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340章 举办婚礼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对不起,先生,很抱歉要跟您说这样的一个消息。http://www.59898.com/”

    丁毅听到这里,只觉得自己眼前都看不见色彩一般,猛的从地上站了起来。

    “你这是什么意思?你把话给我说清楚,不然我立刻就杀了你。”

    丁毅此刻依然浑身是鲜血,又把眼睛瞪得大大的,说他是刚刚从地狱里上来的恶魔也不为过。

    医生看着丁毅这幅样子,都忍不住的浑身发抖。

    “先生,请您先冷静一下,我说的消息不是那个意思,而是现在里面的小姐失血太多,我们医院所存的跟她血型相符的血袋已经用尽了,如果再这样一直拖下去的话可就真的会有危险了。”

    丁毅听到医生这么说,才算是平静了一些。

    “抽我的血,我和她血型是一样的,只要能救她,你们要抽走多少都可以。”

    “可是先生,即便你们两个人的血型相同,在抽血之前我们也要按照规定为你先检查一下身体的……”

    医生的话还没有说完,就被丁毅再次打断了。

    “如果你再敢因为什么狗屁规定耽误了救她的时间,我就让你们这里所有的人都一起去陪葬。”

    医生惧怕丁毅,无奈之下,只能听从他的做法,直接抽血去给白沛雅用上。

    “先生,一个正常人每次的抽血量只能是这么多,如果再多的话,你自己的身体也会受到很大的影响的。”

    医生停手的时候,丁毅却一直坚持着要他再继续。

    “不用管我,继续。”

    医生本来还想出言阻止的,可是看着丁毅坚定的眼神,他突然就心软了,也不想再说什么阻止他的话,直接按照他的意思去做了。

    丁毅的脸色随着体内血液的流逝也变得越来越苍白,不过他却甘之如饴,至少他内心不会像之前那样感到无助和无力。

    他从来就不怕为了白沛雅付出生命,最怕的就是自己眼看着她受苦却什么都做不了。

    因为丁毅的血,白沛雅的手术得以正常的进行下去,本以为一切就这样解决了,可是让丁毅没想到的是,随之而来的是对他更大的打击。

    手术室的门再次被打开的那一刻,丁毅本来满心希望的走过去,以为白沛雅已经手术成功,自己可以进去看她了。

    可是医生们的脸上却全部都是阴云密布的样子,一看就能明白是发生了不好的事情,这让丁毅原本已经平静了一些的心脏再一次高高的悬了起来。

    “先生,对不起,我们已经尽力了。”

    医生就这样毫不留情的,用一句轻飘飘的话语给白沛雅下了死刑,这是丁毅绝对不能接受的。

    “我没有听见你刚才说什么,你再说一遍?”

    医生以为是丁毅悲伤过度,所以真的没有听见他刚才说的话,于是便真的又重新重复了一遍。

    可是没想到第二遍的话还没有说完,丁毅就直接挥起拳头狠狠地打在了医生的脸上。

    “不是已经抽血给她用了吗,为什么还是没有把她救回来?你们究竟是不是医生,究竟有没有在救人?”

    丁毅说的每一个字都是用自己最大的声音喊出来的,他心中的悲伤和愤怒,实在是太浓厚了,如果不用这样的方式抒发一下的话,丁毅觉得自己下一刻就要被这种情绪覆盖致死了。

    “对不起,先生,我们真的已经尽力了,就算解决了她失血过多问题,也没有办法修补她已经受到损伤的脏器了。”

    医生依然耐心的解释着,虽然丁毅刚才的行为已经失控了,可是作为医生,这样的场景他们已经司空见惯,所以也就能够理解。

    “但是我们已经帮她把身体全部都清理干净了,如果你愿意的话,可以进去见她最后一面。”

    医生们全部离开,丁毅在原地站了好长时间才像突然反应过来一样,拼命的冲进了手术室里。

    白沛雅此刻正安安静静的躺在手术室里的病床上,可是有一点不同的是,她再也没办法睁开眼睛,再也没办法对丁毅露出一次笑脸了。

    丁毅走到白沛雅的身边,她的脸色除了异常苍白以外,跟之前再没有其他的区别了。

    丁毅轻轻牵住她的手,把白沛雅已经失去了温度的手紧紧的包括在自己的手里,好像是想用自己的体温重新让她的手也有温度一样。

    “你今天跟我说的每一句话我都记住了。”

    丁毅在白沛雅身边低语着,他相信自己说的每一句话白沛雅还是能够听见的。

    “以前你就是一个很守信用的人,说过的话一定会履行,所以今天你亲口告诉我你喜欢我,就一定要跟我在一起了。”

    丁毅的眼泪慢慢从他的脸颊上滴下来,落到白色的床单上,晕染开来。

    “如果你不开口反对的话,我就当你是真的答应了。”

    丁毅一直都在自言自语着,白沛雅现在当然不可能会回答他,然而对着屋子里的寂静,丁毅却突然十分开心地笑了出来。

    “我就知道你心里的想法一定跟我是一样的,所以现在才不回答我,既然这样,那我们现在就真的在一起了,我马上就筹备我们两个人的婚礼,娶你,你说好不好?”

    丁毅走出去,重新换上一身干净的衣服,把自己身上的污渍全部都清理干净,然后亲手抱着白沛雅离开了医院,回到了自己的房子里。

    “沛雅,你看,这是我亲自为你挑选的婚纱,这些选材和样式都是你最喜欢的,如果你穿上的话,一定会非常好看的。”

    丁毅把自己准备了好长时间的那件婚纱拿出来。

    “我知道你现在很累,累的不想说话也不想睁开眼睛,没关系,如果你很累的话,我来帮你穿上好不好?”

    丁毅把白沛雅放在床上,一切的动作都十分缓慢轻柔,直到把婚纱完全的穿在了她的身上。

    “你真的好美,你现在的样子和我想象当中的样子一模一样。”

    在白沛雅的额头上轻轻落下一吻,丁毅的眼睛湿润了。

    “我现在就出去发布通知,我要让M省的每一个人都知道我们两个人马上就要举办婚礼了,我们一定会受到所有人的祝福。”

    此时的丁毅已经有些疯魔,他真的直接命令人把他跟白沛雅马上就要成婚的消息发布了出去,一石激起千层浪。

    而最为惊讶的,还是白崇修,当他得知了这个消息之后,第一时间就找上了丁毅。

    “丁毅,你究竟想干什么,难不成你以为自己现在是总统了就可以为所欲为吗?”

    面对白崇修的质问和指责,丁毅一言不发。

    “沛雅在哪里?把她还给我,我是绝对不会同意让她嫁给你的。”

    “你的意见对我们两个的婚姻来说没有任何作用,是沛雅自己亲口说喜欢我的,我向她求婚的时候她也已经默认了。”

    “这怎么可能,我绝对不相信你的信口雌黄,沛雅被你带到了哪里去?我要见她,我要亲口问问她。”

    白崇修一直坚持自己一定要见到白沛雅,丁毅最终还是把他带到了自己的房子里去。

    “这是什么地方?你带我来这里做什么?”

    “你不是说你想沛雅吗,沛雅就在这里,这是我们的新家。”

    白崇修听了丁毅的话皱了皱眉头,总觉得有些什么地方不对劲,然而他最终还是跟着丁毅的脚步一起走了进去,却看见白沛雅正穿着婚纱躺在床上一动不动。

    “沛雅?”

    白崇修直接转过身去用力的拉住了丁毅的衣领。

    “你对她做了什么?为什么她好像昏迷了一样?”

    丁毅面带微笑,却一个字也不说,无奈,白崇修只好自己走过去,想要尝试着叫醒白沛雅。

    可是当他的手触碰到白沛雅的那一瞬间,白崇修就好像突然被电机打了一样,瑟缩了一下,他没想到自己手下的温度竟然会是那样的冰凉。

    而此时,白崇修才渐渐发现了白沛雅的异样。

    苍白的脸色,冰冷的体温,和不再继续的呼吸……

    白崇修目眦欲裂,“怎么会这样?怎么会这样的!”

    “汪世聪绑走了她,我去救她的时候,她替我挡了子弹,她告诉我她心里喜欢的人原来一直都是我……”

    丁毅说着话,一会哭一会笑,就像一个彻彻底底的疯子一样。

    而白崇修听了丁毅的话,更是遭受了当头一棒。

    因为如果自己当初没有听了冷宇赫的话,把白沛雅送到汪世聪的手中,今天这一切的事情就都不会发生,沛雅还会像之前一样每天待在家里等着自己回去,而不是像现在这样永远的失去了心跳。

    屋子里,是白沛雅冰冷的尸体和两个已经被绝望笼罩的男人。

    最终,丁毅还是坚持着为自己和白沛雅举行了婚礼,白崇修没有再阻止,因为他相信白沛雅在临死之前说出的话一定是真心话。

    既然白沛雅是真的喜欢上了丁毅,那自己就应该抛开对丁毅的所有成见,去满足她这个心愿,应该这样就会让她真正的开心吧。

    “沛雅,你现在真的已经是我的妻子了,这是我人生最大的愿望,现在既然已经实现了,我也死而无憾。

    你放心,我马上就会为你报仇的,然后我就回去找你,绝对不会让你自己一个人孤单太久的。”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