”

    汪世聪接受了丁毅这杯敬酒,微微抿了一口,脸上的表情也不像刚才那样阴沉可怖,仿佛一瞬间就变得重新和善可亲起来。

    “这就好,刚才也是我有些太冒失了,不过我想你也能明白,我并不是想要拿白小姐威胁你的意思。”

    “那是自然。”

    汪世聪不费吹灰之力就把丁毅轻松的收服了,心情自然是极好的,所以有些贪杯,这一顿饭的时间也是持续了很久。

    不过这一切对丁毅来说都是一种煎熬,他只觉得自己以前从来没有认识到汪世聪这个人的真实一面。

    然而现在自己已经骑虎难下,以后的日子肯定是需要谨言慎行了。

    结束以后,汪世聪已经喝的有些微醺。

    “不好意思都统大人,我现在身份有些特殊,就没办法亲自送你回去了,不过我已经安排好了人,马上就可以把你平安送回去了。”

    丁毅深知,虽然现在自己的路走的还算是顺畅,可是依然是危机四伏,有太多双眼睛在他察觉不到的地方,正在虎视眈眈的盯着他。

    所以在任何地点,任何情况下,丁毅都要随时保持着警醒的头脑。

    为了自己,也算是为了白沛雅。

    如果自己没有能力继续稳坐在这个位置上,恐怕不但自己会因为失去利用价值而丢掉性命,白沛雅也会因为自己对她的感情而遭受牵连。

    不管怎样,这样的结果都绝对不是丁毅想看到的,既然路已经走到了这一步,无论如何艰难,如何抗拒,丁毅告诉自己一定要咬牙坚持下去。

    “没关系,我来之前也是带了人的,自己回去也是一样,更何况我也很能理解你,不用担心。”

    汪世聪说着便自己离开了,而丁毅为了不跟他同时出现,自己一个人又坐了很久以后才起身离开。

    此时,白崇修和白沛雅正一起待在家里。

    虽说白崇修一直对于丁毅心有不甘,可是毕竟现在看着眼前的情况,丁毅这新总统的工作做得还算是不错,他也就只能暂时蛰伏。

    像现在这样,每天跟白沛雅一起正常简单的生活也算很好了。

    可是让白崇修没想到的是,他想避开麻烦的时候,麻烦却总是会主动的找上门来。

    “哥,我屋子里面的台灯好像不能用了,每天晚上看书的时候很不方便,我去外面再买一盏回来。”

    白沛雅顺手把不能用的台灯扔掉,在门口对着白崇修喊了一声。

    白崇修在屋子里面远远的听见了,就急忙向外走,想要追上白沛雅。

    “沛雅,你等等,台灯不好用了我替你去买就可以了,你还是在家里等我吧。”

    白崇修的语气略显焦急,他实在是不放心白沛雅自己一个人出去,毕竟虎落平阳被犬欺。

    之前他出去了两次都无一例外的遭人议论和奚落,他不希望白沛雅受到跟自己一样的对待,担心她会受不了。

    而白崇修并不知道,他之前所遭遇到的那些,都是拜丁毅所赐,而如果是白沛雅自己出门,反倒是会没有任何问题。

    “沛雅?”

    白崇修叫了两声,却一直都没有听到白沛雅的回答,便以为白沛雅真的是自己一个人出去了。

    所以脚下的步子更大了一些,直接跑到了门外。

    可是让白崇修没有想到的是,当他冲出去以后,看到的场景跟自己想象中的完全不一样。

    不但白沛雅并没有离开,还看到了现在他最不想看到的人,丁毅。

    想必白沛雅刚才之所以不回答自己,也是因为突然看到了丁毅,心里有些不知所措吧。

    白崇修看见丁毅的眼神一直放在白沛雅身上,十分厌恶,便直接走过去挡在了白沛雅的身前,阻断了丁毅的视线。

    “你来干什么,难道你不清楚我这里并不欢迎你吗?”

    “我今天在这里不是为了跟你逞口舌之快,因为我并不是为了找你。”

    丁毅言下之意就是他今天到这里来只是为了找白沛雅,这显然让白崇修更加不能接受,直接就出言想赶他走。

    “我劝你还是快点离开吧,现在你也没有在那个位置上多么稳固,最好不要弄出太多事情来,把我逼急了,小心我跟你鱼死网破。”

    “你也不要这么激动,我今天来不是为了为难你们,而是真的有几句非常要紧的话想要跟沛雅说。”

    白崇修刚要开口拒绝,白沛雅就直接抓住了他的手臂。

    “哥,你先别说了,他可能是真的有什么事情想要告诉我也不一定。”

    “沛雅,你忘记了我之前跟你说过什么吗?你总是这样轻信他,我真的很担心你会被他骗。”

    “哥,不管他再过分,我都相信他不会骗我害我。”

    白沛雅的语气很是坚定,白崇修索性就不再阻拦了。

    “那好吧,那你自己一定要小心一点。”

    白沛雅点点头,从白崇修的身后走了出去。

    “你有什么话就直接在这里说,不要去太远的地方。”

    最后对着丁毅留下了一句警告的话,白崇修就转身走回了屋子里。

    白沛雅慢慢走到丁毅身边,“有什么想说的,现在就说吧。”

    丁毅仿佛心中有很多话想说,可是当他真正的面对白沛雅的时候,却根本就不知道自己应该从何说起。

    “最近这几天,你过得怎么样?”

    白沛雅设想过很多个丁毅可能会对她提出的问题,可是她无论如何都没有想到,丁毅竟然会问他这个。

    “没有什么特殊的,也就是像你现在看到的,虽然已经不在总统府里了,但是哥哥也一直尽他自己最大的能力给我最好的生活,所以我也并没有觉得有什么不同的。”

    丁毅点了点头,“这就好。”

    “你不要告诉我,你今天特意到这里来一趟,就是想问我过的好不好。”

    “这当然是非常重要的一个目的,但是除此之外,我还有一件事情想要提醒你。”

    “提醒我?”

    “没错,如果没有什么必要的事情,你就不要自己一个人出去了。”

    “为什么?”

    丁毅忧心的自然是汪世聪有可能会对白沛雅下手,如果她自己一个人在外面的话,很容易落入那些人的手中。

    可是丁毅也没有办法把自己心里的这些想法告诉白沛雅,一方面是他和汪世聪的关系需要保密,就算是白沛雅也最好不要知道。

    另一方面,他也很担心自己把事情告诉了白沛雅以后,会让她害怕,万一因为这些尚未发生的事情吓到她就不好了。

    “具体的原因,我现在真的没办法跟你解释,不过我请你相信我,我是为了你好,才会来这里跟你说这些的。”

    白沛雅听了丁毅的话以后,一个人在心里仔细的思考和衡量了很长时间。

    “我知道了,我相信你今天说的话,以后我会注意,尽量不自己一个人外出的。”

    白沛雅真正答应下来,丁毅才算是松了一口气。

    “你能答应就好,这我就放心了。”

    丁毅脸上的表情明显的变得很轻松,甚至连嘴角都有些微微勾起。

    白沛雅看了,心中也有一种很不可言喻的感觉。

    “丁毅,其实我一直以来也有一个问题想问你。”

    “什么问题?”

    “你会做出现在这样的事情是我从来都没有想过的,我想知道你是从什么时候开始有这样的想法,又是从什么时候开始去做这样的事情,又究竟是用了什么样的方法才能在我面前掩盖的这么好?”

    白沛雅的几个问题接连不断的问出来,让丁毅听了心里也有些不好受。

    “虽然你的这几个问题对我来说都不是很好回答,不过如果你想知道答案的话,我也一定会如实告诉你。”

    丁毅脸上的表情又开始变得严肃起来。

    “最开始,我真的以为我可以像小时候一样,就一直陪在你身边,陪伴你,保护你。”

    “当然,一直都可以这样,难道有什么事情让你觉得这变得不可能了吗?”

    “以前的你,因为自己的优秀,一直不知道身后有多少追随者,可是让我安心的是,不管任何人想要跟你在一起,你都会用各种各样的理由毫不留情的拒绝。”

    丁毅说到这里,脸上突然浮现出一丝苦笑。

    “但是后来出现了一个人,他打破了你所有的原则和标准,也让我感到了深深的危机。”

    白沛雅皱了皱眉头,“你是说,冷宇赫?”

    “没错,就是冷宇赫。”

    丁毅长叹一口气,仿佛很不愿意回忆之前那些事情。

    “我不知道你自己有没有感觉到自己对他的不同,那是一种几乎可以称作为偏执的喜欢,不管他对你做了什么事情,甚至是毫不留情的伤害你,可是每次你都会找出各种各样的理由来原谅他。”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