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二百零八章:百变大咖秀(二合一大章,求推荐收藏打赏!)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不管顾天心到底有多着急,现在也改变不了什么,只能干看着。★首★发★追★书★帮★

    顾正道听完程四的解释,也不说话,更没有暴跳如雷,这种情况在自己心里早就有数了。

    真的,也说不上到底是哪种选择更好,是,他年轻的时候确实很莽,皇帝稍微那么暗示一下他就不知道自己姓什么了。

    落到今天这样的地步也是他自己的性格原因导致的,他和范靖童就像是向左走向右走的同一个人。

    ......

    这种感觉还真有点儿宿命感的味道,咱们本来处在同一个人生交叉口,差就差在选择上了。

    好像重生一样,两种不同的人生道路,不过,他这方便,不用重生也能知道。

    而且像这种重生的,一般心理都很阴暗,谁知道这是受了多大委屈才打算重来一回的,执念超级深的。

    虽然双方性格不一样,但经历很相似,如果他当初也是顺利得到了皇帝的信任,现在说不准也会膨胀。

    ......

    恐怕范靖童就是他的前车之鉴了,换个角度想,这十年也是他沉淀的时间。

    他花了十年打磨自己的性格,锻炼自己的能力,学会了藏拙,学会了隐忍,学会了一击致命。

    可以说是这十年的生活让他明白了什么才是最重要的,这十年让他认清了自己。

    但这并不表示要感谢他们,这都是自己的功劳,你们伤害了我,我当然要报复回去,这就是道理。

    我成长了是我悟性高,跟别人毛关系没有,没锤死你们都是有素质的人了。

    所以,顾正道只是稍微沉默了下,就不想这个事儿了,事情谈到现在,双方基本上已经达成了协定。

    剩下的就只是看操作了,顾正道问道:“程公子,接下来该如何做,还望你给顾某一个准话。”

    ......

    程四笑了笑,知道顾正道已经正式开始思考双方的合作了,只是这种模式是不是暂时的,没有人知道。

    大家也都不在乎,能走到哪还是看双方的诚意的,一锤子买卖这种事基本上是不存在的。

    “晋王和大先生谢丹已经控制了庆州府,”程四沉吟了片刻,说道:“他们肯定已经对范靖童起了疑心。

    或者说就是冲着他来的,他们的下一个目标肯定是淮安,这样,你也去淮安。

    我会给你提供一些证据,但也只是证据而已,具体的还要靠你们去做。”

    ......

    顾正道丝毫不意外程四能知道这么多,从有限的谈话中就能得知,这是一个不简单的人。

    范靖童会选择对他下手,也在他的考虑范围内,毕竟关于范靖童的一些消息还是他传到京都去的。

    以范靖童的能力来说,得知这些并不难,只是没想到下手的方式会这么的...特别。

    其实收拾一个范靖童不难,难的是他手上的私兵,还有背后支持他的楚国,这才是真正的心腹大患。

    也是武成帝不敢大规模派兵的原因所在,边境冲突演化成国际冲突可不是小事儿。

    淮南有几十万百姓,还要各大商号,一旦开战,这个损失谁也承担不起。

    在武朝没有准备,而楚国虎视眈眈的情况下,哪怕是拿下了范靖童,也改变不了局势。

    所以只好按兵不动,一点点儿蚕化他的势力,温水煮青蛙,这才是中华民族千年传承最重要的文化底蕴。

    ......

    真的,现在回头想想,哪还有什么异族了!大家都是华夏人,都说着汉语,穿着汉服。

    周朝的羌族人,秦汉的匈奴人,唐朝的突厥人、吐蕃人,宋朝的辽人、金人、蒙古人,清朝的满族人。

    这些民族在儒家文化的熏陶下,都变成了一个团结有力的民族...中华民族。

    夷狄入中国,则中国之,这种说法不只适应国与国,说白了,就是一个温水煮青蛙的过程。

    慢慢的熏陶,就像是对付叛徒一样,你不能让他觉得你已经看透他了,要给他造成一种假象。

    自己还没暴露,露馅的全是手下的小喽啰,人人都有侥幸心理,等他再发现的时候,啥也来不及了。

    ......

    顾正道就是那个排头兵,他一来就找事,范靖童就只会把注意力放在他身上。

    如果这个人跟范靖童关系不对付就更好了,有着相似的经历的二人这些年不可能不被比较。

    而范靖童的官职比他高,更免不了被人当话题了,顾正道为难他是正常的。

    估计就连范靖童自己都是这么想的,换个人还未必有这样的威力呢!也许,这就是武成帝的意图吧!

    这样的话放在萧然他们身上的目光就会少很多,毕竟他们是打着游学的旗号来的。

    相对于奉皇命的钦差来说,吸引力会降低许多,这也是大先生为什么告诉萧然,顾正道牺牲的可能性很大的原因。

    就像是谈恋爱一样,你把这个男人调教的特别好,然后分手了,另一个女人来接收你的劳动成果。

    就说呕不呕!简直憋屈死,这也是为什么前女友总是吃回头草的原因,总有一种给他人做嫁衣的感觉。

    ......

    “这样也好,只是...”顾正道想了想,还是觉得应该问清楚,不用白不用嘛!

    “范靖童手中有一支私军,我想知道具体的情况,你能帮我搞到吗?这样可以减少很多不必要的麻烦。”

    程四沉默,并没有第一时间回应他,顾正道心里有点儿急,但也不好催,谁先主动谁就输了。

    “说实在的,范靖童早有异心,这支私军应该也是在他和楚国达成协议后,私自组建的。

    具体的情况我并不清楚,不过我会着手调查的,但你不要抱太大希望。

    这件事算是我私人对你的帮助,跟...不好交代,你明白吗?”

    ......

    顾正道对程四表达了谢意,他当然明白程四的不好交代指的是京城的那位,况且这件事确实已经超出了自己的能力范围。

    萧钰想让他当替死鬼,他怎么也要自己博一线生机吧!可以说,程四的出现是双赢了。

    而且,顾正道并不觉得自己这么做是错的,武成帝可以一次又一次的利用他,他为什么不能自己找生路呢!

    最重要的是,他和范靖童不一样,程四是谁的人,替谁办事他虽然不清楚,但可以肯定的是,都是为了夺嫡之争。

    他虽然不想卷入其中,但真的是毫无办法,总不能拿自己的命去给别人铺路吧!

    ......

    但面前还有一个更重要的问题,他要怎么回去呢!拜托,他是被人劫持走的好吗?

    “程公子,顾某是被歹人劫持的,该怎么做才能安然无恙的回去呢?”

    顾正道也不考虑,直接把这个问题丢了回去,谁挖的坑谁填土。

    程四哈哈一笑,说道:“顾大人放心,此事程某早有准备,本就是他范靖童托付我劫持的你。

    你又聪慧机敏,结果你逃走了,这件事不是很容易发生的吗?

    不用担心会有人怀疑,把自己搞的惨一点儿,身上的伤口多一点儿。

    衣裳破一点儿,脸色苍白一点儿,顾大人凭借着自己的智谋脱身,相信不会有人怀疑的。

    在大理寺这么多年,这点儿能力我想还是有的,也更顺理成章一些。”

    ......

    顾正道苦笑道:“应该是范靖童察觉到了我在调查他,所以才先下手的,看来他已经等不及了。

    连刺杀钦差这一套都用出来了,如此的肆无忌惮,表明他已经无所顾忌了。”

    程四摇头,说道:“不,恰恰相反,他对你下手正表明他害怕了,事情应该已经进行到最关键的一步了。

    他不想节外生枝,你也说了,他自己有私军,但既然他没有派自己人做这些。

    就说明他还不想暴露,朝廷在争取时间,他又何尝不是呢!只要不是他经手的。

    这样不管朝廷怎么查,也查不到他的身上,只要没证据,哪怕怀疑已经很深了,也不会轻易动他。”

    ......

    顾正道没说话,这个方法也说不上到底好不好,苦肉计还是很顶用的。

    他明白程四的意思是主要做给萧然他们看,做给朝廷看,他顾正道为了朝廷牺牲多少。

    被人绑架,险死还生,说是为国家抛头颅洒热血不过分吧!有时候,对他们这样的人来说,态度比做法更重要。

    而范靖童那边也说不出别的什么来,一个常年在大理寺破案的官员,说他一点儿自救的能力都没有,鬼才信呢!

    这也只不过是一个借口而已,能感觉到不对,但是说不出来那种。

    ......

    程四笑的意味深长:“不过,接下来还要继续委屈顾大人了,暂时不要表现出来,外面这些人里,并不全都可信。”

    顾正道不说秒懂也差不多吧!外面说不准有范靖童的人,那更不能轻举妄动了,做戏就要做全套嘛!

    顾正道想了半天,还是觉得应该再次阐明一件事,“我跟你们这次合作只是合作,别的事我不参与。”

    程四秒懂他的意思,不想参与夺嫡,但也明白自己这些年搜集的罪证能起到什么作用。

    说清楚大家只是合作,夺嫡之争,从无胜者,就算是从龙之功也不是那个好得的,像他这种实干的官员不屑于参与进去。

    只要有能力,不管谁登基都不会降罪于他们这些人的,所以,这是完全没必要的事儿。

    程四没回答,反而低声道:“明天会路过一个叫黑水围的地方,下方是条河,到时候我会给你创造机会,你从那走,淮安见。”

    说完,还没等顾正道有什么反应,突然大声骂道:“你以为你是个什么东西?本公子亲自来问你,那是给你脸了。

    你还端上了,我看你是不见棺材不落泪,不给你点儿颜色瞧瞧,你就不知道厉害。”

    ......

    突如其来的变脸,顾天心都懵逼了,还是顾正道道行高,脸上瞬间换成了那种虽然我受了侮辱,但我宁死不屈的表情。

    充分把一个清高迂腐的官员形象表现的淋漓尽致,就连时刻关注他的程四也没忍住给他一个赞许的眼神。

    听到程四的叫骂声,首先冲进来的就是黑袍男子,随后还有几个人跟着一起进来了。

    似是被喊声吸引的样子,但是你如果不是时刻关注这里的话,反应怎么可能这么快。

    “怎么了,公子,发生什么事了?”黑袍男子连忙走到暴怒的程四身边询问道。

    公子?如果顾天心没记错的话,他之前的称呼是...主子吧!这一字之差,有点儿耐人寻味哦!

    ......

    “这个顾正道给脸不要脸,本公子跟他好说好商量的,他居然敢辱骂本公子。

    看我不打死他,都别拦着我,本公子长这么大还没被人这么骂过呢!”

    顾天心忍不住看向他,这个演技是不是略显浮夸了些,真当别人都是傻子吗?

    随后看向后进来的几个人,几人脸上都是那种惶恐的表情,希望程四不要把怒火烧到他们身上。

    可顾天心还是眼尖的注意到了,其中有两个人的眼神很是不屑,好像是对这种纨绔行为的鄙视。

    ......

    顾天心心里有底了,这应该就是卧底了,只不过,这个程四真是越想越不简单呢!

    跟他一起来的这么多人居然真的都以为他是个混吃等死的纨绔!这演技,不服不行啊!

    黑袍男子也不知道是哪伙的,正努力的安抚着程四的情绪,让他不至于那么暴躁。

    对着下面的人呵斥道:“你们都是傻子吗?没看到公子生气了,还不快把他押下去。”

    程四没说话,显然是默认了,底下人这才手忙脚乱的把顾正道带了下去。

    顾正道被带走之前跟程四对了个眼神,意思大家都懂,我说了我想说的,之后的事就跟我没关系了。

    无论你们以后怎么做,我都不在乎,大家的交易仅在这一件事上。

    顾天心也没心情再留下,跟着出去了,怎么着也得知道顾正道被关在哪儿吧!

    ......

    顾天心没看到的是,等所有人都走了之后,程四瞬间变了个样。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